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章

温斯顿沿着径一路走,穿了斑驳的光影组合。每头顶的树枝分,他踏进的是黄金洼。他左边的树林方,盛着迷人眼的蓝铃花。微风像在亲吻他的皮肤。是五月二日,从树林更深的方,传了斑鸠的咕咕叫声。

他有点早,一路走费什。那女孩显经验丰富,他因此那提吊胆,一般情况他,概相信找一安全的方。一般说,你不认在乡就一定比在伦敦安全。乡有电屏,是总有危险,不知哪隐藏着话筒,你的声音被拾音并辨认。再者,一人趟远门难不被注意。外范围不超一百公,不需在通行证签注,但有候火车站有巡逻队,他检查在那的任何一党员的证件,问些难回答的问题。但次巡逻队现。走路离火车站,他翼翼往瞟着,确定无人跟踪。火车坐满了群众,因夏气的缘故,车一片欢乐的气氛。他所乘的那节木板座位的车厢,满坐了一庭的所有员,从牙齿掉光的曾奶奶一月的婴儿,他花一午间乡望他的“姻亲”,无所顾忌跟温斯顿说他黑市买点黄油。

那条径变阔了,温斯顿很快就走一条那女孩跟他说的人行,那是条夹在灌木丛间的赶牛走的。他有手表,但是不十五点。脚的蓝铃花繁茂不免踩,他跪采摘一些,一半是了消磨间,另外他有模模糊糊的法,就是见面献给那女孩。他已经采了一束。他正闻着那隐约的难闻气味,背的一声响动让他突停了,一点错,那是脚踩在树枝的咔嚓声。他继续采摘着蓝铃花,是最的做法。是那女孩,他底是被跟踪了,往周围是做贼虚的表现。他采了一朵又一朵。有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

他抬头,是那女孩。摇摇头,显是警告他必须保持沉默,拨灌木丛,领他沿一条窄窄的往树林深处走。显前,因走路似乎是习惯避湿软的方。温斯顿跟着,手紧握着那束花。他的一感觉是松了口气,他着走在前面的那强壮苗条的身体,那条鲜红色饰带紧刚将部的曲线显现,惭形秽的感觉沉重压在他的头。甚至是现在,果转身子他,似乎很有仍完全退却。宜人的微风树叶的绿意令他气馁。从火车站那走,五月的阳光已经让他感觉己身肮脏,且气不接气。他是室内动物,伦敦那混合着煤烟的空气已经渗进他的皮肤毛孔。他直现在,概仍有在光化日他。他走说的那棵倒的树干。那女孩跳树干,在灌木丛中分一条路,那像什入口。温斯顿跟着走,现他站在一片形的空,的土墩长满了青草,周围是高高的树,它完全封闭。那女孩停脚步,转身。

“了。”说。

他离几步着,是不敢向再靠近些。

“我在那条路不说话,”又说,“防那儿藏有话筒。我估计不,不有,那些猪猡的谁总有听是你的声音。我在儿。”

他仍勇气接近。“我在儿。”他愚蠢重复了一句。

“,你那些树。”那是细细的白蜡树,一度被砍掉了,又长一带树林,一律比手腕细。“有一根粗藏进话筒,再说我前儿。”

他是在话找话。他向走近了一些,在他面前直直站立着,脸带着微笑,有一丝嘲弄的子,似乎在纳闷他何行动慢。蓝铃花散落在,像是己掉的。他握住的手。

“你相信吗?”他说,“直儿,我不知你的眼睛是什颜色的呢。”褐色的,他注意了,是一很淡的褐色,眼睫毛是黑色的。“你现在了我的真实长相,你受了我吗?”

“,不难。”

“我三十九岁了,有无法摆的老婆,患静脉曲张溃疡,且有五颗假牙。”

“我根本无所谓。”那女孩说。

接着,难说是谁采取的主动,了温斯顿的怀。一始,除了完全不敢相信,温斯顿有别的感觉。那具年轻的躯体在紧搂着他,浓密的黑贴着他的脸庞。极了!转脸庞,他在亲吻那两片张的红嘴了。紧搂着温斯顿的脖子,在叫他宝贝、肝爱人。温斯顿拉着,让躺倒在。有一丝反抗,他怎行。但实,温斯顿在体有感觉,是单纯的触觉,感骄傲难置信。温斯顿因生了件感高兴,有体望。它生太快了,的年轻貌吓坏了他,他分习惯有女人的生活——他不知是因什。那女孩己站了,从头扯一朵蓝铃花。挨着温斯顿坐着,手臂搂着他的腰。

“关系,亲爱的,不急,整一午全是我的。儿是不是特别棒的藏身?我是在一次集体远足迷路找的。有人的话,隔着一百米就听。”

“你叫什?”温斯顿问。

“茱莉娅,我知你的名字,温斯顿——温斯顿·史密斯。”

“你是怎知的?”

“我在查清什方面,我比你强一点,亲爱的。告诉我,我递给你那张纸条前,你是怎待我的?”

“我极不喜欢你,”他说,“你先奸杀。就在两星期前,我正儿八经一块鹅卵石砸烂你的头。你是真的知,我象你跟思警察有联系。”

那女孩笑了,显句话伪装高明的称赞语。

“别又是思警察!你不是真的那吧?”

“嘛,许不是完全那。但从你的总体外表——是因你年轻、朝气蓬勃、身体健康,你明白——我你概——”

“你我是党员,言行纯粹,旗帜,游行,标语,比赛,集体远足——是那些儿。你我是有那一丁点儿机,就你做思犯揭,从你消灭,不?”

“,就是那些。许年轻女孩那,你知。”

“是操蛋玩意儿闹的,”说着那条青少年反同盟的鲜红色饰带扯,扔一根树枝。,像碰己的腰部让什情,从工服口袋掏一片巧克力,它掰两块,一块递给了温斯顿。甚至在他接前,他就从气味判断那是很少见的巧克力。它是黑色的,且有光泽,银纸包着。常见的巧克力是淡褐色的脆玩意儿,味正人所描述的,像烧垃圾的气味。但在某候,他尝给他的那巧克力是什味。他一次闻它的香味,就在他唤了某无法确定的记忆,那记忆是深刻的,令人不安。

“你从哪儿搞的玩意儿?”他问。

“黑市。”漫不经说,“其实我就是那女孩,你了。我擅长玩游戏。我在侦察队中队长。我一星期三晚青少年反同盟做义务工,在伦敦处贴他那胡扯淡的玩意儿,一贴就是几。游行,我总是举着横幅的一端,总是精神愉快,从不推辞什。永远跟一喊叫,我说的就是意思,是保护己的唯一方法。”

一片巧克力已在温斯顿的舌头融化了。它的味很口,那记忆却仍在他的意识边缘游移着,感觉强烈,但无法原一明确的形象,同眼角的东西一。他感觉从推,知那是关某行的记忆。他弥补那行的果,却做不。

“你很年轻,”他说,“比我年轻十十五岁,怎觉我的男人有吸引力呢?”

“跟你的面容有关,我觉我冒冒险。我在现谁是与众不同的人方面很在行。一你,我就知你是跟他的。”

他,的意思似乎是指党,首先指内党。谈论他,带着不加掩饰的嘲笑仇恨,让温斯顿感觉不安,即使他知不有别的方比更安全。令他震惊的是的语言粗鄙。按说党员不应该说脏话,温斯顿己很少说,不管怎,茱莉娅像每次一提党——特别是内党——的候,就不不在污水遍的巷墙壁粉笔写的那话。点,他并非不喜欢,那不是反感党及其行径的一表示,且不知何,显又健康,同一匹马在闻不的草料,打了响鼻一。他已经离那片空,在光影斑驳的

(本章未完)

第一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