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章

醒,温斯顿觉己已经睡了很长间,是扫了一眼老式钟,现那才二十点半。他躺着迷糊了一儿,接着面院子又响一既往的低沉歌声:

不是无的幻,

就像四月般易逝。

但是一眼神、一句话唤的梦啊,

已经我的儿窃取!

首傻傻气的歌曲流行不衰,仍处听,比《仇恨歌》命长。茱莉娅听唱歌醒了,舒舒服服伸懒腰就了床。

“我饿了,”说,“我再煮点咖啡。妈的!炉子油了,水凉了。”掂炉子晃了晃。“面油了。”

“我估计从老查林顿那弄一点。”

“奇怪,我肯定油原是满的。我穿衣服,”又说,“像越越冷了。”

温斯顿床穿了衣服。那不知疲倦的声音继续唱:

他说间愈合一切,

说你早晚忘完。

但是年前的笑容有泪水,

仍我的儿给搅乱!

束紧工服的腰带,他踱窗前。太阳一定是落了房子那边,不再直着院子。石板是湿的,像刚洗,烟囱间的空蓝那鲜艳,他有空被洗了的感觉。那女人在不知疲倦步回,衣服夹子塞在嘴又取,一儿唱歌一儿不声,晾着一块又一块取不尽的尿布。他怀疑是不是洗衣生,是二三十孙辈操劳不已。茱莉娅他旁边,他一有点着迷盯着边那身强体健的女人。他着那女人特有的举止,粗壮的胳膊伸向晾衣绳,壮实像母马一的屁股往撅着,他突一次是漂亮的。一五十岁的女人——由生养变身躯庞,由干活变结实有力,直粗糙了骨子,像是长了头的萝卜——他前从未身体是漂亮的,但的确此。他,底什不说那是漂亮的?那具结实全无曲线的、花岗岩一般的躯体再加粗糙的红皮肤,它跟一少女的躯体间的关系,与玫瑰果跟玫瑰花间的关系是一的。何果实被认比不花朵呢?

“真漂亮。”

“屁股那儿至少有一米阔。”茱莉娅说。

“那是独特的。”

他一手就轻易茱莉娅柔软的腰部搂了一圈。从膝,身体的一侧在贴着他。他两人不生孩子,永远做不点。他通说话互相传递头脑的秘密。面那女人缺乏智力,有粗壮的胳膊、温暖的内产的肚皮。温斯顿知生了少孩子,至少有十五。有期不长的花季年华,许有一年是像野蔷薇那丽。突像受了精的果实一,长壮实、红润且粗糙,接着的生活就一直是洗衣、拖、缝补、做饭、扫、擦亮东西、修理等等,先是给孩子,孙辈,三十年一日,从未间断,头,却依在歌唱。不知何,温斯顿所怀的神秘崇敬感跟烟囱面空的子混合了一。那片空苍白无云,向无限遥远的方延伸着。奇怪,每人说,空是同的空,无论在欧亚国或者东亚国或者。空的人几乎完全一——在所有方,包括全世界,有着亿跟一的人,他彼此的存在一无所知,被仇恨谎言墙所隔,但仍几乎完全一。他从未思考,但正是在他的、肚子肌,储备着某一将推翻世界的力量。果有希望,它就在群众身!不着非“那本书”读完,他就知戈斯坦因最表达的一定是意思。未属群众。不他是不是够肯定,他翻身做主人,他温斯顿说,他建立的世界不跟党的世界一,让他感觉格格不入?是的,他肯定,至少那将是理智的世界。有平等,就有理智。或早或晚,那是将生的,力量觉醒。群众是不朽的,院子那勇敢的女人,你就不怀疑点。最终他觉醒,直那——虽一千年久——他克服各各的困难活,像鸟一,从一躯体向另一躯体传递活力,那是党所缺乏的,无法消灭。

“你记不记,”他问,“一,那在树林边着我唱歌的画眉?”

“它在着我唱,”茱莉娅说,“它在娱乐,甚至不那说,它是在唱歌已。”

鸟唱歌,群众唱歌,党不唱歌。在全世界,在伦敦纽约,在非洲、巴西边界那边的神秘禁,在巴黎柏林的街,在无限广袤的俄国平原的村庄,在中国、日本的市场——每方,伫立着同坚强且无法被征服的身躯,由干活生养变庞,从生一直劳累死,却仍在唱着歌。正是从强壮的两腿间,总有一诞生一知觉的族。你是死人,他拥有的是未。但果你像他那保持躯体活着,让己的脑不死,并二加二等四秘密教义传,你就分享未。

“我是死人。”他说。

“我是死人。”茱莉娅顺从附。

“你是死人。”他身响一冷酷的声音。

他一子分了。温斯顿似乎感五内俱寒,他茱莉娅瞪圆了两眼,的脸变了奶黄色。仍留在脸颊的两胭脂块格外显眼,几乎像是游离面的皮肤。

“你是死人。”那冷酷的声音又说。

“在画面。”茱莉娅轻声说。

“在画面。”那声音说,“站着不许动,有命令一步不许动。”

了,终了!他除了着方的眼睛,什不做。逃命,在不太晚前离座房屋——他从未动些念头,不象敢违抗传墙的冷酷声音命。听见啪的一声,像一锁扣被扣,有打碎玻璃的声音。那张画掉,露面的电屏。

“现在他见我了。”茱莉娅说。

“现在我见你了。”那声音说,“站在房间中央,背靠背。手抱在脑袋面。不准互相接触。”

他接触,但他似乎感觉茱莉娅的身子在颤抖,许是他己在颤抖。他控制住不让己的牙齿打战,他的膝盖不听使唤。楼响了皮靴声,房内房外是。院子像挤满了人,有什东西被人在石板拖着。那女人的歌声突停止了。又响物体在不断滚动的声音,似乎是洗衣盆被扔落在,从院子头滚了那头。接着是十分混乱的愤怒呼喊声,最是一声痛苦的号叫。

“房子被包围了。”温斯顿说。

“房子被包围了。”那声音说。

他听茱莉娅在咬紧牙关。“我我最是说再见吧。”说。

“你最是说再见吧。”那声音说。接着,另一很不一的声音插了进,那是细细的文雅的声音,温斯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另外,顺便说句不跑题的话:‘儿有支蜡烛照着你睡觉,儿有斧头你的头剁掉!’”

温斯顿背,有什东西砸了床。一架梯子从窗口伸进,压坏了窗户框,有人正在从窗口爬进。楼梯的皮靴声响了,房间站满身穿黑色制服的彪形汉,脚穿着钉了铁掌的皮靴,手拿着警棍。

温斯顿不再颤抖了,连眼睛几乎转动。有一件紧:保持别动,保持别动,免让他有理由打你!一长着像职业拳击手那扁平巴,嘴巴是一条缝的男人跟他面面站着。那男人拇指食指掂着警棍,像是在考虑什情一,它晃悠着。温斯顿跟他的视线接触了一。那暴露的感觉,就是手放在头面,脸身子完全有遮挡的感觉令人无法忍受。那人白色的舌尖伸了一应该是嘴的方,走了。又听见啪的一声,有人从桌子那拿玻璃镇纸,它砸壁炉底部的石头摔碎片。

那一片珊瑚——一片皱的粉红色东西,像是蛋糕的糖制玫瑰花蓓蕾——滚了床垫。温斯顿,它啊,它总是那!他听在背有吸气的声音,接着砰的一声,他的脚踝被狠狠踢了一脚,让他的身体猛几乎失平衡。有男人一拳捅在茱莉娅的肚子,痛像折尺般弓着腰在板猛烈扭动着,难喘气。温斯顿根本不敢头转动哪怕一毫米,但有从眼角那张苍白的脸庞,正在口喘气。即使他己是满怀恐惧,但似乎他身感受那痛楚,是茱莉娅说,比彻骨痛楚更紧迫的是喘气。,有两人拉着膝盖肩膀像麻袋一抬走了。温斯顿扫了一眼的脸庞,朝着,呈现

(本章未完)

第九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