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五章

食堂在很层,花板很低,领午餐的队伍缓慢向前挪动。食堂人满患,极嘈杂。柜台的格栅那,炖菜的热气往冒着,带着一股酸酸的金属味,仍未完全压胜利杜松子酒的气味。食堂一头有酒吧,是墙了洞,花一角钱,就在那儿买一口杜松子酒。

“找的就是你。”有人在温斯顿背说。

他转身,是他的朋友塞姆,在研究司工。许“朋友”一词不是很准确。人今不有朋友了,有同志,但是跟有些同志在一,比跟别的同志在一愉快些。塞姆是位语言,是新话方面的专。实,他是今正从《新话词典》十一版编撰工的数目庞的专一。他是身材特别矮的伙,比温斯顿矮。他一头黑,眼睛暴突,眼神既悲哀,又具有嘲弄。跟你说话,他的眼睛似乎在仔细研究你的脸。

“我问问你有有剃须刀片。”他说。

“一片有了!”温斯顿急忙有点虚说,“我处找,全完了。”

人总问你有有剃须刀片。其实温斯顿存了两片。几月,剃须刀片特别紧缺。某一间,总有哪必需品在党的店铺供应不,有是纽扣,有是织补毛线,有是鞋带,目前是剃须刀片。实在找一片的话,少算是偷偷摸摸“由”市场那购买。

“我的那片已经了六星期。”他又不诚实加了一句。

队伍又往前挪了一点。他再次暂停脚步,温斯顿又转身塞姆面面。他两人从柜台那堆油腻的托盘取了一。

“你昨有有绞死俘虏?”塞姆问。

“在工,”温斯顿冷淡说,“我我从电影的。”

“那差太远了。”

他那双嘲弄的眼睛在温斯顿的脸扫扫。“我了解你,”那双眼睛似乎在说,“我透了你,我很清楚你什绞死俘虏。”从思维说,塞姆正统了恶毒的程度,幸灾乐祸的满足感谈论直升飞机敌方村庄的袭击思犯被审讯招供及在仁爱部的室被处决类的,让人听不舒服。跟他谈话,主就是他从些话题岔,有的话,一些新话的技术细节缠住他——他在方面意见权威,说头头是。温斯顿头转一点,避那双黑眼睛的审视。

“绞不错,”塞姆回味,“不我觉中不足的是,他俘虏的脚绑在一,我喜欢他蹬脚的子。最主的是了最,他的舌头往外伸很长,颜色蓝——蓝亮。我喜欢的就是些细节。”

“一位,请!”那系着白色围裙的群众手持长柄勺子喊。

温斯顿塞姆他的托盘塞铁栅,一份午餐很快就放面:一铁杯有点粉红兼苍白色的炖菜,一块面包,一块奶酪,一杯放牛奶的咖啡一片糖精。

“那边有张桌子,电屏头,”塞姆说,“我顺路打点酒。”

酒盛在无瓷杯子。他一路绕着走,穿了拥挤的人群,了食堂另一头,托盘放在金属面的桌子。在桌子一角,有人留一摊炖菜,肮脏的稀稀一团,像是吐的东西。温斯顿拿他的那杯酒,顿鼓了鼓勇气,那带着油味的东西咽了。眼的泪珠眨掉,他突觉饥肠辘辘,始一勺勺吞炖菜。除了总体烂糟糟的感觉,炖菜有些粉红色的软四方块,很是制品。他再说话,默默吃完炖菜。温斯顿左边身不远的一张桌子,有人在急促且不打顿说话,刺耳的叽咕噜说话声几乎像鸭子在嘎嘎叫,在食堂的一片喧哗中,倒是直达耳膜。

“词典编怎了?”温斯顿问,声音提高盖了喧哗声。

“不快。”塞姆说,“我编的是形容词,有意思极了。”

一提新话,他的精神马一振。他炖菜杯推一旁,细长的手拿面包,另一手拿着酒杯,身子俯在桌子,免嗓门太。

“十一版是定本,”他说,“我正在让语言最终定型——是人不再说其他语言的定型语言。等我完,像你人就必须重新习一遍。我敢说,你我的主工是创造新词,是根本不不沾边!我在消灭单词——几十几百消灭,每在消灭。我语言剔剩骨头。二〇五〇年前变的单词,十一版一不收。”

他狼吞虎咽吃了几口面包,继续说话,带着有点究式的热情。他那张又瘦又黑的脸庞变生动了,眼神了嘲弄,几乎是神驰外的子。

“消灭单词是件很妙的。,动词形容词的余词最,不名词有几百掉,不仅是同义词,有反义词。说底,那些是其他一些词相反意义的词有什理由存在呢?一词本身就包含了它的相反意义。比说‘’,有了像‘’的词,有什必存在另一词‘坏’?‘不’一管嘛——且更些,因它是更准确的反义词。再比,是你需比‘’语气强一些的词语,有什理存在一连串像‘很棒’、‘一流’含义不明的无词语?‘加’就涵盖意义,果你需语气更强一点,就‘加加’。,我已经在使些词形,但在最终版本的新话,不再有别的词。最,六词,就全部涵盖坏的意义——实际是一词。你难不有妙吗,温斯顿?,是老哥最先的。”最一句话是了又补充的。

听他提老哥的名字,温斯顿的脸掠一丝并非很热的神色,塞姆是马察觉他有点缺乏热情。

“你有真正意识新话的处,温斯顿。”他几乎是难说,“甚至在你新话写,你仍是旧话思考。我有候在《泰晤士报》读你写的文章,算不错,不那是翻译的。内,你宁愿抱着旧话不放,尽管它含糊,且毫无处在含义有许差别。你理解消灭单词的妙处。你知不知新话是世界唯一一词汇总量在日趋减少的语言?”

,温斯顿不知一点。他笑了,希望那是表示赞的笑。因拿不准,他不敢口说话。塞姆又咬了口黑面包,嚼了几接着说:

“你难不新话的唯一目标就是窄化思范围吗?了最,我将让思罪变完全不再犯,因有单词表达它。每必的概念将被一单词精确表达,单词的意义有严格规定,其他次意义将被消除,被忘掉。在十一版,我离目标已经不远了,但是程在你我死仍继续进行。年复一年,词汇量继续越越,意识的范围越越窄。,即使是现在,什理由或者借口犯思罪。是律现实控制的问题。但是了最,就连点必。语言变完,革命就算完了,新话就是英社,英社就是新话。”他一神秘的满足感又说,“温斯顿,你有有,最迟二〇五〇年,有一活着的人听懂我现在的谈话?”

“除了——”温斯顿怀疑口说,又打住了。

“除了群众。”那是他了嘴边却说的话,不他控制住了己,不肯定句话从某意义说,算不算异端意见。塞姆猜了他说什。

“群众不是人。”他轻率说,“二〇五〇年,很早一点,所有旧话中真正的知识将消失,所有的文品将被消灭。乔叟、莎士比亚、弥尔顿、拜伦——他的品新话版本存在,不是变了不一的东西,且实际变了跟前意义相反的东西。甚至党的文献改变,连标语。在由的概念已经被取消,怎有‘由即奴役’标语?整思氛围将不一了。照我现在,实际将不再有思了。正统意味着不——不需,正统就是无意识。”

或早或晚,塞姆被蒸掉,温斯顿忽一点并此深信不疑。他太聪明了,他太明白,说太露骨。党不喜欢人,总有一他失踪,明明白白写在他脸。

温斯顿已经吃完了面包奶酪,他坐着向旁边稍微侧了点身子喝他那杯咖啡。左边的桌子,那尖嗓门男人仍在完了说话。一背温斯顿坐着,是他的秘书的年轻女孩在听他说话,像在热切他所讲的一切表示赞同。不,温斯顿听像“我觉您说太了,我太赞同您了”话,女孩的嗓门既年轻,又很愚蠢。但是另一嗓门根本打顿,甚至在那女孩说话是。温斯顿跟那男的是面熟,知他

(本章未完)

第四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