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三章

“你的改造分三阶段。”奥布兰说,“就是习、理解接受。现在你该进入二阶段了。”

跟往常一,温斯顿脸朝平躺着。最近,他被绑那紧了,虽仍被绑在床,但是够稍许活动膝部,头往两侧转动,抬臂。控制盘那怕了,果他够机智,就免受那剧痛。有在他表现愚蠢,奥布兰才扳动控制杆,有在他整整一节谈话,控制盘一次。他不记他进行少节谈话,整程似乎难确定拖长了——有几星期——两次的间隔有是几,有有一两。

“你躺着,”奥布兰说,“经常在琢磨——你甚至问我——什仁爱部在你身费费神。你被释放,感困惑,基本是了同一问题。你理解你在其中生活的社机制,你不理解根本的动机。你记不记你在日记本写‘我明白怎做,但是我不明白什’?你就是在‘什’,怀疑己神志是否清楚。你已经读‘那本书’,戈斯坦因的书,或者说至少已经读了一部分。它有有告诉你前不知的东西?”

“你读了吗?”

“我写的,就是说我参与了写。你知,有哪本书由一人写。”

“它说不?”

“说明是的,它列的计划则是胡扯。秘密积累知识——逐渐扩启蒙的范围——最终导致群众造反——推翻党的统治。你料怎写,全是胡扯。群众永远不造反,再千万年不,他力。我必告诉你什,因你已经知了。果你怀有什暴动的梦,最是放弃吧。党是无法被推翻的,党的统治永永远远,做思考的点吧。”

他向床又走近了一些。“永永远远!”他重复,“现在让我回那‘怎做’‘什’的问题。你党是怎做保证掌权的有透彻的理解。现在你告诉我什我抓住权力不放。我的动机是什?什掌权?说吧。”温斯顿不说话,他又加一句。

但温斯顿是有一阵子说活,一阵疲劳感汹涌。奥布兰的脸又隐约现那狂热神情,他提前就知奥布兰说什话,那就是党掌权并非了身,是了数人的利益。它掌权,是因人民众是意志薄弱的胆怯徒,不忍受由或者面实,一定被另外那些比他更坚强的人统治有系统欺骗。人类有两选择,即由幸福,数人言,选择幸福比较。有党永远是弱者的保护人,是具有献身精神的一群人,了的未够做罪恶,了他人的幸福牺牲了己的幸福。怕的是,温斯顿,怕的是奥布兰说些话,他在内相信,点从他脸。奥布兰无所不知,比温斯顿世真相的理解力超一千倍,就是批人的生活有潦倒不堪,及党了让他保持那,采什的谎言暴行。他全明白,全盘算,不无关紧,一切因最终目的正化了。温斯顿,你又拿一比你更聪明的疯子怎?他充分聆听你的论点,却是守着他的疯狂不放。

“你是了我的利益统治我,”他有气无力说,“你相信人类不适己管理己,所——”

他刚口就几乎叫。一阵剧痛穿透了他的身体,奥布兰控制盘的控制杆扳三十五的位置。

“那是蠢话,温斯顿,愚蠢!”他说,“你明白你不该说话!”

他控制杆扳回,继续说:

“现在让我告诉你问题的答案,是的:党掌权,完全是了身利益,我他人的幸福不感兴趣,权力感兴趣。不是财富、奢侈生活、长寿或者幸福,是权力,纯粹的权力。什是纯粹的权力,你很快就明白。我跟所有的寡头统治者不一,区别在我知己在做什。所有其他人,甚至跟我类似的人,是懦夫伪善者。德国纳粹俄国共产党在统治手段很相似,但他永远勇气承认己的手段。他伪称——许甚至相信——他是不情愿取了有限间内的权力,在不远的将,有一堂社,那,人人由平等。我他不一,我知从不曾有谁取权力是了放弃。权力不是手段,是目的。人不了保卫革命建立独裁政权。迫害的目的就是迫害,权力的目的就是权力。你现在始明白我的话了吗?”

正前曾经有的,温斯顿被奥布兰脸的疲惫态打动了。张脸是坚强的,易感动的,又是残酷的,它充满了智慧,有克制的热情。在张脸面前,他感己是无助的,但那是张疲惫的脸,眼袋明显,颧骨方皮肤松弛。奥布兰向他侧身,有意那张充满疲惫态的脸靠近他。

“你在,”他说,“你在我的脸又衰老又疲惫,你在,我一方面谈论着权力,另一方面,我甚至挡不住己身体的衰败。温斯顿,你难不明白人是细胞?有了细胞的疲劳,才有机体的活力。你给己剪指甲死吗?”

他从床那转身走,又始回踱步,一手放在口袋。

“我是权力的祭司,”他说,“权力是帝,但目前你说,权力是单词已,现在了该让你掌握一点权力含义的候了。你必须明白的头一件就是权力具有集体,人有在他不其人的情况才拥有权力。你知党的标语:‘由即奴役’。你有有反说行?奴役即由。单的、不受约束的人总被打败,人必受约束,那是因每人必死,是最的失败。是果他完全彻底服从,果他挣体身份的束缚,那他就无所不、永生不死。你明白的二件是权力是人的权力,建立在身体的,但最重的,是建立在思的。实体——你称其外在的现实——的权力不重。我实体的控制已经是绝的。”

有那一阵子,温斯顿置控制盘不顾,猛力坐身子,但痛苦扭动身体已。

“你怎控制实体呢?”他口,“你甚至控制不了气候或者重力定律,有疾病、疼痛、死亡——”

奥布兰做了手势,让他不再往说。“我控制实体,是因我控制了思。现实是装在脑袋的,你逐步认识,温斯顿。有我办不的,隐身、升空——任何。果我像肥皂泡一浮离板,我就做,是我不,因党不。你一定清除十九世纪关规律的那些法,规律由我制定。”

“是你有!你甚至不是我行星的主人。欧亚国东亚国又怎?你征服呢。”

“那不重,我在我认合适的候征服它。即使我不征服,那又有什关系?我让它不存在,洋国就是整世界。”

“是世界本身是一粒灰尘,人类是渺的——无力的!人类才存在久?在几百万年的间,球有人类居住。”

“胡说,球跟我人类一古老,不更古老。它怎更古老呢?除非通人类的意识反映,否则一切不存在。”

“是石头是绝动物的骨头——是人类存在前很久在球生活的猛犸、齿象有巨的爬行动物的骨头。”

“你那些骨头了吗,温斯顿?你有,那是十九世纪考古杜撰的。有人类前一无所有,人类——果他走终点的话——将是一无所有。除人类外,一无所有。”

“是整宇宙在我外。你那些星星!有些有几百万光年远,永远不达。”

“什是星星?”奥布兰漠不关说,“那是几公外的火光,我的话,就达那儿,或者说我抹灭它。球是宇宙的中,太阳星星绕着它转动。”

温斯顿又猛动了一,次他再说什。奥布兰像是听一说的反意见一继续说:

“,某些特定情况并非此。在海航行或者预测日食、月食,我经常现假定球围绕太阳转、星星在亿万公外的方较方便,那又怎?你我不创造两套文体系吗?星星根据我的需或远或近,你我的数无法胜任?你忘了有双重思吗?”

温斯顿在床缩着身子。不管他说什,张口就的回答像根头棒一他砸倒。但他仍知,知他是的。关在你己的头脑外什不存在的信念——是不是肯定有办法证明是错的?那不是在很久前已被揭露是

(本章未完)

第二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