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我为王 > 第39章 天神发怒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39章 天神发怒

    祭坛之上的鹰钩鼻老者也看到了班超等人,他有些疑惑地对他面前的一位满脸络腮胡子,头戴金色圆帽,身高体胖的中年男子问道

    “广德王,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那络腮胡男子正是于阗王广德,他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卫兵,然后淡然地说道“这些都是从大汉来的汉使。”

    “汉使?他们来搞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金帐王廷派来的使者就在都西城?”鹰钩鼻老者脸色不悦地说道。

    “神师勿怒,大汉也是中原大国,虽然与我们距离遥远,可也不能轻易得罪。”广德王轻轻摆了摆头说道。

    “哼,我正要代大王你向上天祈福,这些人却突然闯进来,实在是有些征兆不好啊。”

    鹰钩鼻老者冷笑道。

    “这……”广德王心中一怔,他赶紧向那老者说道“神师请先休息片刻,我这就去把他们给打发走。”

    说完,广德王在左右随从的陪同下,缓步走下了祭坛。

    看到一位身高体胖,头戴金色圆帽的男子在众人簇拥下走了过来,班超陈泉等人也在守卫士卒的示意下站立等候。

    那位士卒向班超等人轻声介绍道“中间那位就是我们的广德大王,旁边那位身材矮胖的,是我于阗国宰相私来比。”

    班超微微点了点头,对已恶走到了自己对面的广德王拱手施礼道

    “大汉使臣班超见过广德王,在下欣闻广德王不久前亲率大军大破莎车,实在可喜可贺,广德王武德赫赫,威震西域,我大汉欲与于阗国交好,特派我等与大王联络,以共襄义举,将欺凌奴役西域各国的匈奴人给驱逐出西域。”

    广德王闻言看了看班超陈泉和田虑一眼,口气淡然地说道

    “汉使有心了,我于阗国与大汉相隔数千里之遥,没想到本王区区功绩也被汉使所闻。与贵国交好本王不反对,可要要说共同驱逐匈奴人出西域,本王确实没有这个能力,贵使远来一路辛苦,不如在此好生歇息一下,然后离去吧。”

    看到广德王如此简单地就将自己拒绝,班超心里略有些恼怒,他又接着说道

    “大王不必如此急于拒绝,匈奴人,豺狼也,他们横行西域,还特意设置童仆校尉奴役各国,各国百姓辛苦获得的牛羊财物,都被他们无情掠夺,难道你们都是如此心甘情愿?还要继续被他们奴役下去?”

    “我大汉与西域各国素来以仁义相交,视西域各国如同兄弟,从未向西域各国索取过什么,今我大汉天子圣明仁德,所以特派我等前来出使,望大王要抓住机会,为于阗兴旺好好考虑一下。”

    于阗王广德听后默然不语,他一旁的宰相私来比开口说道

    “我王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了,匈奴人对我于阗多有照顾,如再跟你们大汉交好,恐怕匈奴单于会迁怒于我于阗,到时候就祸事来了。所以你们请回吧。”

    班超正欲开口再说,广德王对私来比说道“汉使远来是客,你先带他们下去,安排歇息,神师正等着给我于阗祈福呢。”

    说完,广德王带着随从转身就离开,

    往祭坛上走去。

    看到广德王离开,私来比对班超等人说道“各位汉使不必再多言,我这就带你们下去安歇。”

    私来比叫来几名随从,让后让他们带着班超等人一起,去外面的一家客栈安顿了下来。

    坐在客栈的客房之内,田虑满脸不忿,他对班超和陈泉说道

    “这广德王竟然敢如此对待我们,仅让我们站在哪里说几句就要打发我们走?实在是欺人太甚。”

    班超靠在墙边没有说话,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队率,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也要像上次那样,来个先下手为强?”田虑看班超沉默不言,又对陈泉说道。

    陈泉扫了班超一眼,对田虑笑道“此事不急,我们今天才到此地,还有的是时间,我们也应该留点时间给广德王考虑一下。何况我看那位他虽然口头拒绝了我们,其实他心里还是应该会有所触动的。”

    班超这时也点了点头说道“陈泉说的对,于阗不同于鄯善,我们不可操之过急,广德王敢于亲征莎车,说明他是一个有想法,想有作为的于阗王,这样一个人不会甘心被匈奴人奴役,所以我们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听了班超的话,田虑也点了点头,但他又接着苦笑道

    “我看那广德王十分信赖那所谓的神师,可今天我们正好又冲撞了他,只怕他不会在广德王前说我们什么好话。”

    陈泉冷笑道“一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他说不定跟匈奴人是一伙的,假借鬼神之言在糊弄广德王。”

    ……

    此时祭坛之上那鹰钩鼻老者正在祭坛的最上层手舞足蹈,他嘴里吟唱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音调。

    广德王和他的一些随从恭恭敬敬地站在下面一层祭坛上,他们跟前还摆有一个香案,香案上摆满了各式供品。

    广德王带领手下众人跪在香案之下,一脸诚敬地对着上面祭坛上的老者磕头,祈祷着上天能给自己赐予福报。

    鹰钩鼻老者身着五色长袍,在祭坛之上手舞足蹈,他不时地偷看着跪在香案下面的广德王,心中冷笑不已。

    在继续装模作样舞弄了一阵之后,鹰钩鼻老者停了下来,他双手捧着一柄木剑,仰头向天,嘴里喃喃地低声不停说着什么。

    广德王仔细聆听,也想要听听上天给他传达了什么旨意,可无论他怎么用心,都没能听清一言半句。

    不一会,鹰钩鼻老者彻底安静了下来,他仿佛一身疲惫的样子缓步走下了祭坛。

    广德王见状,赶紧迎了上去,手扶着鹰钩鼻老者那似乎还在颤抖的胳膊有些急切地问道

    “神师,怎么样?上天有什么旨意?可曾愿意赐福与我?”

    鹰钩鼻老者冷冷看了广德王一眼说道

    “没有,天神发怒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