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一章

是四月的一,气晴朗却又寒冷,钟敲了十三。温斯顿·史密斯快步溜进胜利厦的玻璃门。他低垂着头,躲冷的风,但动是不够快,一股卷着沙土的旋风关门外。

门厅有股煮卷菜旧床垫的气味。门厅那头钉着一张彩色宣传画,不适合钉在室内,面有一张巨的面孔,宽度超一米。那是四十五岁左右的男人,蓄着浓密的黑色八字胡,面相粗犷英俊。温斯顿朝楼梯走。坐电梯是希望的,即使在情形最很少。目前白停电,是迎接仇恨周的一项节约举措。温斯顿所住的公寓在七楼,他现年三十九岁,右脚踝方有一处因静脉曲张形的溃疡,所缓慢走楼梯,中途歇了几次。每层楼梯正电梯门的墙那张有着巨面孔的宣传画从那凝视着它是那设计眼神跟着你处移动的肖像画。“老哥在着你”,方印着的标题。

在公寓,有洪亮的声音正在念一连串数字,跟生铁产量有关。此声音一块长方形金属板,它像一面毛玻璃面的镜子,嵌在右墙。温斯顿扭了一关,声音少低了一点,但仍清晰闻。装置(叫做电屏)的声音调,办法完全关掉。他走窗前。他的体形偏,瘦弱,党员制服的蓝色工服是让他更显单薄。他长着一头浅色的头,面色红润,由寒冷的冬刚刚,再加长期使劣质肥皂钝头的剃须刀片,他的皮肤显坑坑洼洼。

即使隔着关闭的窗户,仍外面的寒意。面街,股的旋风卷动尘土及碎纸螺旋升。虽了太阳,空蓝刺眼,但是除了处张贴的宣传画,似乎一切了颜色。那张蓄着黑色八字胡的脸从每望两边的街角居高临盯着。正面的房屋前面就贴了一张,印有标题“老哥在着你”,那双黑眼睛死盯着温斯顿。面临街处有另外一张宣传画,一角已破,在随风一阵阵拍打着,一词一儿盖住,一儿又展:“英社”。远处,一架直升飞机从屋顶间掠,像苍蝇般在空中盘旋一儿,划了弧线疾飞。那是警察巡逻队,正在窥视人的窗户。但巡逻队不足惧,足惧的是思警察。

在温斯顿身,电屏传的声音仍在喋喋不休播报有关生铁产量超额完九三年计划的消息。电屏同接收送温斯顿所的任何声音,高极低的细语,就被它拾音。且不仅此,他待在那块金属板的视域内,他就不仅被听,且被。,在具体的某一刻,你办法知己是否正在被监视。思警察接进某条电线的频度何及按照何规定进行,靠臆测,甚至有他每每刻在监视着每人。无论何,他随接你那条电线。你生活——确实是生活,一始是习惯,变了本——在一设,即除非你处在黑暗中,否则你所的每声音被偷听,每举动被细察。

温斯顿保持着背电屏的姿势,比较安全些,不他知,即使是背部,暴露什。一公外是真理部,那是他班的方,是幢在一片不堪入目的带拔的白色型建筑。——他略带几分厌恶——就是伦敦,一空域的主城市。一空域本身是洋国人口三的省份。他绞尽脑汁,找回一点童年记忆,便让他记伦敦是否一直就是子:满眼是摇摇坠的建十九世纪的房屋,侧墙靠木头架子撑着,窗户纸板挡着,屋顶是波纹铁皮,破旧的院墙东歪西斜。是否一直就是?在挨炸弹的方,空中飞扬着灰泥尘土,野花在一堆堆瓦砾蔓生,冒许龌龊的聚居区,就是鸡舍一的木板屋。是否一直就是?是,他不:他的童年除了一系列光亮的静态画面,什留,那些画面缺少背景,部分不理解。

真理部——新话 说就是“真部”——跟视野中的其他建筑明显不同。它是座巨的金字塔形建筑,白色水泥熠熠亮。它拔入云,一级叠一级,高达三百米。从温斯顿所站的方,刚党的三条标语,漂亮的术字体镌刻在真理部楼正面:

战争即平

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据说真理部在面的房间就达三千间,另外有相应的附属建筑。此外有三座外表及规模类似的楼分散坐落在伦敦,周围的建筑彻底被那三座楼比了,所站在胜利厦顶,同四座楼,分别四部的所在,政府的所有职就分工了四部。真理部负责新闻、娱乐、教育术,平部负责战争,仁爱部负责维持法律秩序,富足部负责经济务。四部的名称新话说,分别是“真部”、“部”、“爱部”“富部”。

仁爱部是真正令人惊胆战的方,那根本有窗户。温斯顿从未仁爱部,未曾进入它的方圆半公内。那闲人莫入,进,经一段布着带刺铁丝网的错综复杂的路、一钢门及机关枪暗堡。甚至在通向它外围屏障的街,有面目狰狞的警卫在转悠。他身穿黑色制服,手持两节警棍。

温斯顿突转身,脸已经换了一副从容乐观的表情。面电屏,做是明智的。他穿房间,走进那间很的厨房。间离部,就放弃了食堂的一顿午餐,他知厨房除了一块黑面包别无他物,它留明早早餐。他从架子拿了装有无色体的瓶子,面简单的白标签印着“胜利杜松子酒”。同中国的米酒,它散的是一股令人呕、油一般的气味。温斯顿倒了快有一茶杯,鼓了鼓勇气,像喝药一一口气灌了。

马,他的脸变通红,眼流了泪水。那玩意儿像是硝酸,不仅此,喝的候给人一脑勺挨了一胶皮警棍的感觉。了一儿,他胃的灼热感消退了一点,一切像那难受了。他从印有“胜利香烟”的压扁了的烟盒抽一根烟,不它拿倒了,烟丝因此掉了。他又抽一根,次了点。他回居室,在位电屏左侧的一张桌子那坐。他从桌子抽屉取一支笔杆、一瓶墨水一本四的空白厚本子,它的封底是红色的,封面压有理石纹。

不知何,居室的电屏安装的位置不同寻常。它通常在远端的墙,监视整房间,张电屏却安在较长的那面墙,正窗户。电屏一侧有浅凹处,温斯顿就坐在。建幢公寓楼,方很原意是摆书橱的。温斯顿坐在凹处,尽量身子往靠,保持在电屏的视域范围外。,他的声音仍被听,不待在目前的位置,他就不被。他所儿做的件,部分原因就是房间不一般的布局。

同让他做件的,有他从抽屉拿的本子,是本异常漂亮的本子,纸质光滑细腻,因岁月久远变有点泛黄。那纸至少已经停产了四十年,因他估计那本本子的年份远不止四十年。他在一间肮脏的杂货铺的橱窗它,那间铺子位市内某贫民区(究竟是哪区,他现在不记了),他马有了不遏制的冲动拥有它。党员不应该进入普通店铺(被称“在由市场买卖”),但一规定未被严格执行,因许东西——鞋带剃须刀片——除非那,否则就买不。他往街左右两方向迅速瞄了瞄,溜进花两元五角钱买了它,它派什场。他知错犯错它放在公文包带回,面就算什不写,拥有它算是有违原则。

他准备做的,是始写日记,不算是件非法的(什是非法的,因不再有法律),被现的话,有理由肯定惩罚是死刑,或者至少二十五年劳改。温斯顿钢笔尖装笔杆,嘴吸掉面的油脂。钢笔是的东西,就连签字很少,他偷偷摸摸、且是费了些才一杆,是因他感觉那漂亮细腻的纸张配真正的钢笔尖在面书写,不是拿蘸水笔划拉。其实他不习惯手写字,除了写很短的便条,他通常什着口述记录器口授,目前做的件言,不那做。他钢笔蘸在墨水,踌躇了仅仅一秒钟。他感全身一阵战栗,落笔是件决定行。他笨拙的字体写:一九八四年四月四日。

他往靠着坐在那,陷入一完全无助的感觉中。首先,他是不是一九八四年完全握,不肯定是那年前,因他己是三十九岁点很有握,且相信己是生一九四四年或一九四五年。不今在确定年份,不有一两年误差。

突,他一

(本章未完)

代译序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