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五章

塞姆消失了。有午,他班,几不长脑子的在议论他怎不班,二就人再提他。三,温斯顿档案司的前厅布告牌。其中有则布告是印的象棋委员员名单,塞姆一直是该委员的员。它跟前的员名单一模一——除了少一名字,什划掉。就够了,塞姆已不复存在,他从未存在。

气炎热难耐。迷宫般的部面,窗户的空调房间保持正常温度,但外面的人行灼伤行人的脚板,高峰铁的恶臭更是人熏死。仇恨周的准备活动进行火荼,部所有工人员在加班加点工。游行,,阅兵,演讲,蜡像展览,电影展,电屏节目,些安排。必须搭摊位、制模拟像、撰写标语、谱写歌曲、散播谣言、伪造照片等等。说司茱莉娅所在的部门已经暂停长篇说生产,是赶制一系列有关敌人暴行的册子。温斯顿在正常工外,每花费量间翻《泰晤士报》的档案,将在讲话引的新闻进行改动或者润饰。一群群喧闹的群众深夜在街闲逛,市有了奇特的火热气氛。跟前比,火箭弹轰炸更频繁了,有候在很远的方,传巨的爆炸声。谁不明所,因此谣言四。

一首即将仇恨周主题歌的新歌(叫做《仇恨歌》)已经谱写了,正在电屏完了播放。它有野蛮的、咆哮般的节奏,不准确称音乐,擂鼓声类似,它着行军步伐声由几百嗓门吼,令人不寒栗。群众一子就喜欢了它,在午夜街,它仍受欢迎的《不是无的幻》此彼伏。帕森斯的孩子梳子一片卫生纸日夜吹,令人无法忍受。温斯顿晚比前更忙碌了。由帕森斯组织的一队队志愿者在仇恨周布置街、缝旗帜、贴宣传画、在楼顶树旗杆,冒着危险在街拉铁丝拦截火箭弹。帕森斯吹嘘说单在胜利厦,就亮四百米长的彩旗。他本尽显,快乐像百灵鸟,炎热加体力劳动,让他有借口在晚穿回了短裤领衬衫。他无处不在,总在推、拉、锯、砸、即兴点子、跟每人说笑并佐同志式的鼓励,且从他身的每处褶子,在向外散着似乎源源不绝的刺鼻汗臭。

一张宣传画突现在伦敦各处,有说明文字,有一面目狰狞的欧亚国士兵形象,有三四米高,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蒙古人脸庞,脚蹬巨的皮靴,正在步往前跨,冲锋枪端在部的高度。不管从哪角度张宣传画,被透视画法放的冲锋枪枪口总是正着你。张宣传画已经贴了每堵墙的空白处,甚至在数量超了老哥的肖像画。群众一向战争缺乏兴趣,次被鞭策进入周期的爱国主义狂热中。似乎与普遍的情神状态保持一致,一期间火箭弹比前炸死的人更。有一颗落了位斯泰普尼区的一电影院,几百人被埋在废墟。那一带居住的所有人街参加了一次绵延不绝的葬礼,几久,葬礼实际变了泄愤。有颗炸弹落一块游乐场的废,几十孩子被炸碎块。又举行了几次愤怒的示威活动,戈斯坦因的模拟像被投入火中,几百张欧亚国士兵的宣传画被撕助火势,有些商店在混乱中被洗劫。有传闻,说有间谍在通无线电火箭弹指引方向。有老夫妇被怀疑有外国血统,他的房子因此被烧毁,两人窒息死。

查林顿先生铺子面的房间,每次他,就并排躺在打的窗户面那张铺床单的床,了凉爽赤着身子。老鼠再有露头,臭虫却在炎热中猛烈繁殖,但像那无关紧。不管肮脏是干净,那房间就是堂。他一,便处撒一些黑市买的胡椒粉,扯掉衣服汗流浃背做爱。睡了一觉,现臭虫正在集结,准备规模反攻呢。

六月份,他幽了六七次。温斯顿戒掉了不分什候喝酒的习惯,似乎不再有那需。他长胖了一些,静脉曲张溃疡了,脚踝方的皮肤,留褐色的一块,早的那阵咳嗽不再。日常生活不再不忍受,他不再有向电屏做鬼脸,或者扯着嗓子喊脏话的冲动了。他现在有了安全的藏身,几乎像是,就连他见面的次数很少,及每次在一几,像不算是件苦。重的是铺子面的房间存在。知它在那,完整无损,就几乎相已身处其内。那房间一统,是一块袖珍的,绝了的动物在其中徜徉。温斯顿查林顿先生就是另外一绝动物,楼前,他通常总跟查林顿先生说几分钟话。老头儿似乎很少或者说从不外。另一方面,他像几乎什顾客。他像鬼魂般,活在很的暗铺子更的厨房间,他在那间厨房做饭,面除了别的东西,有台老让人不敢相信的留声机,有巨的喇叭。他像有机说话高兴。在那堆分文不值的货品中间走动,他长长的鼻子、厚厚的眼镜片,套着丝绒夹克的肩膀弯低低的,总让他隐约有收藏的子,不是生意人。他略带热情的神态,手指摸弄一片废品类的东西——瓷制瓶塞,破鼻烟壶涂了颜色的盖子,仿金项链盒,面放着一绺某久已不在人世的婴孩的头——从不说温斯顿应该买,是说他应该欣赏一。跟他说话,就像听一破旧的音乐盒的丁声。他从己的记忆角落,又扯一些已被忘掉的押韵诗片段,一首关二十四黑八哥,一首关长着弯弯角的奶牛,有一首关怜的公知更鸟死。“我刚您许感兴趣。”每次他新的一首,就我解嘲轻轻笑着说。不他从记几行已。

他两人知——从某意义说,从不曾忘记——现状不长久。有,死亡正在迫近一实似乎跟他躺在身的那张床一触摸,他绝望般的纵理紧紧搂抱,就像一将入狱的灵魂在钟声敲响前五分钟,紧紧抓住最些许快乐。有些候,他不仅幻己是安全的,幻是长久。真的待在房间,两人感觉不身遭不测。那房间不容易,是危险的,但它本身是避难所。温斯顿盯着玻璃镇纸中,感觉像进入那玻璃世界,一面,间就凝固。他经常随所做关逃避的白日梦,他的运将永远持续,他像,在余生继续秘密行。凯瑟琳死,通精的安排,他茱莉娅结婚;一同杀;藏匿,己改变让别人认不,群众的口音说话,在一间工厂找工,在某条街不人察一辈子。那全是胡思乱,他知,现实中,他无路逃。即使是唯一行的计划,即杀,他无意行。一,一周周,且,在有未的消磨度日,似乎是不遏止的本,像有空气,人的肺总吸进一口空气一。

有,他谈论采取积极行动跟党着干,何走一步数。就算传言中的兄弟真的存在,何加入仍是难题。他跟说了他奥布兰间有着或者说似乎有着的奇特亲近感,有他不感的那冲动,简单说,就是走奥布兰面前,宣称己是党的敌人,并请他帮助己。很奇怪的是,在并不是轻率至极的举动。习惯从别人的面庞判断别人。说,温斯顿因一眼神认奥布兰信赖是再正常不的情。再者,认每人,或者说几乎每人仇恨党,觉安全的话,违反规定。但不相信存在或者有存在广泛有组织的反抗活动。说关戈斯坦因及其部队的传言无非是一派胡言,是党了身的目的编造的,你不不装相信。在无数次党的集及示威活动中,一直是最嗓门呼喊的那群人中的一员,求处死从未听说其名字的人,但他据称犯的罪行,却一点不相信。进行公审,参加了青年团派的分队,从早晚包围着法院,隔一阵就呼喊:“处死卖国贼!”两分钟仇恨,在声辱骂戈斯坦因方面,总比别人喊响,但戈斯坦因是何人,及他代表何主义有极模糊的印象。是革命长的,年轻不记五六十年代生的意识形态战,无法象有独立的政治运动,再说党无往不胜,是千秋万代、永恒不变的,你通的不服从反抗它,最通像杀死某人或炸掉某物别暴力行反抗。

从某些方面说,比温斯顿更敏锐,且很程度更不被党的宣传所蛊惑。有一次,他刚说某件提了跟欧亚国的战争,让他震惊的是,随随便便说在,并有进行什战争,落伦敦的火箭弹很是洋国政府己放的,

(本章未完)

第四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