第五章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班的间歇,陆茗眉短信问经纬:你不奇昨究竟生了什吗?

经纬的回答很简短:有需的话尽管口。

陆茗眉释,倒真是式回答。他己尽最努力平复的情,至究竟生什,那是的隐。若不愿说,经纬亦不强求。

忽有豁朗的感觉。

昨晚确曾生一些情,远在澳洲的明爱华向神通广,程松坡藕断丝连的秘密,光靠经纬打掩护是掩盖不住的。

的母亲素是强硬的,十年前一,不需任何解释,无须任何缘由。

十年前明爱华送程松坡国读书,陆茗眉歇斯底,断绝母女关系相挟。那明爱华冷笑说:“你挟我?,你信不信我让他永生永世在画坛一无所?年代从不缺少才,怀才不遇的人了,你有我他铺路,他一帆风顺走现在?”

十年前陆茗眉哑口无言,老实说不懂画画,言,程松坡的画,是因那些画是程松坡画的。见程松坡同的画,真说其中有什区别,许程松坡是画更一些吧,但那“一些”究竟是少?

陆茗眉不知,知的母亲所言非虚。

光的许确实是明珠,蒙尘的不在少数。

十年程松坡己闻名海内外,有人撼动他在画坛的位,终摆母亲的势力范围。的母亲,曾经在炮火声中穿封锁线,拍一辑又一辑珍贵资料的战玫瑰,一母亲,仍是此粗暴。

电话明爱华一句话就击溃所有的防线,“你他是你回的?你错了,他是了他父亲回的。不信你查查,他父亲是什候死的,他什候决定回国的?他已经提申请书,向缅甸政府索他父亲的骨灰——居现在跑承认他是那人的儿子!你说,他说,你究竟算什?”

陆茗眉忽就觉己受够了,受够了母亲程松坡永无止境的争斗。

一说,我是你的母亲,我爱你,所我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另一说我爱你,因我爱你,所你更不该利我的爱挟。

每人理直气壮,底气十足。

陆茗眉忍不住,果我的母亲爱我,何至十余年我不闻不问?

程松坡,果你爱我,何至一十年,视我同弃屣?

经纬说很,人是应该己一些的。

的母亲若爱,便应明白,有权决定谁共度一生,罢,坏罢,那是己选的,有人代替做决定。

程松坡若爱,应明白,他的父亲怎死的,的母亲做什,已定局,无更改,不是他伤害的理由。

班程松坡那,他正在画布前冥,见进笑笑,“你等我一,晚点再吃饭。”

陆茗眉便坐在一旁等,程松坡却仿佛入定一般,迟迟未回身。画布是两三座铁反屋,陆茗眉知,那是掸邦很古老又常见的民屋,不觉就问:“松坡,你底什回?”

程松坡像听见似的,陆茗眉就重复,片刻程松坡手一重,油彩在画布碾一抹异常的颜色。他楞楞回身,面带困惑,“怎问?”

耳边响噗的一声,那是幼向池塘打水漂的声音,瓦片在水面跳跃两,终归沉。陆茗眉不是一认识程松坡,知他的反应代表什。又不死问:“我曾经问你,果我在佛罗伦萨有遇你,你不回。你回答我说,我……”

“你什?”

“我你说,是说了我回。”

程松坡面静水无波,眸光却显晴未定的闪烁,“现在呢?”

陆茗眉抿抿,话己至此,有什说的?是知程松坡的,他说他不骗,他就真的不骗,所他说他回,那是真的,至究竟了谁——叫不骗,所他就不回答。

灰丧气,一回才是彻彻底底的死透;昨日明爱华的话不是打重伤,现在才是致命。站身,走两步又回头,从包摸程松坡的钥匙,放在沙,再走两步,方听程松坡清冷的声音:“话说清楚。”

陆茗眉捏住门手,摔门一走了,终究不甘,咬咬回头笑:“你我说怎清楚?”

“谁你说什?”

“谁说什不重,重的是你怎。”

“经纬你说了什?”

程松坡眯双眼,语音尖刻,“你宁愿相信一外人?”

“经纬不是外人!”

话一口,陆茗眉便知话不该说,己经不及了。程松坡一甩手,又一团浓重的油彩顿在画布,光怪陆离的颜色,像张牙舞爪的恶魔。程松坡冷着一张脸,眼睛慢慢眯,怒容隐现,“不是外人——你我扯有的的,不就是因你已经相信他了?你现在问我,不就是了给我定罪,让你的选择显安理是不是?”

“根本是两码,你否认向缅旬政府求取回你父亲的骨灰吗?你拿《湄公河春》展的候我就觉不劲儿了,我问你什它拿展,你说问题,其实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不?松坡,你现在不是掸邦人,不属那方了,你有育些情果被人挖掘,你有什果?我记你说——你父亲很希望你回中国,什你就不安安完你父亲的愿,让那些情……就让他呢?”

程松坡脸肌微微搐动,死死抿着,似乎在极力克制己,良久才一字一句:“你不告诉我,你不知经纬喜欢你。”

“我……”陆茗眉否认,却忽涨红脸,在程松坡面前,似乎永远有办法像经纬那理直气壮。逼着经纬说蜂窝煤是白的,却无法在程松坡面前肯定说一句,不知。

是装不知罢了,一再告诉经纬喜欢的是程松坡,许不是了推卸己身的责住。日即便有人说经纬喜欢,理直气壮说,告诉他,爱的是程松坡。

“件关系。”

陆茗眉定神,不话题扯经纬那边,“你向缅甸政府你父亲的骨灰,消息我不需经纬告诉我知。至你什候决定回国,什候他社商谈办画展的,是我问他的,”陆茗眉嘲笑笑,“其实在Uffizi我碰你前,你已经他签合同,回国办画展,不?松坡,我求不高,你跟我说候的日子总担惊受怕,不知哪一安安稳稳,哪一又打仗搬……现在你己经离那了,什我就不安安稳稳日子呢?”

程松坡眼流露很悲哀的神色,陆茗眉悔,知那是程松坡永生永世无法摆的伤痛,悔问他的问题,更悔,悔一些根本无法掌控的,像有些什东西,顺水漂远,再无法回。

“果刚才那问题,我的答案是是的话,你答应我一件吗?”

“什?”

“不再见经纬。”

陆茗眉恃,末料他提的是求。忽意识程松坡是很认真问问题,是反问:“那你呢?”

知常有术系的女生找程松坡的,现在是什情形不知晓。

况且程松坡说他“有很长一段颓废混乱的生活”,思及此处,进一步问:“感情是等的。果我许你跟我一人在一,不许你跟别的女人说话,不许你跟别的女人见面,一眼不行,你做吗?”

,程松坡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的求,是断断不的。

原他就是,不许提母亲,不许问他父亲;至他己,则百无禁忌,拿寒凉入骨的话,肆无忌惮刺伤。

陆茗眉觉悲哀,原年,一直是像飞蛾一,痴痴傻傻往灯撞,明明知那火是灼伤人的,替火。它本就是的,它本就是炽热伤人的,怨不灯火,谁让飞蛾愿意呢?

曾经问经纬,男人因岁月的流逝,变爱畏首畏尾?那问,不是因现,岁月已在己的刻深痕;因现,那飞蛾扑火的勇气,己已不再有了。

沉默有便已是答案。

伸手,预备扭门手,不承程松坡在转身的刹那轻轻说:“。”

身子微微一

(本章未完)

第四章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