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章

抓门手,温斯顿己日记摊放在桌子,面写的全是“打倒老哥”,字体,几乎从房间头望认。此做蠢不及,但他意识那是因就算在最仓皇失措的刻,他仍不在墨迹未干合本子,致弄脏那细腻的纸张。

他吸了口气,打房门,头马荡漾释重负的暖意。站在门外的是脸色苍白、萎靡不振的女人,头稀疏,脸满是皱纹。

“哦,同志,”一悲悲切切的疲惫声音说,“我就觉着听您进房间了,您不我厨房的水池?塞住了,有——”

那是帕森斯太太,是同一层楼一邻居的妻子。(党少反“太太”词,应该称每人“同志”,但人是不由主某些女人使词。)是位三十岁的女人,子却老。给人一印象,即脸的皱纹藏有灰尘。温斯顿跟随顺走。业余维修工几乎了每必做的烦。胜利厦是幢老公寓楼,建一九三〇年左右,正处摇摇坠的状态。花板墙壁的灰泥经常剥落。每逢严寒,水管爆裂;每逢雪,屋顶漏水。供暖系统果不是了节约完全关掉,就是一半蒸汽量。维修的果不己动手,就向某高高在的委员提申请。就连换块窗玻璃,该委员甚至很拖两年才批准。

“是因汤姆不在。”帕森斯太太含含糊糊说。

帕森斯的公寓比温斯顿住的一些,是另一形式的肮脏。每东西有被击打践踏的痕迹,似乎刚有一头凶猛的动物造访。体育品——曲棍球棒,拳击手套,一踢爆了的足球,一条翻的有汗味的短裤——全放在板,桌子有一堆脏碟子折了角的练习簿。墙是几面青年团侦察队的鲜红旗帜,有张老哥的巨幅宣传画。那跟整幢楼一,常有一股煮卷菜的气味,但是掩不住一股更浓烈的汗臭味,那汗味——一闻知,是难说明白怎那——另外一不在场的人。另一间房间,有谁在梳子一片草纸吹着,跟电屏仍在播放的军乐声合拍。

“是孩子,”帕森斯太太说着有点忧虑往门口了一眼,“他今,——”

有习惯,就是话说一半。厨房水池绿的脏水满几乎溢,气味比煮卷菜味难闻许。温斯顿跪查水管的曲颈接口。他很不愿意动手干活,很不愿意弯身子,那总让他咳嗽。帕森斯太太帮不忙,在旁边着他。

“,汤姆在的话,他一儿就弄。”说,“他喜欢干,他的手总是很巧,汤姆真的是。”

帕森斯是温斯顿在真理部的同,他长有点胖,是蠢不及的活跃分子,一腔弱智的热情——是那完全听话、忠耿耿、乏味无趣的人,党的稳固统治人的依赖有甚思警察。他三十五岁,前不久才很不情愿被青年团赶,早在升青年团前,他在规定年龄已满仍赖在侦察队待了一年。他在部担任某次职务,智力方面无求,但另一方面,在体育委员别的负责组织集体远足、游行、节约运动义务劳动的委员,他是重人物。抽烟斗的间隙,他语气平静带着豪告诉你,四年,他每晚必集体活动中。他走哪儿,就一股强烈的汗味带哪儿——那是他精力充沛的一并非有意的佐证——甚至在他走仍经久不散。

“你有有扳手?”温斯顿问,一面摸索曲颈接口的螺帽。

“扳手,”帕森斯太太说,马变有气无力,“我不知,说不准。许孩子——”

随着一阵噔噔的靴子响又一声吹梳子的声音,孩子冲进居室。帕森斯太太拿了扳手。温斯顿水放掉,忍着呕取一团堵塞了水管的头。他水龙头的冷水尽量手指洗干净,回了另一间房间。

“举手!”一气势汹汹的声音叫。

一漂亮却面目冷酷的九岁男孩从桌子面跳,手持一玩具动手枪向温斯顿比画着,比他两岁左右的妹妹拿一块木头做着同的动。他两穿着灰衬衫、蓝短裤,戴着红领巾。那是侦察队的制服。温斯顿手举头顶,有不安的感觉。男孩的动恶狠狠的,感觉不完全是闹着玩。

“你卖国贼!”男孩叫,“你思犯!你欧亚国的间谍!我毙了你!我蒸你!我你送盐场!”

突,他两始围着他跳跃,嘴喊着“卖国贼”“思犯”。女孩的一招一式在模仿哥哥。他就像不久便长食人兽的老虎崽子一嬉戏着,不知怎的,那有点令人恐惧。男孩的眼,有狡猾残忍的神色。另外很显,他温斯顿又踢又打,且意识己很快就做的年龄。幸他手握的不是一支真正的手枪,温斯顿。

帕森斯太太的眼睛不安在温斯顿己的孩子间扫扫。在居室较亮的光线,他注意脸的皱纹真的有灰尘,觉颇有趣。

“他闹真厉害,”说,“因不绞刑,所不高兴。就是了件。我忙间带他,汤姆又不按班回。”

“什我不绞刑?”男孩他的特嗓门嚷嚷。

“我绞刑!我绞刑!”女孩在蹦跳喊。

温斯顿了,有几欧亚国的俘虏因犯了战争罪,将晚在公园被处绞刑。情每月进行一次,是一睹的盛。孩子总闹着人带他。他向帕森斯太太告了别,就往门口走,但在走几步,就有什东西打中他的脖根,让他疼痛难忍,像有根烧通红的铁丝戳了进。他一转身,刚帕森斯太太拉着儿子进了房门,男孩正往口袋装一弹弓。

“戈斯坦因!”男孩被关进门吼了一嗓子,让温斯顿印象最深的,是那女人灰的脸那无助惊骇的神情。

回己的公寓,他快步走电屏,又坐在那张桌子面前,手在揉脖子。电屏已经停止播放音乐。一吐字清晰、代表军方的声音正狂喜的语气描述新浮动堡垒的武器装备,该堡垒不久前在冰岛法罗群岛间的方锚。

他,养那的孩子,那怜的女人的一定是提吊胆的生活。再一两年,他日夜监视,图现任何异端思的征兆。今,几乎所有孩子是怕的。最糟糕的是通侦察队组织,他被系统化改造无法管教的野人,又不在他身产生党的纪律的反抗倾向。恰恰相反,他崇拜党及与党有关的一切。唱歌,列队前进,打旗帜,远足,拿木头步枪操练,喊口号,崇拜老哥——他说,属光荣。他所有的残暴是外的,针国的敌人、外国人、叛国者、破坏分子、思犯等。年三十的人害怕己的孩子,几乎已经变一普遍现象。很合理的是,《泰晤士报》几乎每星期登一篇文章,关某偷听别人说话的告密者——一般的是“英雄”词——何无意听父母的某句不敬言论,思警察那告的迹。

弹弓子造的刺痛逐渐消退了。他不在焉拿钢笔,拿不准不更东西写。突,他又了奥布兰。

几年前——有久?一定有七年了——他梦他正在穿一间漆黑的房间,有坐着的人在他走说:“我在有黑暗的方见面。”说句话的语气很平静,几乎是常的,是陈述句,不是命令句。他有停脚步,是继续走着。奇怪的是在,在梦,句话并未给他留什印象,是在,那句话似乎逐渐具有了意义。他现在记不清楚他一次见奥布兰是在做那梦前是,不记他什候一次辨认那是奥布兰的声音。但是不管怎,他的确辨认了,在黑暗中跟他说话的是奥布兰。

温斯顿从有握——甚至在午他的眼神一闪,仍无法确定奥布兰是朋友是敌人。但似乎有太关系,他中间有条理解的纽带,比友爱或党派情更重。“我在有黑暗的方见面。”他说了,温斯顿不知那是什意思,知它某方式实现。

电屏的说话声暂停,一阵嘹亮悦耳的号声回荡在不流通的空气中,说话声又刺耳响:

“注意!请注意!现在插播从马拉巴尔 前线收的新闻。我在印度南部的部队取了一场辉煌的胜利。我受权宣布,我报的此次战役将推动战争向结束的方向展。现在

(本章未完)

第一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