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一章

午了一半,温斯顿离隔间厕所。

从亮堂堂的长走廊那头,一人影正向他走,是那黑头女孩。从那晚在杂货铺外面遇,已经了四。走近,温斯顿的右臂挂着吊带,吊带跟工服的颜色一,所从远处不。概是在转动某台型搅拌机压伤了手,说的情节就是在那搅拌机“拟初稿”的。在说司,是常见故。

他相距许有四米远,那女孩脚踉跄一,几乎是趴着摔倒了,并一声痛苦的尖叫,肯定是摔倒受伤的胳膊压了身子底了。温斯顿马停脚步。那女孩已跪身子,的脸变了奶黄色,衬托,的嘴显更红润。在盯着他的眼睛,哀婉的表情与其说像是疼痛,倒不说是恐惧。

温斯顿的涌一奇特的情感。在他面前,是置他死的敌人,但是活生生的人,由骨折,正经历着疼痛。他不由主往前走了一步帮助,跌倒并压在那缠了绷带的手臂,他似乎感了疼痛。

“您受伤了吗?”他问。

“关系,是胳膊疼,马就儿了。”

说,似乎内很激动,面色绝变很苍白。

“您跌伤哪儿吗?”

“有,我儿。刚才那特别疼,不紧。”

向温斯顿伸打吊带的左手,他拉着站了。的气色恢复了一点,了。

“关系,”很快又重复,“手腕被砸了一罢了。同志,谢谢您!”

说完就顺着原先走的方向继续走,走一轻快,似乎真的一点有。整件前不半分钟。不在脸流露表情已了本般的习惯,再说件生,他正站在电屏前。不流露片刻惊讶仍很困难,因在他拉着那女孩的手帮站身的两三秒内,往他手塞了一什东西。毫无疑问,是故意那做的。那是又又平的东西。走厕所门,他它转移了口袋,指尖摸着它。那是折四方形的纸片。

站在便池前,他是手指摸索着它展了。显面写着什信息。有那一阵子,他忍不住它拿进格间,马写的是什,但那是蠢不及的行。他很明白,比别的方,更有握认厕所格间是一刻不停被监视着的。

他回己的隔间坐了,随随便便那张纸片跟别的纸片放在一,戴眼镜并口述记录器拉向己。“五分钟,”他己说,“至少等五分钟!”他的脏在膛怕扑通扑通跳动着,幸他做的工是一般的,就是改正一串数字,不需特别专。

不管那片纸写的是什,它一定具有政治意义。就他所的,有两。一最,就是那女孩是思警察的特务,正他担的那。他不明白思警察怎选择方式通知,但他有理由。纸写的是警告,一传唤令,一求他杀的命令,或者某陷阱。有另外一总现在他脑子,它更离谱一些,他它压,却总是徒劳。一,就是那张便条根本不是思警察,是某组织。许底存在着兄弟!许那女孩就是其中一!毫无疑问,法荒诞不经,但在他摸手那片纸的一刻,他脑子就冒了一法。几分钟,他才更接近实的另一解释。即使是现在,虽他的理智告诉他那张便条意味着死亡——他仍不相信。他不切实际的希望罢不,脏在剧烈跳动。他着口述记录器低声说话,尽力控制住己,不让声音颤。

他卷已经完的一叠工材料,投进了气力输送管。已经了八分钟。他推了推鼻子的眼镜,叹了口气,另外一堆工材料拉,那片纸就在最面。他展平它,在面,很的不规则字体写着:

我爱你。

有那几秒钟间,他震惊甚至足定罪的东西扔进记忆洞。他真的往面扔,虽很明白表现太兴趣是危险的,但是忍不住又了一眼,是了肯定面写的确实是几字。

在午剩余的间,他很难专工。比不不专干那些琐碎工更难做的,是掩饰住己的激动情,不让电屏。他感腹内犹火烧。热气腾腾、人头涌动、声音嘈杂的食堂吃午餐了件折磨人的。他希望午餐间独待一儿,倒霉的是那蠢货帕森斯又蹿坐他旁边,他身那股刺鼻的汗味几乎盖了炖菜的铁皮味,他在滔滔不绝说着仇恨周准备的。他老哥的纸制头像特别热,头像的直径有两米宽,是他女儿所在的侦察队中队专门仇恨周制的。令人恼火的是,在喧闹嘈杂的说话声中,他几乎听不见帕森斯在说什,所不请他重复他那愚蠢的话语。他仅仅那女孩一次,是跟另外两女孩在食堂那头的一张桌子前。像他,他再往那方向。

午一些。午餐间一结束,就了件棘手的复杂工,费几做,且需将别的所有情放在一边。此项工包括伪造一系列两年前的生产报,此陷害一今失了宠的内党员。情是温斯顿擅长做的,在超两的间,他功将那女孩完全置脑。接着的脸庞又现在他的脑海,随的,是不忍受的强烈渴望,独待着。除非他,否则不琢磨透新情况。晚他在集体活动中度,在狼吞虎咽又吃了食堂一餐无味的饭菜,他赶紧了活动中,参加了似严肃、其实愚蠢的“讨论组”,玩了两局乒乓球,喝了几杯酒,听了半名“英社与象棋”的讲座。他烦命,但是他一次有躲掉晚在活动中活动的冲动。“我爱你”那几字,他涌了活的渴望,冒些险的法突似乎是愚蠢的了。直二十一点,他已经回并躺床——在黑暗,保持不声,你甚至不受电屏的监控——他才进行连贯的思考。

有需解决的实际问题:怎跟那女孩安排一次面。他不再考虑是他设陷阱的问题,他知,因在递给他纸条,无疑情绪激动,显已经吓六神无主。说亦在情理中。他根本拒绝的主动。仅仅五前的晚,他拿块鹅卵石砸烂的脑袋呢。不那不重。他那赤条条、朝气蓬勃的年轻躯体,正像梦中所见。他曾象别人一的蠢货,脑袋塞满了谎言仇恨,长着一副铁石肠。失,他陷入一狂热的感情,那具白色年轻的躯体从他身边溜走!他最担的是,果不尽快跟联系,改变主意。但是安排见面的具体困难太,就像象棋,在已被将死的情况再走一步。不管转向哪,电屏总是面着你。实际,他在读完那张纸条的五分钟内,就了跟取联系的所有办法。在有间思考的此,他再次了遍,同一排工具摊放在桌子。

显,像午那路遇不再一次。在档案司工的话,问题相简单些,但温斯顿说司在楼哪一层有很模糊的印象,且有那的借口。是知那女孩在哪住及何班,设法在回路的某方跟见面,但尾随回的做法不安全,因那就意味着在真理部外面游荡,必定引人注意。至通邮局寄一封信则根本不,那照例根本无密保,因所有信件在邮寄途中被拆。实际有很少人写信,偶尔需传递信息的话,有印有一长串短语的明信片卖,笔画不适的短语。再说他不知那女孩的名字,更不说的址。最,他算定最安全的方是食堂。果他够在独一人坐那张桌子前——那张桌子在食堂的中间,不太靠近电屏,周围有声音够的嗡嗡谈话声——些条件果满足比说半分钟,他就谈几句话。

此一星期,生活同烦躁的梦境。二,直他走,才食堂,哨声已经响了,概被调了晚一点的另外一班。擦肩,他并未互相一眼。二,在通常间的食堂,不是跟另外三女孩坐在一,且正在电屏方。接是极其难熬的三,根本现。他的全部身,像被一无法忍受的敏感所折磨,几乎什不掩饰,那让他所做的每举动、的每声音、进行的每接触,及说或听的每句话痛苦不堪的。就连在睡梦中,温斯顿无法完全忘记的模。那几

(本章未完)

第八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