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切注事都在梦中

进入满星叠,在人的指引,经纬找那位张副官的儿子。他三十头,身材魁梧,面色黝黑,形容谈吐已掸邦人有些差别,约是因在仰光软禁期间接受教育的缘故。

问他今的打算,他说做些生意,因几年在缅甸那边认识了不少人,今做贸易买卖,比较方便。

经纬门见山言明意,张副官的儿子证实他确实收果敢方面送的程松坡的骨灰,愿意转赠陆茗眉,由带回中国。

他一吃晚饭,张副官的儿子忽问,“你不程公墓?”

“是松坡父亲的墓吗?”

张副官的儿子点点头,又摇摇头,“是老程将军的墓,前些,我刚刚程将军葬进了。”

晚饭,他带二人了一座树林茂密的山头,月亮在候悄悄从乌黑的云彩探头,给苍苍茫茫的黛色林海涂了一层浅浅的银光。一座琉璃顶的建筑,在层层林海中露闪烁着流光溢彩的尖顶,那儿,正是本人最敬慕的老程将军的墓园。

墓座由黑色花岗石筑造,饰琉璃瓦,理石柱,中央的灵枢亦是黑色花岗石雕,嵌汉白玉的石碑,石碑悬刻着老程将军的遗像。

外界杀人魔王三头六臂的流言所不同的是,那位老程将军,就是程松坡的祖父,慈眉善目,形容斯文。经纬问:“你见老程将军吗?”

张副官的儿子迷茫点点头,“很的候了,我将军玩,他糖我吃。听父亲说……老程将军骂他,说他不读书。”

他说完从脖颈间取一枚玉佛像,贴在额头、嘴口,并向灵枢拜了几拜。经纬陆茗眉不解其意,他解释说是本的拜祭习惯,是两人照着他的子拜祭老程将军。至程将军,就是程松坡的父亲,葬在右侧较的墓园,张副官的儿子说,那是很久前程将军己准备的墓。

陆茗眉恭恭敬敬,替程松坡拜祭他父亲。

从墓园,林间一片静谧。经纬临山远眺,面的山头,亦有层层密密的旧坟,座山头的松林柏海不同的是,面山头枯枝秃干,满目疮痍。

“那是原打仗死了的人……的坟。”

一阵林风吹,山间有飞鸟惊,盘旋在程公墓。

沉默已久的陆茗眉忽经纬说:“前,我总不明白,他什走哪,惦记着方。”

经纬有问现在是不是明白了,他是伸手,拍拍的肩膀。

许一人在哪生、在哪长,并不重。

所系,便是故乡。

二张副官的儿子送他满星叠,路一片整齐划一的新房,“陆姐,我回听说,是明老师资建的校。”

陆茗眉着那齐齐整整的新教室,现在正是暑假,楼房门口的空,有孩童画简单的线框做球门,正兴致勃勃踢球。陆茗眉刚生一点念头,经纬便像猜什似的,说:“老师专门设立了一基金,掸邦区的持续教育投资,你愿意的话,回我资料找给你。”

一破旧的皮球嗖飞,贴着陆茗眉的耳朵飞,那群孩童叫着嚷着冲,毫不停歇跑向皮球的方向。

空画着球门的方,有一位粗布衣衫的少年,叉着腰,闲闲站在那。

陆茗眉仿佛见,十年前,同是少年的程松坡,在块空,恣意飞扬。

张副官的儿子送他进入果敢境内,特意叮嘱说最近虽在谈,但果敢局势仍十分紧张,无必,最不停留。

经纬陆茗眉点头答应,局势变化远比他所象的快。经边关的排查,他找车往北行进,在颠颠的公路便听了枪声。他侥幸穿冲突区,进入云南相邻的边关镇,歇口气就回云南,却见镇兵荒马乱的;老壮青年牵妻扶子,背着包袋的包袱,朝他准备入关的方向冲。

远处传阵阵雷鸣般的呼啸,那是炮火的声音。经纬从未直面的局面,炮火响的轰隆声,从降的怪兽,吞整世界。经纬头一裂,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紧紧抓住陆茗眉,生恐走失。

一瞬间仿佛颠倒,山崩裂。其实若镇定就现并有怕,人在战火中,浮萍微末,随有化烟尘的,谁不及些什,脑子有一字:逃。

路拦住一人问:“什了?”

“打仗啦,赶紧南伞躲一躲!”

问清情况,路人又匆匆离了。

处是孩子的哭号声。经纬无法,拽着行李扯着陆茗眉往有哨岗的方跑。容易找一位民兵,听他说明情况,皱着眉说,“现在情况不,你今肯定不了关了,不找方投宿吧!”

经纬望着冲关未果退回的难民,实在不知乱一团的镇,哪有方投宿。

蜂拥至的难民就搭帐篷,始生火做饭,居颇有经验的模。经纬沿街敲门投宿,十倒有半是空荡荡的,唯一肯留宿他的,竟是孕妇,捧着肚子,极艰难他倒水,准备厨房做饭给他吃。

陆茗眉赶紧拦住孕妇嫂,经纬一收拾锅碗瓢盆。孕妇嫂端着肚子倚在门边,指挥他本的炉灶生火做饭。

吃饭的候闲谈,方知孕妇嫂的丈夫,恰恰在不久前的乱中丧生;又接近临盆,纵知本危险,办法不敢其他人那往云南跑。

陆茗眉听凄切,惶问:“那……你有什打算?”

那孕妇嫂无主意,摇摇头笑,“有什打算,挨一是一,”摸摸肚又笑,“不知不挨他生。”

陆茗眉听难受至极,却使不一点劲儿,偷偷经纬商量,明走的候,留些钱给孕妇嫂。经纬又烧了些水,灌在水瓶,方便孕妇嫂两。除有一间卧室吃饭的堂屋,别无空房空床,本有一架夏的竹床,是纳凉的,因孕妇嫂最近行动不便,竹床在屋风吹雨淋了儿。经纬竹床扛进屋,收拾收拾屋子,找了块空安顿;又照孕妇嫂的吩咐,找几床薄毯子,随便拾掇拾掇,又了一铺,供他陆茗眉晚。

照顾孕妇嫂睡,经纬便钻逆铺,陆茗眉窝在竹床问,“经纬,方很穷吗?”

“嗯。”

“什?”

“因禁毒,有了经济源。”

“那叫——他什说汉语?”

“因他本就是几百年因打仗逃的内人。”

陆茗眉沉默良久,最茫问:“你就什办法,帮帮嫂吗?你……几兵荒马乱的,是碰什三长两短。”顿住嘴,己觉求太分。

兵荒马乱中,他连保尚未知,拿什救人?

经纬吭声,许久苦笑:“你我是罗神仙吗?”

长久的沉默又叫:“经纬。”

“嗯?”

“你是不是见很的人,”陆茗眉低声,“帮忙又有无力,最……最肠就变硬了?”

经纬吭声,连翻身动一动的声音了。陆茗眉他睡着了,无奈何叹口气,准各强迫己入睡。经纬却突腔:“睡吧,明找找附近有什街坊邻居,帮忙照料一的。”

“哦。”

半夜传隐约的沙沙声,陆茗眉睡不安稳,醒更无法入眠,幻觉总有山崩裂,毁灭,细听却是风吹松林的声音。在竹床翻几次身,忽听传一句:“外面风,树叶响,的。”

经纬的话很有哄孩入睡的意思,陆茗眉不乐意:“说我,你不睡着嘛!”

“姐你翻覆的,死人被你翻醒了?”

“切!”

陆茗眉兀嘴硬,“己胆赖我。”

经纬嘿笑两声,不反驳,半啊闷笑:“我是你,现在就乖乖的什话别说。你说咱俩孤男寡女的,我是月圆夜变身什的,你找谁哭呀?”

陆茗眉不嗤了一声,不嗤真就乖乖再不敢吭声。虽说经纬的德品质是有点信的,不,人常常人疯,谁又说准呢?比那次在他报社,他不就…

毯子裹越贴身,又传闷闷的笑

(本章未完)

第九章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