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公会穿越 > 第五十七章 宁错杀不放1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十七章 宁错杀不放1人

    一直到转天清晨,天边刚蒙蒙亮,琪琪就醒来,看到杨凡竟然还没睡,双眼都变成了熊猫眼,惊讶的小声问道:“凡大人,你醒的那么早啊?”

    “早你妹,老子都还没开始睡呢。”杨凡内心呐喊,无奈的说道:“嗯,今天精神好,正好有时间,我陪你练习格斗技。”

    “太好了,凡大人万岁。”琪琪欢喜的起来,一身紫黑色的睡衣,配上猫儿和猫尾巴,让杨凡再次热血冲上头的感觉,连忙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用凉水冲洗身体。

    早上七点,杨凡正和琪琪在后院对练,琪琪速度快的如同一阵风,在杨凡周围跳来跳去,时不时的使用二阶灵猫拳和一阶弹爪攻击,不过她不管速度多么快,都被杨凡轻易的接下。

    这时传来拍手声,管家罗迪斯特带着两个女仆过来,拍手称赞道:“没想到琪琪小姐会有如此实力,真是精彩的战斗。”

    琪琪停下,擦去额头的汗水说道:“有什么精彩的,我连凡大人衣服都碰不到。”

    “凡大人是60级顶级强者,恐怕这个世界都未必有人能碰到他,琪琪小姐能做到这程度已经是罕见了。哦对了,被两位的练习吸引,都忘了正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两位去餐厅用餐。”罗迪斯特微微躬身说道。

    “我们先去洗洗,琪琪都一身汗了。”杨凡平淡的说,作为60级顶级强者,他要保持冷酷的样子,所以一直在模仿啸月兄妹的说话方式。

    “凡大人,我们走吧,谢谢你的指点。”琪琪挽着杨凡的手,欢喜的走回卧室。

    “那老仆就在餐厅等候两位。”罗迪斯特面带微笑恭敬的目送两人离开。

    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蘩花起床,正在穿衣服,而且完全不避他的目光。杨凡立即想到昨晚的画面,好不容易冷却下来的脑子,又开始热起来。

    他连忙走进浴室脱去衣服,用冷水冲洗,琪琪也快速的脱掉衣服跑去冲洗,立马听到浴室内杨凡的叫声和琪琪的笑声。

    三人一起到达餐厅,不愧是贵族吃饭的地方,真的非常的大,而且这里已经有一群人在,全都站在餐桌旁边。看到他们进来,城主布莱兹·贝尔带头用贵族礼仪行礼叫道:“参见蘩公主。”

    “我已经不是公主,你们不用如此拘礼,都坐下吃饭吧。”蘩花神色平淡的说了声,在管家的指引下坐在主人的位置,杨凡和琪琪坐在她旁边,之后才是城主和他的家眷,管家和女仆们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入座。

    蘩花坐下后问道:“罗德好些了吗?”

    “爷爷已经恢复很多,祭祀和医生都已经看过,恢复的很好,只是因为年事已高,有些虚弱。”布莱兹露出伤感的表情说道。

    “吃完早餐我们去看看他吧。”蘩花说了声,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在这里她不第一个先吃,其他人都不敢开吃。

    谁让她身份尊贵,加上实力超绝,这辈分也是高的吓人,这些人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一顿饭在这些人好奇和紧张的气氛中吃完,布莱兹让家眷们下去,自己和管家陪着三人去老城主的房间。

    走进房间,罗德·贝尔已经恢复很多,坐在床上正在喝汤。看到蘩花进来,他挥手让女仆们把食物拿走,然后说道:“蘩公主,抱歉我无法下床行礼。”

    “罗德,你知道我早已经不是公主。你身体情况自己知道吗?”蘩花很直接的问,这让周围的人都露出悲伤的表情。

    “我都活了那么长岁数了,生死早已经看开,能在死之前见到您,也知足了。对了,这件东西是时候物归原主了。”罗德从脖子上拿出一个项链递给蘩花。

    这条项链如同怀表一样,打开后里面有一个红宝石纹章。蘩花皱眉不解的问道:“这是我当年让你交还给斯塔恩家族的徽章?”

    “23年前我察觉到一股神秘力量要抢夺元素之心,对方很强,我怕自己保护不了,就将元素之心藏在荒城中心,并且在那里设下魔法,这块徽章能带你找到元素之心。”罗德说完这句话,竟然拿起床头的法杖,支撑住身体站起来。

    蘩花露出疑惑看着罗德,两人四目对视,一会儿罗德微笑道:“事不宜迟,既然您回来了,就快点拿回他吧。”

    “我留下,可以让你多活两年。”蘩花说道。

    “我都活了三百年了,还在乎这两年,去吧,现在也没人会威胁我快死的人,反而公主您路上肯定会有人袭击,千万小心。”罗德露出担心的表情。

    “知道了,你自己保重。凡,我们走吧。”蘩花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杨凡感觉奇怪,不过这些人和他没什么关系,和琪琪一起跟着离开。

    城主布莱兹立即过去扶住罗德说道:“爷爷,我们不去帮助公主殿下吗?”

    “她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因为她是蘩公主,曾经帝国的骄傲,让圣教国恐慌的存在。”

    罗德露出崇敬的表情,接着他继续慢慢的吃早餐,百位女仆在旁边伺候,布莱兹和罗迪斯特在旁边等着。

    一顿早饭吃大半个小时,他突然盯着管家眼神变的凌厉说道:“罗迪斯特,当初我释放禁咒后,陷入昏迷,那时候我身边应该重兵把守,能靠近我,并下诅咒的必定是自己人吧。”

    罗迪斯特点头说道:“没错,我和城主都怀疑是自己人所为,所以那件事之后我们就将整个城主府的人都换了。可能是对方知道内应被赶出来,后来就多次强攻,我们损失了不少人。”

    “那时候能靠近我的人不出十个,布莱兹你说,这些人都在哪。”罗德坐在床边,双手握住法杖,神色变的更加的严肃,让这里人都紧张起来。

    “爷爷,轮班的两位护卫队长都在后来的袭击事件死了,您的老朋友大祭祀在八年前就年事过高病逝,女仆长在两年前也病逝,剩下的就只有我、罗迪斯特。”

    “很好,给我下咒的人必定是不死教,他们拥有邪恶的死亡系魔法,病痛是无法夺走他们生命,所以病逝和战死的这些人肯定不是。布莱兹啊,你还记得在你小时候,我说过一件事,如果能消灭不死教,爷爷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罗德突然法杖一蹬地面,两人脚下冲出绿色的魔法阵,出现藤条将两人身体缠住。

    “爷爷!你怀疑我?”布莱兹惊叫,释放魔力反抗。

    “老爷!如果能让老爷找出不死教,老仆死也愿意。”罗迪斯特没有反抗,闭眼等待死亡的将领。

    “抱歉,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如果真的冤枉你们,老头子必定以死谢罪。”罗德魔力释放,藤条的尖头刺向两人的心脏。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