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013 点滴回忆

    芙拉姆将力量注入噬魂后挥下。

    呼——啪叽!

    对准迪恩的脖子挥出的斩击,被他再次后退避开。

    挥空的铁块敲碎了木制的地板。

    虽然刚才没打中,但是迪恩的背后就是墙壁,他已经无法后退了。

    就算想反击,这个距离也不适合用十字弩。

    不丢下手上的主武器,依靠挂在腰下的短剑的话,就没有反击的余地了吧。

    这就是最后了——硬是将因疑念而产生的动摇甩掉,芙拉姆大胆勇猛的接近迪恩。

    迪恩斜架起圆盾,弯曲手指。

    缠绕在上的细绳伸长,「啪咻」的快速射出了钢丝。

    接着迪恩圆盾里的机关,让他飞在空中移动。

    攀附在墙壁上的迪恩扣下板机,瞄准她将箭射出。

    「区区一发——!」

    把它打下来就好了,芙拉姆这么打算着,架起剑。

    但是,这个男人可不是单纯的放箭。

    「太天真了,扩散(Spread)!」

    他发动了魔法,箭在空中燃烧起来,同时破裂、分裂了。

    其化成了无数的火球,一起飞向芙拉姆。

    这用剑应付不了,如此判断的她朝旁边跳跃,翻滚着落地。

    迪恩持续的射出箭矢。

    「扩散、扩散、扩散!哈哈哈哈,虽然我不知道是诅咒还是什么东西。说到底,你我一开始就有着实力的差距,你区区一个奴隶,不带着英雄过来,居然觉得会赢过我!」

    芙拉姆拼命的奔跑着,逃离倾注而下的火焰之雨。

    在那段期间,好几只火球掠过了肩膀,衣服破裂渗出血来。

    虽然伤口马上就治愈了,脸孔还是因为疼痛而扭曲。

    地板也起火了,教会飘荡着焦臭味。

    不过这时候,他的攻势略微缓下——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喝啊啊啊!」

    以不安定的姿势挥下剑,释放的骑士剑术·气剑斩。

    月牙形的剑气朝着迪恩一直线飞去。

    他又操作了圆盾上的机关。

    挂勾随着「喀锵」的声音一起闭上,解除了固定,他的身体自然地落向地面。

    「这边也不止一发!」

    芙拉姆瞄准迪恩向地板落下的着陆点,放出了追加的气剑斩。

    「库哈哈,说到底,你想以力取胜的时候就已经太自大了!」

    迪恩再次射出箭,与正面而来的剑气相撞。

    「爆裂(Burst)!」

    然后魔法炸开,与气剑斩相消了。

    周围漂浮着白烟。

    芙拉姆冲了进去,打算将迪恩切碎。

    「哎呀,我可不想打接近战。」

    他再次射出钢丝,让身体飘起来。

    一边移动,一边用十字弩乱射。

    「啊哈哈哈哈哈!接招接招,血肉模糊地死去吧!」

    「到处乱窜的!」

    火球掉在地板上后,本堂里的厌恶更加的浓了,而且视野也变得更坏了。

    白烟的对面,迪恩射出了含『爆裂』的箭矢。

    「……来了。」

    芙拉姆就是等着这个。

    看准时机,将其用噬魂挡住。

    迪恩笑了——爆裂的威力可不是把剑当做盾能挡住的。

    「就这样被吹飞吧,芙拉姆!」

    和他想的一样,本来同时在那里爆炸,本应是这样。

    「反转!」

    但是,箭矢被反转了。

    含有爆裂魔法的箭矢飞向了迪恩。

    「居然反弹了回来!?」

    他还是第一次第一次吃芙拉姆的魔法,他会困惑也是当然的。【又bug了,上一话还当着他的面反转了一次】

    迪恩焦急的接触勾爪的固定,然后马上把钢丝射向了其他地方。

    轰——!

    慢了大约一秒,他刚才所待的地方被箭矢盛大的爆开了。

    其威力将墙壁完全破坏,几乎开了一个洞。

    「喔—喔—意外的能干呢。是吗。这就是稀少属性——『反转』的力量吧。」

    芙拉姆完全无视熟稔的朝自己搭话的迪恩。

    她无言的对迪恩发动了扫描,确认对手的战力。

    —————————————————————

    迪恩·菲尼亚斯

    属性:火

    筋力:561

    魔力:212

    体力:409

    敏捷:854

    感知:633

    —————————————————————

    原本的状态值总计2669,他本人的实力是B级的下位程度。

    —————————————————————

    桀骜不驯的皮甲

    品质:传说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442魔力]

    [这件装备会鞥加你301敏捷]

    [这件装备会从中毒中守护你]

    —————————————————————

    —————————————————————

    聪明的铁圆盾

    品质:传说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375魔力]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299敏捷]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108感知]

    —————————————————————

    —————————————————————

    自动十字弩

    品质:高级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12魔力]

    —————————————————————

    —————————————————————

    怀抱野心的铁制匕首

    品质:传说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241筋力]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224魔力]

    [这件装备会增加你301体力]

    [这件装备会夺取对手的魔力]

    —————————————————————

    但是,加上装备后,状态值涨到了4972,已经是B级最上位的数值了。

    特别是本来应该很低的魔力硬是增加了1000以上。

    能够随便乱射魔法的原因就是那个吗。

    而且,除开他拿的十字弩,其他的装备都是仅次于『史诗』装备的『传说』装备。

    芙拉姆之所以能拿到史诗装备,那也只是因为那是无法使用的诅咒装备而已。

    桀骜不逊的皮甲、聪明的铁圆盾、怀抱野心的铁制匕首——这些都是有着优秀的附加效果的装备,就算是正经的A级冒险者想凑齐一身都很困难。

    「你该不会用了扫描吧?明明就算看了那种东西,实力差也根本不会变吧」

    「那些装备……真的是你的东西吗?」

    「那还用说,是温柔的伙伴们献给我的,毫无疑问,是我的东西呢。又或者该说是,跟伙伴间的羁绊?」

    「出卖伙伴,把灵魂卖给教会的家伙还真敢说这种话。」

    对芙拉姆的指摘,迪恩「哈」的嗤笑着。

    「呐,虽然你确实把我当成恶人来看待,不过试着想想看吧。自己的性命和伙伴间的羁绊。该选的是哪边。别天真了啊?好好的正视现实回答啊?难道,好孩子的芙拉姆酱会说是羁绊吗!?」

    「就算是要牺牲几十个人,我也会选择羁绊」

    脑海浮现出米尔琪特的笑容,芙拉姆如此断言着。

    要是自己活着会使她受伤,那么芙拉姆肯定会毫不迟疑的用利刃刺穿自己的胸膛吧。

    「哈—!臭死了啊,真的是臭死了啊!」

    那是——正因为是认真的,所以听起来格外的讨厌吧。

    他一边扇着手,用混杂着嗤笑的声音说着。

    「你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啊。哈哈,真是的,为什么我得要跟这种家伙当对手啊—……!」

    但是听见那句话的芙拉姆觉得——他所说的话,不为别人,就像是扎入了他自己的内心一般。

    与其说是以自己的意志协助教会,不如说他是『不得不这么做』,像这样悲叹着自身的无力,某种意义也像在嘲笑自己就像芙拉姆似的。

    「试想看看吧,自己积年累月才建构起的东西,被只有八岁的小鬼全部破坏的场景!呐,好笑吧?很好笑对吧!?」

    但他依然自言自语着。

    总之,他想与某人分享那份痛苦吧。

    大多数的同伴都被背叛了,如今他还失去了为数不多依然陪伴着的手下,他应该是想找人说说话吧。

    「但是啊,我就是被那种力量给盯上了啊!被那种所谓的压倒性的力量!金钱和权力什么都做不了,能扭曲这个世界的道理的力量啊!」

    迪恩的脑海里,像走马灯一样重播着过去的光荣时刻。

    而现在的他,只是个服从着年仅八岁的少年,变成了自己以前说过『总有一天会把你们吃下来』的教会的下仆。

    跑腿的。

    败家犬。

    他的自尊心,早已破成了碎片。

    「呐,迪恩。」

    「啊啊?」

    面对沉醉在悲剧的迪恩,芙拉姆说出了冰冷的话语。

    「你想让人同情你吗?」

    「哈……」

    迪恩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的肩膀开始颤抖,只有声音在笑。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表情总算是回来了,这次他的太阳穴浮现血管,脸变得通红——

    「哈……哈哈、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我才没期望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咆哮着。

    礼拜堂的外面都能听见他悲痛的声音。

    就连芙拉姆也能理解。

    迪恩即使知道眼前的是敌人也依然会说出这些话是因为自己的懦弱。

    这种蛮不讲理的事,不管是谁都行,只要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不是同情——他想有人能有同感。

    真是可怜、我懂的、真的是很辛苦呢——他希望得到这种理解了他的痛苦的回答。

    如果是从英雄堕落成奴隶的芙拉姆的话或许能够理解——他内心的某处抱有着这种期待吧。

    但这完全就是无聊的事。

    芙拉姆根本就不想陪他演这场闹剧。

    「什么螺旋赤子啊、什么Origin啊、什么教会啊!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发狂了。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已经,什么都拿不回来了。

    他因为无法承受丧失之痛而哭泣着。

    「我可是这个西区的王啊!从失去了一切住在贫民街的那一天起,我就决定要给这个世间颜色看看!实际上我也往上爬了!靠着这双手、靠着这个脑袋、靠着爬到这个高度的领袖魅力啊!你懂的吧?那是、那是在这种地方——不用靠着这种东西,也能杀掉一个小女孩的啊!」

    从先前由于爆裂而打开的洞口,看见了眼球的身影。

    争先恐后的塞满洞口「啾啾」的涌向这里的那副模样,让复眼变得更加怪异,光是看见就让人背脊发冷。

    「你想说什么吗?」

    芙拉姆瞬间确认了洞口,问到。

    并不只有洞那边进来了,眼球也穿过了墙壁进入教会里了。

    实际上,都已经有大半部分还在墙壁里,用只含黑瞳的前半部盯着芙拉姆的眼球。

    这幅光景过于悚人。

    这样下去,眼球完全突破墙壁,教会内部被眼珠塞满只是时间的问题。

    该不会至今的对话都是在争取时间吧——芙拉姆瞬间想着。

    不过她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应该不是的,他那个充满悲壮感的表情。)

    如果那个表情都是他的演技的话,那他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凭着这个演技就能活着,虽然不能成为西区的王,不过他也能成为顶级明星吧。

    「什么啊?连那种事都不懂吗……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恩的干笑在殿内响起。

    「哈哈……哈、啊—……啊啊」

    但是声音马上就失去了力量,他垂着肩膀,双手无力的下垂。

    「……我也……不懂啊。啊—啊、啊啊—啊,什么都不懂啊。我在做什么啊?输给了小鬼、求饶着、被背叛、舍弃了剩下的同伴、被教会保护、也能保证衣食住、遵守规矩的生活。那算什么啊,哈,那算是什么啊。无聊毙了啊—!那不是我最讨厌的、最不想走上的末路吗!啊啊,无聊毙了,我在这之后的人生,全都无聊毙了—!无聊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迪恩的像是在撒娇一样地说着。

    那是对谁所说的话,他自己也不知道。

    「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呐……芙拉姆……跟我一起当着笨蛋的家伙们也……全部,都已经死了吧?」

    他问的恐怕是指袭击芙拉姆的冒险者的事吧。

    芙拉姆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回答到。

    「与其说笨蛋,不如说是罪犯呢。嗯,那些家伙确实死掉了喔,不过我想那一开始就是跟死了没两样的东西。」

    「是吗,是这样吗……」

    迪恩软弱的喃喃自语,他的眼中没有任何光芒,脸也像是半张着嘴的尸体一样。

    「……不对,给我等一下。什么啊那种说法,说是一开始就跟死了没两样。呐,你那是在说他们是被我杀掉的吗?喂,你有搞懂吗?哈哈,你,想死在这里吗?」

    他牵动着嘴唇,依旧是一副死人般的面孔,迪恩将十字弩朝向芙拉姆。

    那就是,最坏的末路。

    就算不杀他,他也和死了没两样。

    他已经走到头了——或许,如果加迪欧没有来救芙拉姆的话,说不定她也会坠入同样的地方,两人的光景也是一纸相隔。

    啊啊,说不定也许确实有着同感的余地。

    然而他没有理解到。

    在落到这个地步之前,自己和芙拉姆之间,存在着绝对不可越过的障壁。

    「呐迪恩,刚才听到你说的话时,我就在想——」

    「啊?」

    现在的他没有扣下板机。

    那份感情,是『撒娇』又或许是『期待』

    芙拉姆一笑置之。

    「别对我撒娇啊,恶心死了」

    男人冻结了。

    不只八岁的小孩,就连十六岁的少女都看穿了他。

    不仅打碎了他所有的自尊心,连他残余的细小碎片都被践踏着。

    现在——构成迪恩·菲尼亚斯这个人类的全部,完全失去价值了。

    「我在……撒娇……?啊……啊……不对、不对……」

    想要否定。

    但是,没办法否定。

    「啊啊,没有不对……吗?那、那种、那种事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个体同一性崩坏的瞬间。

    迪恩就像是拒绝接受现实般,疯狂的甩着头大叫,这次毫不犹豫的扣下板机。

    其中并未寄宿着魔法。

    芙拉姆动也不动,箭矢朝着毫不相关的方向飞去。

    「杀了你!」

    他再次扣动了扳机。

    她依然没有动作,依旧没有射中她。

    「杀了你!」

    还是没中。

    「杀了你,杀掉杀掉杀掉─!」

    依旧没中——因为手的颤抖而无法固定的准心,捕捉不到芙拉姆。

    他用左手固定住扣动板机的右手,这次总算放出瞄准眉心的必杀一击。

    「去死吧啊啊啊!就是因为你——因为你所以我才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愤怒已经不存在理由,只是在乱发脾气而已。

    芙拉姆轻轻的挥动右手的黑刃,将箭矢砍落,接近迪恩。

    取回些许理智的他——「扩、扩散!」慌张的放出附有魔法的箭矢。

    芙拉姆将噬魂移到腰部左下,一边奔跑一边精制灵气,让力量充满架在下面的噬魂。

    往上斩的同时,在任意的时间点释放灵气——叩嗡嗡嗡嗡!气剑岚的暴风卷起了地板,破坏了眼球的同时袭向迪恩。

    当然,逼近芙拉姆的『扩散』的火矢也失去势头,掉落在地面。

    「咕……!」

    朝着用手臂护住脸的迪恩,芙拉姆再次提升速度逼近。

    举起剑,放出沉重的一击。

    喀叽!

    迪恩立刻用十字弩挡住。

    可是承受不住威力,十字弩从他手中被弹飞了。

    要回收很难——他如此判断,射出钢丝尝试脱离这里。

    芙拉姆立即提炼灵气。

    「哈……啊……!」

    打算追击的芙拉姆呼吸有些紊乱。

    骑士剑术的乱发,确实的夺去了她的体力。

    不过就算这样,硬是凝聚的话也不是放不出来。

    「想跑吗!」

    将感觉比平时要来得沉重的大剑,笔直的向前方突刺。

    噗哧——放出的气穿枪,切断了迪恩正在卷回的钢丝。

    「呜噢噢噢噢!?」

    失去了支撑,他的身体往地面落下。

    他应该会用产生爆风的魔法『漂浮(Exfloat)』改变着陆点——不对,那种程度只会变成噬魂的饵食而已。

    迪恩就这样落下,将手掌朝向芙拉姆。

    「火球(FireBall)!」

    他试图用单发的下级魔法停下芙拉姆的脚步。

    但是对于能够应付箭矢速度的芙拉姆,火球的速度看起来就跟静止的没两样。

    她弯下腰,毫无难度的避开。

    迪恩背对着芙拉姆,朝教会的入口奔跑。

    他不是打算逃走,那边的地板早已被眼球埋没了。

    眼球不会袭击他,只会追击芙拉姆。

    对于有着迪恩作风的精明的一步——芙拉姆果然还是以骑士剑术来对应。

    她用双手握着剑,毫不减弱的跑势冲向了迪恩。

    眼球就近在咫尺,她马上挥着噬魂横转一圈。

    噬魂水平地斩裂了空间。

    嗡嗡嗡!

    剑风在屋内卷起一阵旋风,然后——

    叩嗡嗡嗡嗡嗡!

    灵气所产生的暴力的风暴迟了一瞬卷起在本堂里。

    包围着芙拉姆的眼球就像气球般破裂,用双手保护着身体的迪恩,身上的各个部位也被刻上裂伤。

    就算在放完技能后,芙拉姆也没有放慢速度。

    倒不如说,她反倒加速了,总算是捉住了在她攻击范围内的迪恩。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恶,还没完,我还不会死!」

    他用圆盾接下了刀刃。

    然而无法抵消冲击,迪恩的身体横着飞了出去。

    由于芙拉姆的装备的力量,装在内部的机关还被冻结了。

    「该死——」

    迪恩不禁骂了一句。

    实际上,那个圆盾不只钢丝,就连发射毒针的机关也有。

    因为只能使用一次,所以他当做是最后的手段,被冻结的话就不能用了。

    和被逼到绝路的迪恩相反,芙拉姆仍未停止攻击。

    「我都来到了这里!」

    下一击,圆盾连同冰块一起粉碎了。

    失去了防御手段的迪恩,即使滚倒在地持续躲避,

    「你已经!逃不了了!就在这里!结束吧!」

    芙拉姆充满气势的连击,让他的肩膀、脚、脸上都负了伤。

    「火球─!」

    迪恩自暴自弃的放出魔法。

    当然,那种东西是无法打中芙拉姆的。

    只是偏了偏头就被轻易避开的火球,撞上天花板爆炸了。

    然后——

    咚——!

    教会里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

    「什么!?」

    反射性的看向上方的芙拉姆,见到无数的瓦砾落下。

    瞬间往后跳开,锐利的木材掠过了鼻尖。

    「嘻嘻嘻,让你过来的可是我哦?你以为我什么机关都没有准备吗!」

    「真不死心!」

    「我就是这样活下来的,不论多么凄惨也一样!」

    他这么说着,这次朝芙拉姆的脚边射出火球。

    击中,爆开——接着,设置在地板下的火属性魔法被爆炸触发了。

    砰砰砰砰砰砰!

    「嘎啊——!」

    虽然靠着往旁边跳跃逃开,但右脚被卷入,飞散了。

    身体被吹飞。

    猛烈撞击之后,在眼前的是碰触着自己手臂的无数眼球。

    「糟——」

    嘶噜嘶噜的,令人厌恶的感觉侵入左臂。

    就算急忙站起后退也已经太慢了。

    她已经长出了新的手臂,彼此交错,左臂变得无法接收大脑的指令。

    接着,这次火球直直的朝着芙拉姆飞来。

    躲不开了——既然这样。

    她把增殖的左臂往前伸出,将魔法接下。

    血肉飞散,充斥着剧痛。

    但是——这样左臂就变回正常状态了。

    「啧,卖弄小聪明!」

    「咕……唯独不想被你这家伙这么说!」

    芙拉姆再次跑起。

    正在再生的左臂阵痛着。

    迪恩也是浑身是伤的状态,一边与她拉开距离而移动着——似乎打算回收被弹飞的十字弩。

    为了阻止他,芙拉姆也跑向相同的地方。

    两人几乎同时跳起——伸长的手先接触到的人是,芙拉姆。

    抓住十字弩,丢向更远的地方。

    回收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迪恩自暴自弃的跳向芙拉姆。

    「呀!?」

    「呀哈,在互相残杀的时候不也能发出像女人的声音嘛!」

    迪恩压在芙拉姆身上。

    芙拉姆用双手打算推开他,但被他抓住手腕了。

    「哈啊……哈啊……嘿嘿,居然敢随便说我撒娇还是什么的啊……!」

    「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仔细想想,不就是你吗。让全部都开始变奇怪的,就是在你出现之后啊。也就是说是你的错。对,就是这样没错…. !」

    他们对教会出手的事,跟芙拉姆毫无关联。

    完全是推卸责任。

    然而对迪恩而言,道理什么的早已没有意义。

    总之只是对否定着自己的芙拉姆,反过来全部否定回去,并在那之后玷污她再杀掉而已。

    「嘻嘻嘻,喂你看,好可爱好可爱的小眼球们靠过来了喔?就算我不杀了你,你也就要这样变成怪物死掉了呢……!」

    芙拉姆感到着急,但因为被牢牢的抓住,无法移动身体。

    「哈啊……」

    大大的叹了口气。

    是认为那代表芙拉姆已经放弃了吗,迪恩露出疯狂的笑容——

    「反转。」

    芙拉姆静静的说完后,表情一变。

    "叩叽"的响起了一阵低音,迪恩的手腕往上整个反转了。

    也就是说,转往不该弯过去的方向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迪恩忍不住抬起身体大叫。

    芙拉姆在脱离他的拘束后,朝着他脖子挥下剑。

    削下了向后仰避开的他肩膀上的肉。

    「叽……噫……嘎啊啊啊!这该死的家伙……该死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愤怒麻痹了大脑,痛觉对他的影响已经不大了,迪恩的动作并未变得生硬。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将手腕撑在墙壁上,然后“咔嚓”一声,硬是把手扳回了原本的方向。

    虽然握力相当的变弱了,但要拔出腰上的匕首握住已经十分足够了。

    「哈啊……芙拉姆……芙拉姆……!」

    迪恩弯下腰,以野兽般的动作冲向芙拉姆。

    等待着的芙拉姆查觉到接近脚边的眼球,敏捷的向后跳开。

    「眼球的速度变快了!?」

    趁此空隙,迪恩贴近了她的怀中。

    虽然芙拉姆赶忙架起噬魂抵挡他,但还是他更快。

    迪恩他自己也是在用着火场怪力加速着。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咕啾——刀刃没入了芙拉姆的腹部。

    他又握紧扭转,又更加深入体内,破坏着她的脏器。

    「嘎、咿……!」

    「芙拉姆————!」

    已经没有能够失去之物的男人,舍弃了人性只想着『至少要杀掉芙拉姆』的挣扎着。

    芙拉姆消去了噬魂,用双手将他拉开。

    同时拔出沾染着鲜血的银色利刃。

    但是这种程度无法阻止迪恩。

    「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又发出奇怪的叫声跳向芙拉姆。

    她用脚踢向他的腹部,将这样的他踹飞。

    「咕噎……!」

    迪恩痛苦的按着腹部。

    芙拉姆抓住他的头发,用膝盖朝他的脸上踢去。

    滚在地上的迪恩用颤抖的双手撑起了自己,但他的头又被芙拉姆踢了。

    他觉得大脑一阵摇晃,意识渐渐淡去——

    看到他的动作变得迟钝之后,芙拉姆又拔出了噬魂。

    「呜嘎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迪恩又以野兽一般的动作跳了起来,挥舞着小刀像芙拉姆袭来。

    芙拉姆的胸口被横向斩裂,露出了内衣。

    他接着连续刺出的突刺,芙拉姆用左臂接下。

    “嘎”——芙拉姆手臂上的肉都被削掉了,小刀砍在了骨头上。

    眼球已经到达她的脚边了。

    再继续拖延战斗的话就会变成不利的状况——芙拉姆如此着急着。

    她就维持着左手挡住小刀的姿势,挥出右拳,击中迪恩毫无防备的脸颊。

    咚叩!

    干净利落的打击。

    只要对手是人类的话,吃了这一拳,不管是谁都只能脚步跄踉的后退。

    但是,对于超越了肉体、精神、极限的迪恩,简直像完全没受到伤害一样,他毫不胆怯。

    瞪着芙拉姆,伸出紧握着匕首的手臂,他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最大的要害,心脏。

    「拿下了,芙拉——————姆!」

    那在迪恩看来,是胜利的雄叫吧。

    就算芙拉姆拔出了噬魂,两人的距离也太近了。

    何况周围被眼球所包围,迪恩也设置了陷阱,对芙拉姆来说是压倒性不利的状况。

    所以,因此——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迪恩和芙拉姆都没有想到。

    ——白色的球体,滚动着。

    沿着肩膀,到达上臂后"嘶噗嘶噗"的沉入。

    「……啊?」

    迪恩,看着自己的手臂,动作停止了。

    为什么,是自己。

    那个只会把芙拉姆当成目标的眼球,为什么进入了应当是同伴的自己的身体里——

    「怎么、可能?」

    迪恩茫然了。

    「啊啊……是吗?」

    另一方面,芙拉姆察觉到了。

    眼球是支配茵库的Origin之力所产生的东西。

    但那确实是从她身上生出的东西。

    回想起来,在先前和迪恩他们擦身而过之后,就有眼球在看着自己。

    如果在那里和他们挑起战斗的话,就得不到加迪欧、艾塔娜和欧缇丽耶的帮助吧。

    至少如今的她肯定不是平安无事的。

    也就是说,那是忠告,帮助了芙拉姆。

    没有去考虑是谁的必要——因为除了她以外没有别人。

    那就是意志。

    就连神明也能压倒的强大意志。

    为了守护芙拉姆——不,为了守护自己的回归之处,茵库的,无意识的对神明的拼死抵抗——

    「怎么可能啊啊啊啊啊!」

    增殖的手臂。

    狼狈的迪恩。

    因为大脑的指令分散,本该刺穿芙拉姆心脏的匕首,无法如自己所想的活动。

    「!」

    他的身体在下一瞬间被芙拉姆打飞,摇晃着。

    芙拉姆高高的举起噬魂。

    她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手臂使不出力。

    光是握着,剑就在颤抖。

    所以,要倾注力量。

    就像破坏起源之核那时一样,把拥有的所有力量,收束为一——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挥了下去。

    黑色剑刃,落在了迪恩的身体正中央,笔直切开了。

    但是那一刀并未将身体断开。

    甚至连骨头都未切断。

    芙拉姆没有残留着能够做到那种程度的体力。

    别说是两断了,连骨头都无法切开,光是剥开他的皮肤,切开他的皮肉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啊……啊……?」

    但是——她还留着魔力。

    「不……要…啊嘎、嘎、叽、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伤口的中心,迪恩的皮、肉,从骨头剥落。

    本以为骨头只是露出来,结果后面连骨头也翻了出来,本来应该看不见的脏器,都曝露在了表侧。

    「杀了我、至少、让我保持人样…噫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要取个名字的话,我意·骑士剑术——反·气剑斩(Cavalier Arts Exversion Prana Shaker Reversal)。

    使肉体的内部和外部替换,如字面所示的必杀剑术。

    虽是这么说,这是因为迪恩变弱,所以才能够必杀。

    「叽呀、啊……喔咕喔喔喔……!」

    迪恩脖子的皮也剥落了,他连从口中发出声音这种事情都做不到。

    相对的,他只能震动着外露的声带,鸣叫着。

    「……尽量痛苦的死去吧,迪恩」

    芙拉姆在稍远的地方冷冷的说道后,背对正在迈向死亡的迪恩,前往茵库的所在。

    一个人留在礼拜堂的迪恩,总算完全反转了,虽然在内脏和大脑都外露的状态被放置着——但他本身,毫发无伤。

    包含心脏在内,暴露在外的脏器能暂时维持机能,持续着生命活动。

    在无法想像的痛苦之中,迪恩连自由的死去都不被允许。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