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六章

栗树咖啡馆几乎空无一人。一黄黄的阳光从窗户斜进,照在落满灰尘的桌面。那是十五点生意清淡的刻,电屏播放着细细的音乐声。

温斯顿坐在经常坐的角落位置,盯着一空玻璃杯。他不抬头扫一眼面墙的一张巨的面孔。“老哥在着你”,那是方的标题。一服务员主动往他的杯子斟满胜利杜松子酒,又拿一瓶塞中间插了根管子的瓶子,往酒倒进几滴体并晃了晃。那是加了丁香味的糖精,是咖啡馆的特制品。

温斯顿在听电屏传的声音。是在播放音乐,但随有平部的特别公报。非洲前线的新闻令人极不安,他整不担。一支欧亚国的军队(洋国在跟欧亚国打仗,洋国一直在跟欧亚国打仗)正惊人的速度向南推进。午间的公报有明确提任何区,但很有刚果河口已经是战场。布拉柴维尔利奥波德维尔 有陷落的危险。人必通图,才了解意味着什,不是即将失中部非洲的问题,就连洋国的领土受威胁,在整场战争中是一次。

一强烈的情感在他燃烧,又消退了,说是恐惧并不确切,是说不清楚的激动情。他不再关战争的。段间,他从不长间思集中一件情。他端酒杯一饮尽,跟往常一,让他打了寒战,甚至有点恶。那玩意太怕了,丁香糖精本身就让人恶吐,但是盖不住浓浓的油味。最糟糕的是杜松子酒的气味——他一晚身有气味——在他脑海不避免与某东西的气味搀在一,那是——

他从未点明那是什,即使有,有,他一直避免它的子。它是他部分意识的东西,近在眼前逗留着,那股气味在他鼻孔久久不。酒意泛,他张紫色的嘴打了嗝。从获释,他长胖了些,恢复了前的肤色——甚至不仅仅恢复了已。他的面貌有色,鼻子颧骨是粗糙的红色,甚至他秃顶的头皮颜色深不算是粉红色。一服务员又是不吩咐,就拿一张棋盘最新一期《泰晤士报》,且已经翻有象棋残局的那页。温斯顿的杯子已空,他拿酒瓶又给他斟满,不需吩咐。他知他的习惯。棋盘总是准备让他玩,他所坐的那张位角落的桌子总是他留着。甚至咖啡馆坐满人,他仍是独坐在那张桌子前,因人愿意被跟他坐较近。他从懒数他喝了几杯。或长或短一段间,他给他送一张脏纸,说那是账单,但他感觉他总少算他钱。就算他收他钱什关系,他今钱总是够花。他甚至有了份工,是挂名的闲职,却比他前的工收入一些。

电屏播放的音乐停了,接着响一说话声,温斯顿仰脑袋听。有前方的公报,是富足部的一则简短通知。像季度,十三年计划中关鞋带的生产指标超额完了百分九十八。

他研究了一象棋残局,始摆棋子。那是棘手的残局,两马。“白方先走,两步将死方。”温斯顿抬头着老哥的肖像。总是白方将死方,他一模糊的神秘感思考着。总是此,从无例外,就是此安排的。从辟,在所有象棋残局中,黑方从未赢一次。难不是象征着正义永远,且无一例外战胜邪恶吗?那张巨的面孔盯着他,它充满了沉着的力量。有白方是重的。

电屏传的声音停顿了一,又一不同的,严肃的声调说:“特此提醒,准备在十五点三十分收听一项重通知。十五点三十分!是最重的新闻!注意不错。十五点三十分!”接着又响丁丁冬冬的音乐声。

温斯顿动了一。那是前方的公报,直觉告诉他将的是坏消息。关在非洲惨败的念头一整不现在他脑海,给他带一阵一阵的激动。他似乎真的欧亚国军队像一队队蚂蚁拥从未被攻破的边界,向非洲方的尖角拥。什有某方式包抄他呢?他的脑海现了西非海岸的鲜明轮廓。他拿白方的马在棋盘移动,那就是合适的位置。甚至正他着黑压压的军队向南挺进,他另外一支神秘集合的军队突插入他方,将其陆路及海路联系全部切断。他感觉通意愿,他无中生有令一支部队现,需迅速行动。果他控制整非洲,在南非望角建造机场及潜艇基,洋国就被一分二。许带某果:失败,解体,世界的重新分割,有党被摧毁!他深吸一口气,百感集的感觉——但准确点说不算是百感集,是一层叠一层的感觉,不说哪层感觉是最基本的——在他翻腾着。

那阵感情波澜了,他白马放回原位,但他无法认真思考棋局的问题。他又走了神,几乎是无意识在桌面的落尘写:

2+2=5

“他进入不了你的内。”曾经说,他够进入你的内。“在生在你身的将永远抹不掉。”奥布兰曾经说,那是实话。你无法恢复某些情,有己的行,你内的某些东西被毁掉、烧掉并且烙掉了。

他见,甚至跟说话,那做不有什危险,他似乎本知他现在他的所所不再感兴趣。他两人果谁愿意,他再次见面。实际他碰巧遇,那是在公园,在三月寒冷刺骨、气恶劣的一。的面像铁块一般冰硬,草似乎全死光了,处不一花蕾,有很少几株番红花费力露头,却被风摧残凋零不堪。他正在脚步匆匆走着,双手冰冷,眼流着泪,就在那,他就在前方不十米远处。他马变了,但说不怎变了。他几乎有表示擦肩,接着他转身,不是很急切跟在身。他知那不有危险,有谁注意他。说话,是斜向穿草,似乎摆他,像又接受了他在旁边。不久,他了一带蓬乱无叶的灌木丛边,既藏不了身,挡不住风。他停脚步。那冷邪门,风呼啸着掠树枝,撕扯着零星几朵脏兮兮的番红花。他搂住了的腰。

那有电屏,但肯定藏有麦克风,另外他被。那无关紧,一切是无关紧的。他的话,躺做那。,他的身体因极度厌恶变僵硬。他紧紧搂着未做任何反应,甚至有努力挣。他现在知有什变化了。脸了点黄灰色,有一长长的疤痕,从前额一直太阳,主变化不在此,在的腰部变粗了一些,且令人惊讶变僵硬。他记有一次在一颗火箭弹爆炸,他曾帮忙一具尸体从废墟中拖。让他震惊的,不仅是那具尸体难置信的重量,且有其僵硬程度收拾的难度,使与其说是血躯,倒不说更像一块石头。摸着茱莉娅的身体感觉是此,他皮肤的肌理跟他见的肯定不一了。

他有试图吻,他说话。他又穿回草,一次正面了他一眼,但那仅仅是极短的一瞟,充满了鄙视厌恶。他不知厌恶纯粹是由往引的,是同因他那张浮肿的脸庞,及由刮风让他不断往外流着的泪水所导致。他坐两张铁椅子,并排,但不是紧挨着。他就口说话。笨重的鞋子移几厘米,有意踩断一根树枝。他注意的脚似乎变宽了些。

“我背叛了你。”直言不讳说。

“我背叛了你。”他说。

厌恶扫了他一眼。

“有候,”说,“他一东西威胁你——一你无法忍受的东西,甚至是不的东西,你说:‘别我那,别人那吧,谁谁那吧。’,你许假装说那是计策,所那说,是让他停,并非真的那。那不是真的。生那件,你确实是那的。你有别的办法救己,你完全愿意通那方式救己。你让它生在另外一人身,你根本不在乎别人受什罪,在乎的是你己。”

“你在乎的是你己。”他附。

“在那,你另一人的感觉就变了。”

“,”他说,“你感觉不一了。”

似乎有更的话说。他薄薄的工服被风吹贴紧身体,他几乎同觉不说话坐在那是件尴尬,另外坐着不动太冷了。说了赶铁什的,身就走。

“我一定再见面。”他说。

“,”说,“我一定再见面。”

(本章未完)

第五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