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四章

温斯顿的状况了。果“每”词适,那他每在长胖,强壮。

白色光线嗡嗡的声音是一既往,但间牢房比他待的别的牢房舒服一些。木板床有枕头床垫,有张凳子坐。他给他洗了澡,允许他较经常在一铁盆冲洗,甚至提供冲洗的热水;他给了他新内衣一套干净的工服,给他静脉曲张的溃疡处抹了镇痛的药膏,他剩的牙齿拔掉,并他新配了假牙。

肯定又了几星期或者几月,现在他有兴趣的话,是够计算间进程的,因像是按照正常间隔给他送饭。据他判断,他每二十四吃三顿饭,有候他琢磨那几顿饭是白是夜吃的。食物让人吃惊,每三顿有一顿吃,有次甚至给了他一盒香烟。他有火柴,那从不说话的守他点火。一次吸的候他感恶,不坚持了。盒烟让他抽了很长间,每顿饭抽半根。

他给了他一白色的记板,角绑了铅笔头,一始他使。就算醒着,他完全不动。他经常在两顿饭的间隔躺在那,几乎一动不动,有候在睡觉,有候醒着模模糊糊幻,候,睁眼睛太费了。他早就习惯了强光照在脸仍睡觉,强光像无关紧,是他所做的梦更有连贯了。他在段期间做了很梦,且总是愉快的梦。他在黄金乡,有他母亲、茱莉娅及奥布兰一,坐在广阔无垠、环境宜人、阳光普照的废墟间——做什,是坐在太阳聊着常话。他醒所的绝部分是关他做的梦。现在少了疼痛的刺激,他似乎已经失思维的力。他并不觉无聊,不与人谈或者分散一思。是独待着,不被殴打及审问,有够吃的东西,浑身干净,完全令人满足。

渐渐,他在睡觉花费的间始越越少,不仍不床。他做的,是静静躺着,感觉体内正在积聚的力量。他处摸摸己,弄清不是幻觉,那就是他的肌正向着圆滚的方向生长,他的皮肤越越紧绷了。最确定无疑的是,他正在长胖,他的腿肯定比膝部粗些了。此,他始定期锻炼,一始不情愿。不久就走三公,那是通在牢房踱步计算的。他佝偻的肩膀挺直了一些。他试图做更复杂的锻炼动,却既震惊又羞愧现有些动他做不。他走,不跑,不凳子平举,不单腿站立,每站必倒;他蹲,体重集中脚跟,却现忍着腿腿肚子钻的剧痛,是站已;他俯卧着试图双手撑身体,但一点希望有,他甚至无法己撑一厘米高。又了几——就是在又吃了几顿饭——他连项壮举完了,他一口气就做六次。在他,竟始己的身体感豪,且不抱有一信念,即他的脸庞在长回正常模。是他正手放在秃顶的头皮,才曾从镜子望向他的那张布满皱纹、备受摧残的脸庞。

他的头脑变更活跃了一些。他坐在木板床,背靠着墙,记板放在膝盖,他始工了,有意重新教育己任务。

他投降了,在点已经达共识。实,现在他明白了,做决定前很久,他就准备投降了。从他了仁爱部的那一刻——错,甚至他茱莉娅无助站立着,听着电屏传的刺耳声音让他怎做的几分钟内——他已经透他试图身抗党的力量的轻率及肤浅处。他现在已经知,思警察就像透放镜甲虫一了他七年整。每一具体动,每一句声讲的话逃不了他的监视,有一思绪他猜不。他甚至那粒白色灰尘放回日记本。他给他放录音,展示照片,有几张是茱莉娅跟他己的合影,了,甚至有……他不再跟党,再说党是的,必此。不朽的、集体的脑怎错呢?你又有什外在标准衡量它的判断呢?理智是统计概念,是像他那思考的问题。是——

他握着铅笔,感觉又粗又不。他始写的东西,首先笨拙的写字母写:

由即奴役

几乎停顿就又写:

二加二等五

接却现了停滞。他的脑像在躲避什,似乎无法集中思。他知己明白接是什,却暂记不。确实记,是通有意识的推理,非动现。他写:

权力即帝

他接受了一切。被篡改,从未被篡改。洋国在跟东亚国打仗,洋国一直在跟东亚国打仗。琼斯、艾朗森鲁瑟福犯了被指控的罪行,他从未见推翻他罪行的照片,从未存在,是他杜撰的。他他记住相反的情,但那是错误的记忆,欺的产物。全容易啊!一投降,其他顺理章。同逆流游泳,不管你何力,水流你往回冲,是突,你决定顺流非逆流。除了你己的态度,什变化,命注定的情总生。他几乎不知他何反抗。一切容易,是——

任何情,所谓规则全是胡扯,重力定律是胡扯。奥布兰说:“果我像肥皂泡一浮离板,我就做。”温斯顿琢磨了:“果他认他浮离板,我同认我他做,那件就是生了。”突,就像淹水的一块残骸露水面那,一法突浮现在他的脑海:“它不真的生,是我象的,是幻觉。”他马压住了念头,其谬误处显易见。它预先假定在某处,在体外部存在一“真实的”世界,其中生着“真实的”情。又怎存在一世界?情全生在脑,不管是什,在脑生,就真的生了。

他轻易举就清除了那谬见,有受其诱惑的危险,但他仍意识,他永远不该动念头。脑应该在危险思冒头际产生一盲点,程应该是动的,本的,在新话,被称“止罪”。

他始锻炼己习止罪,他向己提命题——“党说球是平坦的”,“党说冰比水重”——训练让己不或者理解不了与其矛盾的观点。并不容易,它需很强的力即反应。例,像“二加二等五”一句陈述所引的算术问题,就非他的思维所解决。需脑类似体育运动那活动,在某一刻运最精细的逻辑,在一刻变意识不最基本的逻辑错误。愚蠢像智慧一必,同难。

同,他的脑子部分在琢磨久他枪毙他。“一切取决你己。”奥布兰说,他知不靠有意识的行让提前。在十分钟,或者十年。他他单独关押几年,他送进劳改营,像有做的,释放他一段间。完全有的是,被枪毙前,他被逮捕被审讯的整套情节重演一遍。唯一肯定的是,死亡从不在某预期的间。传统做法——未曾说口的传统做法,不管怎你知,但从未听别人说——就是他从面枪毙你,总在脑袋面,有警告,就在你顺着走廊从一间牢房走向另一间。

某——不“某”不是正确的词,是因它在某深夜,说曾经——他陷入奇特极其愉快的幻。他正顺走廊走着,等待着子弹。他知子弹在一刻就。一切解决了,消除了,解了。不再有疑惑,不再有争辩,不再有痛楚,不再有恐惧。他的身体健康强壮,他轻快走着,因感动快乐,有走在阳光的感觉。他不再是走在仁爱部那长长的白色走廊,是在一条阳光普照的,有一公宽。走在那,他像处药物的极度兴奋中。他是在黄金乡,走在野兔啃噬的草场的一条径,他感受脚短短的、富弹的草照在脸的温暖阳光。草场边是榆树,在微微颤动着,草场尽头某处是那条溪流,鲮鱼在柳树的绿色池塘懒懒游动着。

突,他变惊恐万状,汗水顺着他的脊梁一子流。他听己在声喊叫:

“茱莉娅!茱莉娅!茱莉娅,我的爱人!茱莉娅!”

有那一阵子,他有了极其强烈的幻觉,就是茱莉娅现在他面前。似乎不仅现了,且了他体内,似乎进入了他的皮肤肌理中。那一刻,他的爱比他在一并且由强烈,他知在某方,活着,且需他的帮助。

他又躺回床。他做了什?那软弱的一刻让他的苦役增加少年?

又了一阵子,他听

(本章未完)

第三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