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六章

温斯顿在写日记:

那是三年前的了。一漆黑的夜晚,在某火车站附近一条窄窄的街。站在墙边的门口,就在一盏几乎一点不亮的路灯。面容年轻,脂粉涂很厚,实是脂粉吸引了我,白像面具,有鲜红的嘴。女党员从不涂脂抹粉。街别无一人,有电屏。说两块钱,我——

他一觉很难写。他闭眼睛,手指压迫眼球,挤那幅不断现的画面。他几乎有不遏止的冲动,扯着嗓子喊一连串脏话,或者脑袋撞墙,脚踢桌子,墨水瓶扔窗外——就是做任何一激烈、声音、带疼痛的,让他有不再那些折磨他的记忆。

他,你最的敌人是己的神经系统,你内的紧张随见的表象反映。他几周前在街碰的一男人:那是很是其貌不扬的男人,党员,年龄在三十五四十岁间,长又高又瘦,手拿了公文包。他相距几米远,他注意那男人的左脸突说是因痉挛扭曲了一,他擦肩又是一。仅仅扯动了一,一丝颤动,就像照相机的快门喀嚓一那迅速,显是习惯使。他记己是怎的:那怜鬼是完蛋了。最怕的是,那一举动很是意识的。最致命的危险是说梦话,在温斯顿,那防不胜防。

他吸了口气,继续写:

我跟着进了门,穿院进一间室厨房。那靠墙处有张床,桌子有盏灯,拧很暗。——

他咬紧牙关,有呕吐的感觉。室那女人的同,他了凯瑟琳,他的妻子。温斯顿是已婚的——不管怎说,他结婚,很仍属已婚,因据他所知,他的妻子活着。他像又闻室那不新鲜的气味,它混合着臭虫、脏衣服廉价的劣质香水味,但仍诱人,因女党员从不香水,不象,有群众才。在他,香水味与通密不分搅在一。

跟着那女人进,那是他约两年头一次行不检点。,妓女生关系在被禁止列,不它是那你间或鼓胆量违反的规定。危险,但不是关生死。被抓妓女在一,意味着在劳改营待五年。未犯其他罪行的话,不判更。件很容易,前提是别被场抓。贫民窟那,处是愿意卖己体的女人,甚至有些女人的索价是一杯杜松子酒已,群众不允许喝酒。党虽有明确表示,却倾向鼓励卖,使未完全压制的本有途径泄。单纯的放荡并无太关系,是在偷偷摸摸缺乏乐趣的情况进行,且涉及底层被鄙视阶层的女人。不饶恕的罪行乃是党员间的乱搞,但是——尽管在清洗中,被告无一例外坦白犯了罪——很难象真的生。

党的目标不仅是阻止男人女人形相互忠诚的关系,关系是党无法控制的,党真正的是未曾讲明的目的,是让行完全有快乐。不爱分,因就是敌人,不管婚内是婚外。所有党员间的婚姻必须由某专门此立的委员批准,但是——指导原则却从未明白列——果两人给别人造印象,就是他在体相互吸引的话,他总是结不婚。婚姻唯一被承认的目的,是生党服务的代。被视一有点让人恶的手术,就像灌肠。同,从未明明白白写,但它是间接方式,向每党员从孩童期就始灌输的。甚至有像青少年反联盟组织,它鼓吹男女完全独身,所有孩子由人工受精(新话叫“人受”),由公抚养。温斯顿明白他并非绝说做,不管怎,与党的主意识形态一致。党正在试图扼杀本,或者说果不完全扼杀,就扭曲它,丑化它。他不知怎,但像是的。至少在女身,党的努力体是功的。

他又了凯瑟琳。他分居已有九年、十年——差不十一年了。奇怪的是他极少,他一连几忘了己是已婚的。他在一才了十五月。党不允许离婚,不果有孩子,倾向鼓励分居。

凯瑟琳身材高挑,淡色头,很严肃,举止极体。的脸部轮廓分明,老鹰一般,果不了解张脸背几乎是空洞无物,就认是一张尊贵的脸。他刚结婚不久,他就认定了——虽是因比其他绝数人,他更熟悉罢了——在他认识的所有人中,毫无疑问是最愚蠢、最俗气、头脑最空洞的一。的脑子除了标语,有别的法,无论什的蠢话,党,一概——绝是一概接受。他在内给了外号,叫“人体录音”。但果不是纯粹了某件,他是忍着一生活的,那就是。

他每次一碰,就像往缩,且绷紧了身体,抱着就像抱着一有关节的木头人。奇怪的是,即使在紧搂他,他是有同在尽全力推他的感觉,紧绷的肌给他造了印象。闭着眼躺在那儿,既不反抗,不合,是顺从的。点特别让人难堪,再一段间,就变令人讨厌的了。但即使那,假双方同意保持禁,他是忍着一生活的,但是怪就怪在凯瑟琳拒绝。说果够,他必须生一孩,所继续有房,有规律每星期一次,除非是在不怀孕期间。甚至常常早就提醒他,它一件晚一定做、不忘记的情。件有两叫法,一是“做宝宝”,二是“我党的义务”——错,真的那叫。不久,指定的那即将,他始有了很恐惧的感觉。所幸未养孩子,最同意放弃尝试,不久就跟他分居了。

温斯顿无声叹了口气。他再次捡笔写:

一子就躺倒在床,马有一点前奏,你象的最粗鄙、最丑陋的动撩裙子。我——

他像己站在暗淡的灯光,鼻孔充满臭虫廉价香水的气味。他有失败憎恨的感觉,甚至在,些感觉仍与关凯瑟琳那具白色躯体的回忆纠缠在一。那具躯体被党的催眠力永远施了定身术。什总是?什他无法拥有己的女人,是隔几年一次做龌龊?但是真正的恋爱几乎不象。女党员差不,在,禁像党的忠诚一根深蒂固。通的早期培养,通比赛洗冷水澡,通在校、侦察队青年团完了向灌输的垃圾,通演讲、游行、歌曲、口号军乐,的感情已被清除的内。理告诉他肯定有例外,他不相信。一概从不动,党正让那。他做的,比被人爱的愿望更强烈的,是摧毁贞操墙,一辈子哪怕就功一次。带欢娱的行就是反抗。望是思罪。即使是唤醒凯瑟琳的望——果他做——算是诱奸,尽管是他的妻子。

但是件的剩余部分是写。他写:

我拧亮了灯。我在灯光——

在暗中待,煤油灯光像很明亮。他一次清那女人的子。他向迈近一步,停,充满望恐惧。他痛苦意识在方的危险,巡逻队完全有在他抓住他,实,那他正在门口等着。怎不达目的就走?

一定写,一定坦白。在灯光,他突那女人是岁数的。脸的脂粉厚似乎有像纸板面具一破裂。头有缕缕白,但真正怕的,是的嘴有点儿合不拢,除了深深的黑洞别无他物。的牙齿全掉光了。

他仓促写着,笔迹潦草不堪:

灯光,是很老的女人,至少有五十岁,但是我仍迟疑就干了那。

他手指压着眼皮。他终它写了,但是感觉什不同。办法奏效。那扯嗓子喊脏话的冲动跟前一强烈。

第五章目录+书签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