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八章

他了,底是了!

他站在一间长方形房间,灯光柔,电屏的声音调很,华的深蓝色毯给人一像是走在鹅绒的感觉。在房间内的远端,奥布兰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在一盏带有绿色灯罩的电灯工着,左右两边有一堆文件。仆人领茱莉娅及温斯顿进,他有费神抬头。

温斯顿的脏扑通扑通跳很厉害,他怀疑己是否口说话。他了,底是了,那是他唯一的法。已经算是够轻率的,两人一,就更是愚蠢,尽管他,确实走了不同的路线,是在奥布兰的门口合。单单走进一方,就需鼓足勇气才行,从面一眼内党党员所住的方,或者说就连进入他的住宅区,是很少有的。巨的公寓楼房的总体气氛,所有东西的华感宽敞感,食物、烟丝的陌生气味,无声且快难置信的电梯滑滑,身穿白色短装的仆人匆匆——一切令人生畏。虽有很的借口,他是每走一步担墙角突冒一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卫,求他的证件并命令他滚。但奥布兰的仆人犹豫就让他进了。他是身穿白色短装的黑头矮男人,长着张全无表情的菱形面孔,许是中国人。他领他走的那条,铺着柔软的毯,墙贴着奶黄色墙纸,有白色护墙板,全一尘不染,同令人生畏。温斯顿记他所见的墙壁无一例外,被许人的身体蹭脏兮兮的。

奥布兰的手指间捏了张纸条,像正在专着。他那张凝重的脸庞俯视着,至他鼻子的轮廓,子既令人敬畏,又是聪明的。在有二十秒的间,他坐在那一动不动,他口述记录器拉向己,部的混合行话叽咕噜说了一通:

“项目一逗号五逗号七批准句号建议包括六项加加荒谬近罪取消句号前所未有建设不取加满估计机械顶句号通知结束。”

他不慌不忙从椅子身,走不脚步声的毯,了他面前。说完那些新话单词,他身像少了点官气,脸色却比平更沉,似乎因被打扰感不快。温斯顿内已有的恐惧像突被一正常的尴尬所取代。在他,似乎很有他完全犯了愚蠢的错误,他又有什实实在在的证据,认定奥布兰是某政治反叛者呢?除了一眼神仅仅一句意义模糊的话语外一无所有,剩的是他内的象,是建立在一梦境的基础的。他甚至无法退一步假装他是借词典的,因那的话,就无法解释茱莉娅何跟他一了。奥布兰走电屏,似乎突什。他停脚步,转身按电屏的一关,听一声脆响,那声音停止了。

茱莉娅因惊诧轻轻尖叫了一声。温斯顿已经感恐慌,但是震惊不由口:

“您它关掉!”他说。

“,”奥布兰说,“我它关掉,我有特权。”

他正着他,魁梧的身体矗立在他两人面前,他脸的表情仍不捉摸。他有点像是在严肃等温斯顿说话,是说什呢?即使是现在,很有的是他位忙人正恼火琢磨他何打扰他。谁说话,电屏被关掉,房间是死一般的寂静,每一秒像很慢。温斯顿仍费力直盯着奥布兰的眼睛。接着那张沉的面孔突放松了,似乎接就微笑。奥布兰推了一眼镜,那是他特有的动。

“我先说是您先说?”他说。

“我先说吧。”温斯顿马说,“那真的关了吗?”

“,全关了。有我。”

“我儿是因——”

他顿了一,首次意识己动机的模糊。因实际,他不知他指望从奥布兰什的帮助,所难讲己的原因。他继续口说话,意识他一定说既有气无力,又矫揉造。

“我相信存在着某串联活动,某与党抗的组织,且相信您有所参与。我加入,它工。我与党敌,不相信英社的原则,是思犯,是通奸者。我告诉您些,是因我己给您,听凭您落。果您觉我是投罗网,我认了。”

他感觉门被打了,他停扭头瞟了一眼。一点错,那黄面孔矮仆人敲门就进了,温斯顿他拿了托盘,面有一玻璃瓶几玻璃杯。

“马丁是我的人,”奥布兰淡淡说,“酒拿,马丁。放在圆桌。儿椅子够不够?我最是坐舒舒服服谈。给你己搬张椅子进,马丁。是正,你暂停十分钟不做仆人了。”

矮子男人动很坐了,但仍有仆人式的神态,是仆人享受另眼相待的神态。温斯顿拿眼角瞄着他。他突那人一辈子在扮演一角色,觉即使仅仅暂放装扮的身份,是危险的。奥布兰手握玻璃瓶的瓶颈,一深红色的体倒进几玻璃杯。一动唤了温斯顿的模糊记忆,就是很久前在墙或是广告牌的——一由电灯拼的巨瓶子似乎在动着,面的东西倒进杯子。从方,那东西几乎是黑色的,在玻璃瓶内,却闪着红宝石般的光芒,有又酸又甜的味。他茱莉娅拿那杯很奇闻了闻。

“叫葡萄酒,”奥布兰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说,“你肯定在书本读,不恐怕外党党员很少喝。”他的脸色又沉,却又举酒杯。“我觉应该先让我健康干杯,祝我的领袖,就是伊曼纽尔·戈斯坦因身体健康。”

温斯顿少有点急切举他那杯酒。葡萄酒是一他读梦的东西,就像那块玻璃镇纸查林顿先生记了一半的押韵诗,属已经消失的、浪漫的——那是他己旧代的叫法。不知何,他总葡萄酒像黑莓酱一,味很甜,且很快就让人有醉意。实际,他终喝,那东西显令人失望。原因在喝了许年杜松子酒,他变几乎不品酒。他放空玻璃杯。

“说是有戈斯坦因人了?”他问。

“,有一人,且活着。至在哪儿,我不知。”

“那串联活动有组织呢?是不是真的有?不纯粹是思警察无中生有编的吧?”

“不,是真的,我叫它兄弟。除了它存在及你属其中一员,别的你什不知,我很快就再谈点。”他了他的手表。“即使是内党党员,关掉电屏超半是不明智的。你不应该一,必须分别离。您,同志——”他向茱莉娅点了点头。“您先走。我有二十分钟左右。你明白我必须问一些问题。总的说,你准备做什?”

“做任何我力所及的。”温斯顿说。

奥布兰在椅子身子转一点,正着温斯顿。他几乎茱莉娅视不见,似乎认温斯顿代表说话。他闭眼一儿,始低沉无感情的声音提问,像是例行公,是问答教法,数问题的答案他已经有数。

“你愿意牺牲己的生命吗?”

“愿意。”

“你愿意杀人吗?”

“愿意。”

“干导致几百无辜百姓丧命的破坏活动呢?”

“愿意。”

“向外国卖你的国呢?”

“愿意。”

“你愿意欺骗、造假、勒索、腐蚀儿童的思、散让人瘾的药品、教唆卖、传播病——做任何导致德败坏及削弱党的力量的吗?”

“愿意。”

“比说,果向孩脸泼硫酸件在某意义说你有利——你愿意做吗?”

“愿意。”

“你愿意隐姓埋名,余生一服务员或码头工人吗?”

“愿意。”

“果我命令你杀,你愿意吗?”

“愿意。”

“你愿意——你两人——永远分不再见面吗?”

“不!”茱莉娅突插了一句。

温斯顿觉己像了很久才回答。有那一阵子,他甚至像无力说话。他的舌头在无声动着,先是某词的音节,接着又另外一词的头音节,他不知说什。“不。”他最说。

“你告诉我很,”奥布兰说,“我有必了解一切。”

他转身面茱莉娅话了,语气了点感情。

“您明不明白就算他不死,他变另一不同的人?我不不给他一新

(本章未完)

第七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