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章

温斯顿环视着查林顿先生楼那破破烂烂的房间。窗户旁边,那张特的木床已经铺,面放着破旧的毯子盖枕巾的长枕头。那座有十二刻度的钟在壁炉台滴滴答答走着。墙角那张折叠桌,放着次买的那块玻璃镇纸,在半明半暗的光线幽幽闪着光。

壁炉挡板那,有破旧的铁制油炉,一口深底锅,有两杯子,是查林顿先生提供的。温斯顿点着油炉并一锅水放面煮,他带了满满一信封胜利咖啡一些糖精片。钟指针指向七点二十,其实是十九点二十,将在十九点半。

愚蠢啊愚蠢,他一直在说:是明知故犯、无缘无故、寻绝路的愚蠢,在党员犯的所有罪行,数罪行最不掩盖。实际,他一次有了法,是在折叠桌面反的那块玻璃镇纸的子。不所料,查林顿先生很爽快房间租给了他,他显赚几元钱高兴。弄清楚温斯顿租房间是了跟情人幽,他有流露震惊或者令人反感的照不宣的模,是目光前视,泛泛谈,带着一微妙的神色,给温斯顿造的印象是他已经变处有形与无形间。他说独处是件很重的情,谁希望有方让他偶尔独待一。他有了一方,任何一知情人言,不再外传是唯一有礼貌的做法。他甚至又加了一句,说那幢房子有两入口,其中一穿院通向一条巷。说话,他像几乎就隐身不见了。

窗户边有人唱歌,温斯顿从挡严严实实的平纹布窗帘向外偷。六月的太阳离山很早,楼洒满阳光的院子,一身材高的女人脚步通通响回洗衣盆晾衣绳间,正在往绳夹一溜四方形的片东西,温斯顿认那是尿布。那女人结实像根巨的圆柱,长着肌结实的红色手臂,腰系了一条粗麻布围裙。嘴噙着衣服夹子,就浑厚的女低音唱:

不是无的幻,

就像四月般易逝。

但是一眼神、一句话唤的梦啊,

已经我的儿窃取!

几周,伦敦处听首歌,它是音乐司某科群众版的无数类似歌曲中的一首。谱写些歌曲,完全不人动手,是由一部韵曲机写。那女人它唱悦耳动听,至那臭粪的东西变几乎称悦耳。他听那女人的歌声,的鞋子走在石板路的刺耳声音,有街孩子的哭喊声,远处隐隐传隆隆的汽车声,但房间似乎安静奇,那是有电屏的缘故。

愚蠢,愚蠢,愚蠢啊!他又。不象他一连几周方不被抓,他两人说,有完全属他的,在室内且近在咫尺的藏身处,诱惑太了。那教堂钟楼,有段间他办法再安排面。迎接仇恨周的,工间延长。距仇恨周有一月间,但是随的规模宏且复杂的准备活动让每人必须加班。终,他等了两人不班的一午,他商量再树林的那块空。前一的傍晚,他在街短暂见了一面。他在人群中向着方渐渐走近,温斯顿照例几乎不怎茱莉娅的脸庞,但在很快瞟了一眼,现的脸色比平更苍白。

“全吹了,”在觉安全,马低声说,“我是说明。”

“什?”

“明午我不了。”

“什不了?”

“哦,是那原因,次提前了。”

有那一阵子,温斯顿感火冒三丈。认识茱莉娅的那月,他的望质改变了。一始,望中真正的分很少。他一次做爱是兴所至的行,二次变了。茱莉娅头的气味、嘴的味、皮肤的触觉似乎已经进入他的内,或者说进入他周围的空气中。已经实际的必需物,他不仅拥有,且觉有权拥有。茱莉娅说法,他有被欺骗的感觉。但就在此,人群他推一,他的手无意中碰了。茱莉娅温斯顿的指尖很快握了一,像那唤的并非是,是爱意。他突男人跟女人一生活,像感失望的情形肯定属正常,一再现。他突陷入一内的柔情中,前他茱莉娅从未有感觉。他希望他是已经结了十年婚的夫妻,希望他是在街一走着,就像那候一,是正光明、无所恐惧的,说无关紧的话,买零零碎碎的庭品。他最希望的,是有方让他不受打扰待在一,不感每次非做爱不。那的二不是,他租查林顿先生的房间。向茱莉娅提议,乎意料的是欣同意。他两人明白那是疯狂且愚蠢的行,像他故意向己的坟墓迈近了一步。他坐在床边等待,他再次仁爱部的牢房。那注定降临的怖在一人的意识进进,堪称怪。它就在那存在着,在未某候,在死亡前,就跟九十九是一百一绝无差错。你不避它,但有它往推,恰恰相反,人不在清醒状态故意缩短段间,令其提前生。

,楼梯响急促的脚步声,茱莉娅突进了房间。挎了棕色粗帆布工具包,就是他有在部班挎着的包。他向前一步,抱怀,却很着急挣,部分原因是挎着工具包。

“等儿,”说,“给你我带了什。你有有带那垃圾胜利咖啡?我你。你它扔掉,因我不需了。你。”

茱莉娅跪在一扯袋子,放在层的扳手螺丝刀掏。层是几漂亮的纸包,递的一纸包有模模糊糊的熟悉感觉,面装的是某沉甸甸、沙子一的东西,摸很松软。

“是糖吗?”温斯顿问。

“真正的糖,不是糖精,是糖。儿有块面包——正宗的白面包,不是我吃的那操蛋玩意儿——有一罐果酱,儿有一听牛奶——你!是我最意的东西,我非包一点帆布,因——”

不茱莉娅不需告诉温斯顿什它包,那气味已经弥漫在整房间,一很浓烈的气味,似乎散温斯顿的童年早期,但即使在今,的确偶尔闻。在某间房门砰的一声关前,气味从飘,或者在人群神秘弥漫,有一阵子闻,又闻不了。

“是咖啡,”他低声说,“真正的咖啡。”

“内党党员喝的咖啡,儿有整整一公斤。”

“你怎搞些东西的?”

“是内党党员的,那些猪猡一不缺,有一。不有服务员、仆人及偷东西的人有,有呢——,我弄了一包茶叶。”

温斯顿在身边蹲,一纸包撕一角。

“是真正的茶叶,不是黑刺莓叶。”

“最近的茶叶很,他攻了印度是哪。”含含糊糊说,“是听着,亲爱的,我你转身,三分钟别我。你坐在床那边,别太靠近窗户。我叫你转身你再转身。”

温斯顿不在焉透棉布窗帘往外。面的院子,那红胳膊女人仍在洗衣盆晾衣绳间阔步回。从嘴又取两夹子,带着深沉的感情唱:

他说间愈合一切,

说你早晚忘完。

但是年前的笑容有泪水,

仍我的儿给搅乱!

像已经整首愚蠢的歌曲了记。的声音着怡人的夏日微风往飘扬着,很悦耳,饱含感情,有半是快乐半是忧郁的味。人有感觉,就是果夏日傍晚无穷无尽,衣物取不完,即使让那待一千年边夹尿布边唱垃圾歌曲,很满足。他突,他从未听党员一人唱歌。件说奇怪,那行像少有点非正统,是危险的怪癖,同言语。许是人接近饿肚子,才歌唱。

“你转身了。”茱莉娅说。

温斯顿转身,有那一秒钟,几乎认。实际,他本赤身体,不是。那转变比赤身体更让人吃惊:化了妆。

肯定是溜群众住处的某间铺子买了一整套化妆品。的嘴涂鲜红滴,脸颊搽了胭脂,鼻子扑了粉,甚至眼睛边不知什描了描,让的眼睛显更明亮。的化妆技巧并不高明,温斯顿在方面的欣赏标准不高。他从未或象女党员

(本章未完)

第三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