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七章

“果有希望,”温斯顿写,“它就在群众身。”

果有希望,它一定是在群众身,因有在那,在那些被漠视的批人身,在占洋国人口百分八十五的人身,才有产生将党摧毁的力量。党无法从内部推翻,其敌人——果有敌人的话——无法走一并相互确认。即使传言中的兄弟存在——有已——其员碰头是三三两两的方式。反抗意味着一眼神,声音的一点变化,至是偶尔的一句传闻已。果群众意识身的力量,他不需密谋,需奋力,像马摆苍蝇那抖动身躯。果他愿意的话,明早就党粉碎。或早或晚,他肯定做那件,难不是吗?但是——

他有一次,他正在一条拥挤的街走着,突几百极其喧嚣的声音——女人的声音——从前边不远处的一条街传。那是怕的愤怒绝望的声音,一低沉声的“噢——噢——噢——噢——噢”声,嗡嗡的声音像是一口钟的回响。他的脏猛烈跳动。始了!他。暴乱!群众终挣羁绊了!那点,他的是两三百女人正围着街边市场的摊点。那些女人一脸悲痛,像是一条正在沉的船劫数已定的乘客。就在那,普遍的绝望一子又变许张嘴巴的争吵。像是某摊点在卖铁锅,是质量很差的不结实货色,但是不管什的饭锅,总是很难买。在那乎意料停止供应了。功买铁锅的女人在费劲拎着铁锅向外走,却被别的人推推搡搡。有十几人围着那摊点吵闹,指责那摊主人卖货,另外藏有铁锅。接着又响一阵吵嚷声。有两身材臃肿的女人,其中一披头散,正在争夺铁锅,在力从方手扯。有一儿,两人在同力拉,结果铁锅的手掉了。温斯顿厌恶着。但是——尽管有那一阵子——仅仅几百嗓子吼的声音听几乎力量骇人!什从不值一吼的像那吼?

他写:

除非他觉醒,否则永远不反抗;但除非他反抗,否则不觉醒。

他那几乎像是从党的教科书抄的。,党声称是己群众从奴役中解放。革命前,他被资本残酷压迫,吃不饱饭,挨打。女人被迫在煤矿干活(实现在有),儿童长六岁就被卖进工厂。但同,完全按照双重思的原则,党教导说群众生低人一等,必须一些简单的规定他置服从的位。实群众,人了解很少,必了解很。他继续干活、繁衍,他别的行就无关紧。他被放任流,就像阿根廷的平原有笼缰的牛群。他着似乎是返璞归真、类似他祖先所的生活。他在贫民窟生、长,十二岁始干活,度蓬勃却短暂的健冲动期,二十岁结婚,三十岁就步入中年,死,数寿命不超六十岁。他脑子的全是重体力劳动、养糊口、跟邻居鸡毛蒜皮争吵、电影、足球、啤酒,有最主的赌博。他控制住不算困难。思警察的特务总在他中间,传播谣言,瞄并消灭被认有变危险的别人。人努力向他灌输党的意识形态。群众说,不需很强的政治感,他需拥有的,是一初级的爱国主义感情。,随唤他的感情。让他接受更长工间更少配给。甚至在他变不满足——有确实——其不满足感不带什果。由缺乏总体的概念,他专注一些细枝末节的不意,从不有更的罪恶。绝数群众甚至有电屏,连民警很少管他的。伦敦的犯罪率极高,是一充斥着偷、强盗、妓女、毒品贩形形色色骗子的,但是因犯罪生在群众己中间,因无关紧。在所有德问题,他被允许继承其先辈的规范。党在问题的禁主义并未强加给他。乱不受惩罚,允许离婚。甚至果群众表露有宗教信仰的需求或者愿望,许。他不配被怀疑,正党的标语所称:“群众动物是由的。”

温斯顿的手往探,挠了挠静脉曲张的溃疡处,那又痒了。有件他每次,即不知革命前生活的真正情形何。他从抽屉拿一本孩的历史课本,是从帕森斯太太那借的。他始课本的一段抄进日记:

在(课本写),在伟的革命前,伦敦并非是我今所知的丽城市,是黑暗、肮脏、无比糟糕的方,有极少数人吃饱饭,千万的穷人脚有靴子穿,头无片瓦遮身。年龄不比你的儿童每必须凶残的主人工十二,他动太慢的话,就被主人鞭子抽打,有不新鲜的面包皮水填腹。在一片赤贫状态,却有几幢华屋,面住的是富人,有达三十仆人服侍他。些富人被称资本。他长肥胖丑陋,面相邪恶,就像本页面的插图那。你,他身穿长长的黑色衣,那被称氅。头戴的是顶古怪亮的帽子,子像是火炉管,被称高顶礼帽。就是资本的统一着装,其他任何人不允许穿。资本拥有世界的一切,其他所有人是他的奴隶。他拥有一切土、一切房屋、一切工厂一切金钱。任何人不服从他,他他投进监狱,或者让他失工饿死。普通人跟资本说话,必须向他鞠躬揖,取己的帽子,称他“先生”。全体资本的头领被称国王,且——

但他已经知文何。提身披细麻法衣的主教、身披白鼬皮长袍的法官、足手枷具、惩罚踏车、九尾鞭、市长老爷的宴亲吻教皇的脚尖等。另外有叫做“初夜权”的名堂,概不在给儿童的课本提。它是一条法律,就是每资本有权跟在他工厂干活的女工睡觉。

你怎判断有少是谎言?有人今的平均生活水平确实比革命前提高了一点,唯一相反的证据,是你骨头的无声抗议,那是本的感觉,即你现在的生活状况无法忍受,在别的某期肯定不一。他突,现代生活的真正独具特色处,并非它的残酷不安全,是一无所有、肮脏倦怠。周围吧,生活不仅跟电屏喋喋不休的谎言毫无相似处,跟党努力达的理境界比较,更是差别。生活中的最部分,是中非政治的,甚至党员说是此,就是辛辛苦苦干着枯燥的工,蹭别人的糖精片,缝补破破烂烂的袜子,节省一烟头等等。党所描绘的理世界是巨、怕光彩夺目的世界,一拥有庞且骇人听闻的武器的钢筋水泥世界,一由战士狂热分子组的国,迈着绝一致的步伐前进,拥有同的法,呼喊着同的口号,永远在工、战斗、打胜仗、迫害别人——三亿人有着同的面孔。现实却是处衰败中的肮脏城市,在,填不饱肚子的人穿着破烂的鞋子拖着脚步走动,住修修补补的建造十九世纪的房屋,面总有股煮卷菜味厕所的那臭味。他似乎了伦敦的景观,辽阔又破败,是座拥有百万垃圾筒的城市。跟一景观混合在一的,有帕森斯太太的形象,脸布满皱纹,头稀疏,正在徒劳捣鼓堵塞了的水管。

他又探手挠了挠他的脚踝。电屏日继夜往你的耳朵塞满统计数字,证明今人有更的食品、更的房屋、更的娱乐——所他跟五十年前的人比更长寿,工间缩短,更魁梧,更健康,更强壮,更快乐,更聪明,所受教育更,其中有一词被证明或推翻。例,党声称今有百分四十的群众识字,据说革命前的识字率百分十五。党声称今的婴儿死亡率有千分一百六,革命前的数字则千分三百——诸此类,同有两未知数的等式。完全有的是历史课本的每词,甚至那些已被不加怀疑接受的内容,完全象。据他所知,根本有什“初夜权”的法律,有被称资本的人高顶礼帽着装。

一切已隐在迷雾中。被清除,连清除行被忘却,谎言变了实。仅仅有那一次,他拥有——是在那件生,是关键所在——具体确凿无疑的证据,证明有伪造行。他曾它拿在手指间长达半分钟久。那一定是在一九七三年——不管怎,他凯瑟琳差不那已经分居。真正与相关的日子,是在往前七八年的候。

真正说,此从六十年代中期说。清洗,革命期党的首批领导人被永远清除掉了。一九七〇年,除了老哥己,其他领导人一不剩,被做叛国者反革命分子揭露。戈斯坦因逃掉了,

(本章未完)

第六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