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 一十八 催眠曲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一十八 催眠曲

    “啊——啊——!”

    “嗬呵呵呵——”

    “呵呵哈哈哈哈哈”

    鬼哭狼嚎般的声音顺着黄金大门缝隙传出,略显沉闷,艾伦皱了皱眉。

    “艾伦阁下,需要开门吗?”门前有护卫小声问道。这座大门在白天时是一直敞开的,然而现在却被关上了,为什么会这样,不言而喻。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问。

    “没过多久。”护卫说着,并在艾伦的示意下打开大门。

    细微轰隆声随之出现,原本沉闷的怪叫瞬间清晰。

    艾伦走入其中,然而他刚扫了一眼里面情况,一道黑影就倏然飞来!他匆忙躲避。

    “哗啦——”

    一只椅子摔在艾伦脚边,摔的七零八碎,艾伦低头看了看,那粉身碎骨的样子让他眼皮挑了挑,抬起头,看向大厅中央那位疯癫的女孩,恰好她目光扫视而过,他因此而怔住了。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原本湛蓝的双眸此时变得暗红一片,并非是什么超自然力量影响,而是眼球当中一条条毛细血管爆裂所致,眼部周围血管鼓起,额头青筋直冒,可见她疯狂的外表下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然而她却在笑!

    疯狂的,毫无顾忌的,张牙舞爪的大笑着!

    周围家具四处纷飞,不远处,玛格丽特和她母亲凯瑟琳正束手无策着,被那无数凭空飞起的餐具逼得不断躲闪。

    “哈哈哈哈哈——呜呜”

    望着姐姐和母亲花容失色的不断躲闪,女孩张狂的笑着,笑着笑着,却诡异的大哭了起来,一哭一笑,疯疯癫癫。

    原本那柔顺的金棕色长发此时混乱的披散着,身上浅蓝色的长裙此时因为坐在餐桌上而变得肮脏不已,配合着她那疯癫的外表,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疯子二字。

    “魔力不能随意外放,会很危险的。”

    他想起曾经小女孩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在看着眼下所发生的情况,不由叹气。

    没有咒语出现,不用仔细探查,艾伦就可以清晰感受到,纷飞的椅子餐具就是魔力外放所造成的。

    曾经淑女无比的女孩如今变得如此疯癫,曾经劝告别人的话而今自己却毫不顾忌

    他神色有些发怔,不远处玛格丽特在匆忙躲过一枚银制叉子后,恰好见到了站在门口的艾伦,忙喊了一声:“快去叫父亲!”

    “格罗斯公爵不在吗。”艾伦皱了皱眉。

    此时大厅内除了玛格丽特母女两外,还有很多护卫存在,但他们却和玛格丽特二人一样,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并非是真正的束手无策,而是不敢强来。

    蕾妮首先是公爵之女,其次才是一个疯子,而公爵之女是不能轻易用武力制服的,护卫们不可能不顾及这点,所以他们只能踌躇在原地,或者掩护玛格丽特二人,却根本不敢上前接触疯狂的女孩。

    玛格丽特和她母亲倒是没有这种顾忌,但显然,作为普通人的两人没有能力打破蕾妮的“防御圈”,那无数纷飞的椅子餐具看起来轻飘飘的,但杀伤力可不算小。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在里面,艾伦总觉得蕾妮现在这种魔力外放和正常情况的不一样,起码那足以让椅子破碎的力量艾伦用单纯的魔力是做不出来的。

    不过尽管如此,但其实眼下情况也不算很难缠,

    如果格罗斯在的话,女孩不可能如此嚣张下去,或者说,就算格罗斯不在,她正常情况下也没办法离开城堡顶层那处禁锢之所,除非

    看了看狼狈不已的母女两,又看了看大厅中束手无策的其他护卫,艾伦叹息了一声。

    “你以为在养狗吗?还要牵出来溜溜?妇人之仁”

    他摇了摇头,踏步走了上去。

    远处玛格丽特见到了他的动作,忙惊叫了一声:“别去碰她,你会疯掉的,快去叫父亲!”

    她显然说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以至于艾伦走上前去的脚步不由一停。

    玛格丽特此时已经不见曾经的优雅了,因为妹妹的疯癫,她不断躲避,此时头发凌乱不已,裙角都缺失了一块,也不知道是被刀叉砍掉的还是被挂掉的,她似乎生怕艾伦冲动上前,于是暂时离开母亲身旁,扯着裙子狼狈不已的跑到了他身旁,见艾伦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蹙了蹙纤细的眉头。

    “不能碰蕾妮,不然你会跟着疯掉,我们现在最应该的是去叫父亲,只有他才能你干什么去!?”

    看着艾伦前进的背影,玛格丽特惊愕不已;她还没说完呢!

    “我有把握,放心吧。”艾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你——”玛格丽特显然不这么认为,她神色焦急的上前想要拉扯艾伦,却猛地被他手中出现的一抹光晕晃的一个踉跄,差点没瘫倒在地。

    头晕目眩的感觉出现的非常突然,玛格丽特清醒的思绪不由一懵,然后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艾伦已经走近了疯狂的蕾妮。

    “你”她心有余悸的看着艾伦的背影,神色仍旧有所犹豫,但也没有在上前的想法了。

    刚才那昏黄的光晕并不是正对着她的,她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就突然感觉一阵眩晕,那如果妹妹看到了的话

    “去通知我父亲了吗?”情绪莫名平静了很多,她侧头问了问赶上来的护卫们。得到了个肯定的答复,于是她完全放下心来了,望着艾伦背影略微期待。

    此时大厅内混乱依旧,但追逐已经平息了下来。

    蕾妮此时已经完全被艾伦所吸引到了,因为他是距离最近的那个,所以原本追着公爵夫人的椅子餐具大军开始呈包围姿态围绕赶来,那一个个凌空漂浮的“武器”在艾伦看来显得那么可笑,但配合着蕾妮血红色的双眸和那疯癫的笑容,他却莫名感觉到很诡异。

    于是他在蕾妮紧盯的目光下,抬了抬自己的手。

    昏黄光芒黯淡,但紧盯着他的蕾妮却因此而受到影响,扭曲的五官莫名陷入呆滞。

    见有效果,艾伦缓缓走上前去,然而他没走几步,尖叫声就倏然响起!

    混乱再次出现在了那血红的眼睛上,蕾妮大肆尖叫着,周遭武器们躁动着飞射而来!

    “无效了!?”

    他惊愕不已,但蕾妮并不会给他思索的时间,艾伦匆忙间只来得及抬手释放出一道半透明的防御护盾(护盾术)以避免自己被包围,然后另一只手则不断释放冲击力颇大的魔法星弹轰飞这些凑近的“武器”,一时间,变得狼狈不已。

    凌乱而又剧烈的声音不断从大厅中响起,周围护卫和母女二人静静注视着此时所发生的事情,尽管看上去仍旧不见所有好转,但显然现在的情况比她们之前要好多了。

    “格罗斯到底去了哪!为什么还不回来?”此时凯瑟琳已经趁乱脱离了大厅中央区域,来到了玛格丽特他们所呆的边缘地带,喘着气,她气冲冲的问身侧护卫。

    “我也不知道,夫人,”护卫低头说道:“公爵大人走之前没有和任何人交代过他要去哪”

    “那你们就没有人跟着去吗?!”显然之前的狼狈让凯瑟琳恼火不已,以至于如今开始“波及无辜”了。

    护卫头低的更低了。

    “别这样母亲,连我们都不知道父亲去了哪,他不可能知道的。”玛格丽特在一旁柔声劝解。

    凯瑟琳也不是不知道这个,但她实在是太憋气了,刚刚所遭遇的狼狈估计是这么多年头一遭,偏偏凶手还是自己的二女儿,根本没办法拿她撒气。

    “那头该死的蠢猪!”她破骂。

    玛格丽特忽视了母亲口中对格罗斯公爵“亲昵”的称谓,她看一眼大厅所发生的事情,转过头来说道:“起码来说,局面暂时被控制住了不是吗。”

    然而凯瑟琳却并不乐观,她缓缓平复着自己跳动的心脏,望着艾伦的身影,说道:“他不可能一直防御下去的,虽然不是法师,但法师魔力我还是有所了解的,艾伦”

    没等凯瑟琳说完,一阵诡异笛声突然出现,她清晰的思绪不由一沉,竟忘记了自己刚刚想要说些什么。

    那笛声悠扬飘荡,音调优美,似乎隐藏着无限遐思,然而所造成的效果却令人心生恐惧。

    “我好困”

    “这也是法术?”

    “快堵住耳朵!”

    声音并没有直冲他们,甚至他们只不过被波及而已,整个人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更别说笛声的主要目标了。

    作为艾伦主要“攻击”的对象,蕾妮此时同样失去了之前那疯狂躁动的活力,猩红的眼睛一阵迷茫,眼皮发沉,开始开阖了起来。

    初时她还能勉强支撑着自己的魔力继续维持周围“武器”浮动,但没过多久,维持它们的力量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发散分解,武器们因此而噼里啪啦掉落一地。

    大厅安静,只有那优美的笛声以及周围人轻微喘气的声音响起,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不过这沉闷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很多人惊喜的目光下,蕾妮开阖的眼皮终于不再抬起,身子瘫倒在长桌上,扭曲的面容也随之舒缓。

    “她睡过去了!”

    凯瑟琳喃喃了这么一句话,声音中包含喜悦。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Not Chapters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