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二章

他躺在一张像是行军床类的东西,不离面更高一些,他被绑在床动弹不,似乎有比平更强的灯光正照在他脸。奥布兰站在他旁边,目不转睛俯视着他。在他的另一侧,站着身穿白褂、手持注器的人。

即使睁眼睛,他仍是逐渐清了周围的东西。他有印象:他是从一很不相同的世界游进了房间,那有点像是在房间很深的水世界。他不知在那已有久,从他逮捕他,他就再见黑夜或者白。另外,他的记忆不连贯,有他的意识完全停止了,就连睡觉是,在一段空白期又重新拥有,他无从知间隔究竟是几、几周是有几秒钟。

从一次肘部被打,噩梦便始了。,他意识生的全部,是前奏已,是差不每囚犯须经的常规审问。罪行很广泛——间谍、破坏类——不言喻的是每人坦白。坦白是例行手续,拷打则是实实在在的。他不记他被殴打少次及每次殴打持续久,总有五六身穿黑制服的人在同殴打他,有拳头,有警棍,有钢棍,有皮靴。很次他在滚滚,像头牲畜一不知羞耻将身体扭扭,一直在企图躲避脚踢,,那不招致更踢打,就在肋骨、腹部、肘部、腿、腹股沟、睾丸、尾骨等方。有许次,毒打完了,最他说,残酷邪恶、无法原谅的情不是守不停殴打他,是他无法强迫己变不省人。许次他完全吓破了胆,至甚至在毒打始前,就喊着求饶,是一拳头往回收准备击打,让他一股脑坦白真实或者象的罪行。有许次,他决什不说,每字在他忍疼吸气的间隙从他嘴挤。有许次,他软弱无力妥协,己说:“我坦白,但不是现在。我一定坚持疼痛变不忍受。再被踢三,再被踢两,我就告诉他知的。”有他一直被殴打几乎无法站立,像袋土豆一,被扔牢房的石头板,让他恢复几,又被拖再次殴打。有些候恢复的间较长一些,他是隐约记,因在那些候,他在睡觉,处昏迷中。他记住进一间牢房,面有张木板床,一从墙突的类似搁板的东西,洗脸盆,吃了有热汤、面包偶尔有咖啡的几顿饭。他记有粗鲁的理匠给他理剃须,另外有些身穿白褂的公公办、缺乏同情的人,他量他的脉搏,测试他的反应,翻他的眼皮,粗糙的手指摸索他有无骨折,往他手臂打针,让他入睡。

殴打那厉害了,主变一威胁,一在他的回答让人不满意,随继续殴打他的恐惧感。审讯他的不再是身穿黑制服的暴徒,是党员知识分子,是些动敏捷、戴着亮闪闪眼镜的矮胖男人,他轮番审他,一次持续——他觉有,办法肯定——十十二。些的审讯者确保他处不厉害的疼痛中,但他并非主靠让他疼痛折磨他。他抽他耳光,扭他耳朵,让他单足站立,扯他的头,不允许他便,炫目的电灯照他的脸,直他的眼泪止不住流,但他做的目的,是羞辱他,并摧毁他争辩推理的力。他真正的武器,是残酷无情他审讯完了,一接一,提迷惑的问题,让他说不说的话,给他设置陷阱,歪曲他所讲的一切,证明他每次在撒谎说话相矛盾,直他既是因羞愧,是因精神疲劳哭了,有在一次审讯中,他哭十几次。几乎每次审讯,他高声辱骂他,每次回答迟疑,威胁他回给守。有他却突改变语气,称他同志,英社老哥的名义向他恳求,不无伤感问他即使了现在,他是否留有党的足够忠诚,希望洗刷己的罪恶。经几审讯,他的神经已处崩溃状态,就连恳求的话,让他涕泪流。了最,那唠唠叨叨的声音跟守的皮靴及拳头比,让他垮掉更彻底些。简言,他了让他说什就说什的嘴巴,让他签什就签什的一手。他唯一关的,是现他让他坦白什,在凌辱再次始前很快坦白。他坦白己刺杀了党的高级干部、散煽动的册子、贪污公款、卖军秘密、进行各各的破坏活动等等。他坦白早至一九六八年,他就是东亚国的间谍。他坦白己是宗教信徒,是资本主义的崇拜者变态者。他坦白己杀害了妻子,尽管他知,审讯他的人肯定知,他的妻子活着。他坦白许年,他跟戈斯坦因保持人联系,是某组织的员,几乎包括所有他认识的人。坦白一切,牵连所有人,较容易,再说从某意义说错。错,他是党的敌人,在党,思行间有任何区别。

现了另外一些记忆,孤立现在他脑海,就像一圈全是黑色的照片。

他是在一间不知是明是暗的牢房,因除了一双眼睛不别的。近在咫尺,有台仪器正缓慢有规律滴滴答答走着。那双眼睛变越越,越越亮,突他从座位漂浮,跳进那双眼睛便被吞。

他被绑在一张周围是仪表的扶手椅,就在炫目的电灯,一白褂正在读仪表。从外面传沉重的皮靴声,铁门的一声打,那长着蜡像脸的警官走进,面跟着两守。

“一〇一房间。”那警官说。

那身穿白褂的人转身,温斯顿,是在仪表。

他正转动轮椅通一条极阔的走廊,它有一公宽,被灿烂的金色光线照彻。他最的嗓门哈哈笑,并喊叫着坦白的话。他什坦白,甚至被拷打挺住说的话坦白了。他在他一生的全部历史讲给一已全部知悉的听众听。跟他在一的有守、其他审讯者、那白褂、奥布兰、茱莉娅、查林顿先生等,他全一在走廊转动轮椅往前走,在喊笑。某隐藏在未的恐怖的东西被略了,有生。一切顺利,不再有疼痛,他生命最微末的细节暴露,他被理解并被原谅了。

他从木板床向瞪着,不太肯定他是否听了奥布兰的声音。整审讯程中,虽从未他,但温斯顿感奥布兰就在旁边,是他不见已。是奥布兰在操纵一切,是他派守殴打温斯顿,又不让他他打死。是他决定温斯顿什候应该痛尖叫,什候让他的痛苦暂缓,什候该给他东西吃,什候让他睡觉,什候药物注进他的胳膊,是他提问并提示问题的答案。他是折磨者,保护者,审讯者,是朋友。有一次——温斯顿不知己是处药物的睡眠中是在正常的睡眠中,甚至在有睡着——有声音在他耳边低语:“别担,温斯顿,你在我的照料。我观察你已经七年了,现在了转折点。我拯救你,我让你变完。”他不肯定那是不是奥布兰的声音,但跟向他说“我在有黑暗的方见面”的声音一,那是在另一次梦中,七年前的。

他不记审讯是怎结束的。先是一段黑暗期,就了现在所住的牢房或者说房间,他逐渐清了周围的东西。他几乎完全平躺着,无法移动身体。他身体的每主部位被绑紧了,甚至脑勺不知怎被固定住了。奥布兰在俯视着他,严肃并且相悲伤。从往,他的脸庞显粗糙衰老,眼有眼袋,从鼻子巴有一些劳累留的皱纹。他比温斯顿象的老,有四十五或者五十岁。他的手面有控制盘,面有控制杆,盘有数字。

“我告诉你,”奥布兰说,“我再次见面的话,是在。”

“。”温斯顿说。

有警告,是奥布兰的手轻轻一动,一波疼痛感就袭他的身体。是令人恐惧的疼痛,因他不明白是怎回,他感觉己的身体正在承受某致命的伤害。他不知他是否真的在承受那伤害,不知那效果是否由电流造,但他的身体扭曲变了形,关节正被慢慢扯。虽那疼痛让他的前额冒汗珠,但最糟糕的是害怕他的脊椎喀嚓一声扭断。他咬紧牙关,力通鼻孔呼吸,试图尽量久保持沉默。

“你害怕了,”奥布兰着他的脸说,“害怕再一儿什东西就断掉,你最害怕的是你的脊椎骨扭断。你脑子有幅生动的图像,就是你的脊椎喀嚓一声断掉,脊髓从面流。就是你正在的,不,温斯顿?”

温斯顿回答。奥布兰扭回控制盘的控制杆,那疼痛波几乎一迅速。

“那是四十。”奥布兰说,“你,盘最高的数字是一百。请你记了,在我的全

(本章未完)

第一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