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重新确认经纬的航班达间,陆茗眉向行长请了半假,经纬回是逃不的,程松坡呢,他不己经本杂志了?

但愿程松坡肯听的解释,虽陆茗眉此此刻不知向程松坡解释什。

前些因陆茗眉生病的缘故,程松坡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搬住在边。匆匆赶回,远远就程松坡,在区1门口的书报亭旁,老板在说些什,付钱买了一本杂志。

程松坡朝陆茗眉的方向望,投深深的一眼,陆茗眉浑身血顿摄结,脚步似被钉在,挪动不。程松坡并未走,他是立在报刊亭前,面无表情翻杂志,哗啦啦的翻页声,仿佛敲在的。程松坡一边翻杂志一边往回走,义不经意似的朝瞥一眼。

仿若凌迟。

陆茗眉赶紧跟前,说“我解释的”,张嘴才觉,底解释什呢?

他深埋已久的唯一秘密告诉了经纬,程松坡言,本身就是无饶恕的背叛。不敢象程松坡的愤怒,就像那年前,他知是明爱华的女儿的候一。那候他的怨恨,淬毒的银针丝丝入骨,生谁的女儿,不是己选择的,程松坡年前尚且此,更何况今……

陆茗眉追程松坡的脚步,亦步亦趋跟在他身。程松坡一言不,慢吞吞楼,空荡荡的楼梯间,飘荡着沉重的叹息。终走门口,程松坡停步子,回头默默了一眼,那深重的叹息,仿佛又在空气中回荡。程松坡见垂着头攘着手提包跟在身,言又止,终有一声真实的叹息,飘进耳朵。程松坡打门,跟进门,像做错的生,等着老师或长的责罚。

程松坡进门就那本杂志扔茶几,他坐在沙,陆茗肩就站在他身边,半又坐一旁的单人沙。翼翼抬眼偷膘程松坡,乎意料的,有等程松坡的质问或责骂。他面有倦色,很悲戚的神情,痴痴盯着,目光贪婪——像是一次够似的。

“不。”

陆茗眉一怔,等的一句话竟是,程松坡又低低叹了一声,神情沮丧,半晌轻声:“许我不该回的。”

就像他曾质问的那,在他不在的年年岁岁,究竟是谁,填补了他的空白。

“松坡,你在说什?”

程松坡很勉强扯扯角,身始收拾行李,他在陆茗眉的东西不,不三五件换洗的衣服,一台Macbook,加不一背包。

陆茗眉忽从身搂住他,“松坡,你别走,”眼泪不觉流,“是我错,我不该相信他的。”

是的,无论是何情形,不该将程松坡生命做关的秘密,告诉任何一人的。

任何一人不,即使是经纬,不。

眼泪浦湿了程松坡的衬衫,女人最总有一武器。

幼年父亲教他读的书说,莫柔弱水,攻坚强者莫胜。

女人最柔弱的眼泪,总有最惊人的量,软化掉男人最冷硬的。

程松坡的步子变艰难,原本伸手拉的,落在半空中忽转了向,他慢慢转身,一手抚着的头,一手轻轻落在背。话再口的候,他居有些硬咽,“我太高估己,回……回就改变一切。”

从未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让程松坡悔,那离的十年。

生生世世的宿命,经不光的沙漏。

程松坡终明白,他少年冲动的放手,放弃的不仅仅是陆茗眉十年相伴的光。

他己终放一切结,弥补错失的光,却末料山中一日,世千年。

若不是Stella翻译转载国外网站的报,他甚至沉浸在陆茗眉永世斯守的瑰丽梦境。

其实早该的,初回的候,经纬每每甘情愿笑容掏任由陆茗眉人前背损他,他总说服己,说那是经纬的一职业习惯。

偶尔他故不经意在闲谈中提及经纬,比他说找经纬借了本书,就很理所说:“那人有品位?”

果他说经纬传访谈初稿,写不错,很不撇撇嘴说:“伙就剩一技长混混饭吃了。”

特意向他剖明,经纬间并无任何普通朋友外的感情;己从末觉,在并不经意的候,听经纬名字,所表现的习常,己令他深深嫉妒。

那神态口吻,似经纬,不阳光、空气不值一提的东西。

陆茗眉从未觉,现在,未曾相信另外一人,像相信经纬一随。

现在无法继续欺骗己,程松坡知那些言又止的忍耐,那些似玩世不恭的掩饰,代表些什。原他不懂些,年少高气傲,爱不该有任何欺瞒,经所有磨炼,容锥刺骨的伤害。现在他明白经纬目光背的深沉,那是一男人一女人无法言说的爱,明白些是因,他己巳始懂。

程松坡的手依抚在陆茗眉的,绵顺的丝绕在他指间,底是滑了。他默叹息,忍痛掰搂在腰间的手。陆茗眉恃抬首,慌忙解释:“那次……那次我跟你闹别扭,喝了几杯酒,他劝我……我……些情憋在很久,我就找人说说,我真他……”忽住口,因程松坡面色平静注视着,丝毫不所动的模,更慌了神,“松坡,我他什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

陆茗眉将信将疑,觉他目光疏离,似乎穿的面孔,落岁月外。

“你怪我?”

怜兮兮问。

程松坡摇摇头,“我不怪你!”

陆茗眉越狐疑瞪着他,一丝苦笑泛在程松坡的角,“很情,瞒一,瞒不了一世的。”

他轻轻挣朋的怀抱,陆茗眉失望摇头,“你是在怪我。”

“你……”程松坡抿抿,明明知该斩断一切,却在面陆茗眉,无法战胜底那一点点的念,久久他轻声,“你让我冷静一。”

“我找他问明白,”陆茗眉拉住他的胳膊,像拽着最一根稻草,举右手向他保证,“他是故意写的,我就他绝。”

程松坡笑笑,又点点头,陆茗眉忙又补充:“再不他见面!”

信誓旦旦的模,就像原给他做模特的候一,“我不动,我保证,一动不动,少行!”

其实三分钟坐不住。

程松坡伸手摸摸脑袋,笑着点点头,提他简单的行李,在陆茗眉一脸期盼中轻轻掩门。

在陆茗眉殷切的目光,他终究有勇气问:难你有现,在我回的日子,你的脸再有现内的笑容吗?

程松坡有情有兴趣了解,经纬在何情况写一篇文章,他知,那些他曾固守年的许秘密,早已在光的践蛇中碾灰烬。

是陆茗眉不曾觉,但是他知,经纬早晚让明白,沧海已桑田。

门轻轻被关,门锁擦的一声扭,像一声咒语。陆茗眉怔怔瞪着门锁,不晓了久,才现己瘫坐在板。

他轻轻掩的门,埋藏掉十余年的光,至现在脑海一片空白,无法梳理任何思绪。

手机嫡哺响,是经纬的短信,很简短:机了,气不错,航班准点,晚见。

言简意赅,语意明确,陆茗眉觉浑身瘫软,连按“返回”键的力气不再有。攀着门手缓缓站身,陆茗眉收拾茶几的那本杂志,又细细一遍,再卫生间洗脸,准备机场。

倒,经纬究竟给一什的解释。

在路的间航班飞行间致差不,浦东机场的黑夜白向是无法分清楚的,因灯光明亮。在拿行李的厅外等经纬,未久就有乘客等行李,经纬在最面,戴着的口罩,一路东张西望,像是在找。陆茗眉往显眼的方站了站,经纬找行李,神情憔悴,脸色虚白,甚至脚步在打飘。陆茗眉迎,经纬朝笑了笑一他戴着口罩,眼睛是笑着的,是笑容转瞬即逝,他半真半假朝陆茗眉笑,“我长……你是一给我接机的人。”

(本章未完)

第六章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