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一章

他不知己身在何处,概在仁爱部,办法确定。

他是在一间花板很高、有窗户的牢房,墙贴着亮闪闪的瓷砖,隐藏的电灯冷光照亮了整间牢房,另外有低沉的、一刻不停的嗡嗡声,估计跟换气系统有关。除了牢门那,四面墙安了条宽度刚够坐的长凳或者说搁板。面有马桶,是有垫板。牢房内有四张电屏,每面墙一张。

他感腹内隐隐痛,从被推进一辆有窗的囚车带走,就一直感肚子疼。但他感饥饿,那是折磨人的、影响健康的饥饿。他有一间吃东西了,是一半,他不知——很永远不知——他被捕是午是晚。被捕,他就再吃东西。

他坐在那条窄窄的长凳尽量一动不动,双手叉放在膝盖,他已经一动不动坐着。果你做意外的动,他通电屏喝斥。吃东西的渴望却越越强烈。他最吃的是一片面包,他工服口袋有几片面包皮,甚至有——他,是因像有什东西不蹭他的腿——口袋有不的一块面包。最,弄明白的诱惑压了恐惧,他悄悄一手伸进口袋。

“史密斯!”电屏传一声喝斥,“六〇七九号温斯顿·史密斯!牢房不准手放进口袋!”

他又一动不动坐着,双手叉放在膝盖。被带前,他被带另外一方待了段间,那肯定是巡逻队使的一普通临拘留所。他不知在那待了长间,不管怎,有几,在有钟有日光的情况,难判断有长间。那是闹哄哄、臭气熏的方,他曾被关在跟现在间差不的牢房,那间脏命,且总是挤满十十五人。他中的数是普通罪犯,但其中有几政治犯。他一直靠着墙不做声坐着,被身肮脏的人挤挤,他的思全被恐惧腹部的疼痛所占据,因此周围的情况兴趣不。不他是留意党员囚犯其他囚犯在行有极差别。党员囚犯总是默不做声,一副害怕的子。普通囚犯倒像谁不放在眼,高声咒骂守,在其财物被收奋力击,在板写流话,食物藏在衣服不知什方偷偷带进牢房。电屏传维持秩序的声音,他甚至嚷比它的声音。另外,他中间有几似乎跟守的关系很,他喊守的外号,并花言巧语从他那骗烟卷,从门的观察孔塞进。守待普通囚犯,有一定的宽容,尽管他必须粗暴待他。他经常谈论劳改营,数囚犯被送进那。温斯顿听明白了,果跟别人搞关系,懂诀窍,劳改营“不赖”。劳改营有各各的行贿受贿、门敲诈勒索行,有同恋卖行,甚至有土豆做的非法蒸馏酒。被寄予信任的总是普通囚犯,特别是歹徒杀人犯,他组类似贵族的群体。所有脏活累活让政治犯干。

临拘留所各各的囚犯走马灯般:毒品贩子、偷、强盗、黑市易者、醉汉、妓女。有些醉汉很凶,别的囚犯不不合力他制服。有身材高、六十岁左右的女人被四守一人抓着一条腿或胳膊抬进,仍在乱蹬乱嚷,的房沉甸甸垂着,一头浓密的白色鬈在挣扎散了。几守扯力踢人的靴子,隔着温斯顿的腿就撂了,几乎他的腿骨压碎。那女人坐正身子向守的背影声嚷:“操你些杂!”注意己坐不平,就滑温斯顿的膝盖坐长凳。

“请原谅,亲爱的。”说,“我不坐你身,是那几该死的伙我撂儿了。他不知该怎待女士,不?”停,拍拍口打了嗝。“请原谅,我不舒服。”

身子前俯,往板吐了一摊东西。

“点了。”说着身子向靠并闭了眼睛。“我的意思是永远别忍着,趁在胃消化的候吐。”

恢复了,转身子又了一眼温斯顿,似乎一子就喜欢了他。伸一条粗壮的胳膊搭在温斯顿的肩并他扳向己,嘴的啤酒呕吐味直冲温斯顿的脸庞。

“你姓啥,亲爱的?”

“史密斯。”温斯顿说。

“史密斯?”那女人说,“怪了,我姓史密斯。怎回呢?”又感伤说:“我有是你妈!”

温斯顿,真有是他母亲,两人的岁数体形差不,人在劳改营二十年少有点变化,很有。

别的囚犯一跟他说话。很奇怪的是,普通囚犯党员囚犯视不见,他称党员囚犯“党棍”,语气带着轻蔑不屑。党员囚犯似乎害怕跟别人说话,最主的,是害怕互相谈。有一次,两女党员在长凳被挤一块,一片嘈杂中,温斯顿无意间听很快谈了几句,特别提所谓的“一〇一房间”,他不知是什意思。

在两三前,他他带了。他腹部的隐痛从未消退,是有轻些,有厉害些,他的思绪随阔或收缩。疼厉害,他的是疼痛本身吃东西的渴望。感觉一些,他陷入恐慌。有他真真切切预见将遭遇什,他头乱跳,屏住呼吸。他感警棍打在他的肘部,钉了铁掌的靴子踢在他腿肚;他己在爬行,嘴的牙齿被打落,但在尖叫着请求饶恕。他几乎怎茱莉娅,办法思固定在身。他爱,不背叛,但那是一项实,他像知算术规则一知项实。他感觉不的爱,几乎怎遭遇何。他奥布兰的候更,怀着一丝希望。奥布兰肯定知他被捕了。正他曾经说,兄弟从不营救己的员,不有剃须刀片,他在做的情况送进。守冲进牢房前,他或许有五分钟间。剃须刀片带着灼人的冰冷感觉割进他的身体,甚至拿着它的手指被割骨头。他那身病躯的所有感觉全回了,即使是最轻的痛楚,让他缩着身子颤抖不已,他拿不准就算他有机使剃须刀片,他究竟不。更理所的是活一算一,即使肯定最是被拷打,活十分钟。

有他试图计算牢房墙瓷砖的数量,应该不难,但他总是或早或晚忘了数少。更候,他琢磨的是己身在何处那是几点钟的问题。有一阵子,他感很肯定外面是一片光明,再一阵,他又同肯定觉外面是一片漆黑。在,他本知电灯永远不关,是有黑暗的方。他现在才明白何奥布兰似乎明白他那句话的暗示。仁爱部有窗户,他所在的牢房许在楼的中部位,或者挨着外墙,又在十层或者三十层。象中,他己换了一又一方,试图通身体的感觉,确定己是在高高的空中是深深的。

外面响皮靴走路的声音。铁门的一声打,一年轻警官敏捷一步跨入。他身穿整洁的黑制服,浑身像擦亮的皮革一闪闪光,他苍白缺乏表情的脸庞像是蜡制面具。他向外面的守示意领的囚犯带进。诗人安普福斯踉跄着走进牢房,铁门的一声又关了。

安普福斯拿不准似的左右挪动,似乎觉有另外一扇门,就始在牢房踱踱。他有注意温斯顿在边,他不安的眼神盯着温斯顿头部方一米处的墙。他有穿鞋,又又脏的脚趾从袜子洞住外伸着。他有几刮脸了,一脸又短又硬的胡须长颧骨那,让他有了副凶逞徒的子,跟他高虚弱的身体不安的动形奇特的反差。

温斯顿尽管疲倦,是坐直了一点身子。他必须跟安普福斯说话,即使冒着被电屏的声音喝斥的危险。甚至象安普福斯身负夹带刀片命。

“安普福斯。”他说。

电屏有传喝斥声。安普福斯停脚步,有点吃了一惊。他的两眼慢慢聚焦了温斯顿身。

“啊,史密斯!”他说,“你在!”

“你怎进了?”

“跟你说实话——”他在温斯顿面的长凳别别扭扭坐了。“有一错,不?”他说。

“你犯了吗?”

“我显犯了。”

他一手放前额压了太阳一儿,似乎记什。

“情况是有的,”他含糊说,“我的有一次——就是那次。那一次是不谨慎,一点儿错。我正在吉布林 的诗歌创定稿,我在其中一行的末尾保留了‘帝’词,我是办法!”他抬眼着温斯顿,几乎是愤慨继续说,“那一行法改

(本章未完)

第十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