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银行超市联合举办的优惠酬宾一直忙午四点才结束。

经纬先办完卡再陆茗眉说,等办完卡,又有顾客一直围着陆茗眉问优惠活动的细节。经纬干坐一旁,陆茗眉几次问他有什,奈何业客人实在太,怎抽不身。

等业活动结束经纬才抢空陆茗眉说话,“忙了一,一吃顿饭吧?”

陆茗眉换银行制服,换一身便装,神色淡淡的,有拒绝。吃饭陆茗眉亦十分静默,再不像往常那经纬斗一顿饭长的嘴,经纬便—难吃顿饭,吃完再说吧。

忽听陆茗眉啊的一声,正舀着的莼菜汤居飘着一半厘米长的毛虫!原本情就不,陆茗眉更是直犯恶,赶紧漱口,敲着桌子叫服务员,“你汤怎有虫啊?”

服务员很紧张,忙不迭赔礼歉,陆茗眉皱眉:“你光歉有什呀?我现在刚才喝的几口恶!”

经纬忙摆摆手,“算了,算了,吃不,咱换儿。”

他正身,那服务员却面有难色挡住路,又怯怯望望桌其他的菜。经纬甚感诧异,照理在餐馆碰,是换菜或免单的,他见那服务员的牌有“见习”二字,领或许是服务员做不了主,便笑笑:“那叫你经理吧,我跟他说一声。”

堂经理马赶,听经纬说明原委,沉吟半晌,做一件令陆茗眉不敢相信的。

他持汤勺,将那勺有毛虫的汤面不改色喝,朝经纬陆茗眉温笑:“现在有了?”

陆茗眉震惊回神,“你有有搞错,就赖账啊,你信不信我打315投诉?”

堂经理仍微笑,微笑着朝墙示意。陆茗眉一瞥,原墙就有卫生局投诉电话,顿明白经理恐怕是仗着老板有什背景,店欺客有恃无恐。周围已有不少食客的目光被吸引,陆茗眉顿觉有失淑女身份,拿余光瞪经纬两眼,等他那张利嘴付佛口蛇的堂经理。

谁知经纬压根不回,悠哉讲着电话:“我的专栏稿了?你随便找人替我两期啦……关系,我不介意,最近忙着呢……是啊,我社总编催我人间蒸了!让胡老七写吧……什?他忙?那熊猫吧……”陆茗眉气直瞪眼,刚收拾一脸职业笑容,准备堂经理死磕,最近积郁的恶气,一抬首却现那堂经理笑容掏,“不吧,碗汤我给你换了,今一桌免单,另外……”他招招手,马有跑堂的送一张代金券,他双手递给陆茗眉,“歉意,不敬意。”

堂经理前判若两人的态度,让陆茗眉场傻眼,侧首见经纬笑眯眯收电话,方有所悟。又见经纬代金券推回给堂经理,蔼:“代金券就算了,我平不怎吃饭,不你放,我介绍一些同帮衬生意的。”

随二人在堂经理一再的鞠躬歉中离,门陆茗眉说话,走几步忽停住脚,冷冷问:“他你是记者,所态度转变是吧?”

“嗯哼。”

依经纬的经验,原碰情形,陆茗眉定讥刺他有机收人处,顺便攻击今的报纸杂志软广告满飞,质量每况愈类。今陆茗眉却未言语,冷冷望住他,良久才冷笑嘲,“有武器在手的人,总是不一。”

经纬无奈笑笑,“我又有收他的代金券。”

“在吃饭吃虫子的人,你那的招牌。”

“那你怎办呢?”

经纬笑笑,“实是,人根本不怕你投诉,我最简单的方式解决了问题。我警告同,他未必敢嚣张。”

陆茗眉撇撇嘴,不他辩驳,侧身穿他墙间的窄缝,不在焉经纬撇在身。

灵魂窍般在路游荡,忽听身经纬很轻的一句,“陆茗眉,是不是世不管什,我做,就是错?”

陆茗眉身子僵住,再回首,经纬疲倦的脸,竟怀疑是己的幻觉。

印象的经纬仿若一台永动机,从不停止,永未疲倦,总那斗志昂扬。

现在他的眼神,像遇三头七身的怪兽,无力的悲哀,“有消息,我保证你听了,比往任何候更加恨我。”

他一字一句将程松坡的死讯转达给陆茗眉,陆茗眉呆呆望着他,他,像一记重锤砸在脑门,无法思考,无法呼吸,仿佛光停止流转。等经纬再三确认仍不肯相信,努力从僵硬的脸挤儿丝笑容,“假的吧……说不定又年一,瞒海呢。”

经纬无力摇头,轻轻一句:“明就见报了。”

陆茗眉努力双手撑住背的墙面,经纬伸手扶住,却整人软,蹲在墙角,仰头失神望着经纬。

经纬俯身,拉,又不敢打扰,是维持着一怪异的姿势,弓着腰虚搂着。经纬知陆茗眉此刻有难,他己又何尝不是满腔的愤慨?程松坡就死—经纬承认己底原是巴不程松坡不存在世界的,他逍遥快活,沉沦狱,最有远死远,别他面前现眼!现在他又觉,世除了陆茗眉,最盼望程松坡活着的人,恐怕就是他经纬了。

他知陆茗眉一生一世,将无法忘怀程松坡了。

前席思永常笑骂他算盘打贼精,冰鄙薄他“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命”—现在,算计最精确的,岂是他经纬?投胎才是真正的技术活,同理找阎王报是。

他有那一点点羡慕程松坡,一瞬间甚至生让己惊骇的念头:若他此此刻死了,让陆茗眉伤一回,未尝不算一件快。

他妈的他倒是死亡就了一场永恒的行艺术!

在经纬马清醒,人生苦短,我什死?

程松坡已不在了,所,我更活着。

爱的方式有很。

经纬在默默说,我的那一,就是一定活比你更久。

正式的消息,己经是两三了。2009年8月10日,果敢特区新闻局布消息,称特区政府正与缅甸进行磋商。八月十一日,缅甸政府军始撤果敢,局势趋乎缓。同一间,果敢特区政府将程松坡的骨灰转给满星叠区—从法律说程松坡并无其他亲人,唯一他有关联的,便是刚刚从仰光释放的张副官子。且果敢特区政府在内外困,实在有力程松坡的遗骨提供更妥善的安置方法。

国内的追思陆续召,各式各的品研讨紧锣密鼓筹办;经纬社接许电话,询问他是否曾程松坡传记的授权,或其他诸此类林林总总的。

相应的,程松坡的画价格暴涨。据说有人曾数十万的价格购程松坡早年品若干,程松坡的死讯刚刚布,拍卖底价便迅速钢升至数百万巨。

文艺圈的规矩便是此,人一死就涨价。因活着的人有无限,死了就盖棺定论了,且永远不有新。物稀贵,死人的东西,越越值钱。

电视节目轮转播放纪念视频。在经纬的记忆,已经有很年,文艺界人死风光了。不是造诣不够程松坡高,便是身不够程松坡离奇,又或者未落幕在鼎盛期……女主持人的声音极有感染力,正在回顾青年画程松坡彗星般刹那的一生。经纬一瞬不移盯着电视机,席思永冰二人一左一右,正眼瞪眼不知何安慰经纬。

茶几摆着几罐啤酒,经纬二话不说,一罐接一罐拉,己拿一罐,又塞一罐席思永手。席思永亦不是善安慰的人,岔话题:“我刚海的候,你像就住儿了?”

“嘱。”

“那儿楼有很烧烤。”

“被整顿市容给整顿了。”

“间真快。”

席思永笑笑,往沙背微靠,向老婆人冰求救,冰耸耸肩,表示无奈何——席思永是回度完假,准备两又程非洲,所今特找经纬告别的。一进门就他形容憔悴,双日充血,再一满桌的啤酒,冰差点就拖着席思永夺路逃了。

经纬何曾此落拓?让他知己见他此消沉的模,恐怕日是办法杀人灭口的。

在席思永余零星的同情,冒着他日被灭口的危险,拽冰坐陪

(本章未完)

第八章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