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洛知晓并赞成作为投递地址托付给比尔兹利邮政局长的两家邮局是:瓦斯邮局和埃尔芬斯通邮局。第二天早晨,我们去了前一家,迫不得已排在一条又短又慢的队伍里等候取信。平静的洛仔细观看着陈列的罪犯照片。英俊的布赖恩·布赖恩斯基,以及安东尼·布赖恩,还有生一双淡褐色眼睛、皮肤白皙的托尼·布朗,正等着被绑走。一位目光忧戚约老人的罪过是邮件行骗,仿佛这还不够,还有人斥责他畸形驼背。阴郁的沙利文的照片下附有一条警告:若被确认带枪,实为危险。如果你想把我的书改编成电影,就让这里边的一副面孔轻轻化入我的面孔。另外,还有一个失踪女孩一张模模糊期的快照,年龄十四,失踪时穿一双褐色鞋,压韵的诗。

请通知谢里夫·布勒。

我忘了我的信的内容;至于多丽的,是她的成绩报告和-只样子奇特的信封。我审慎地打开后者,想深知里边的内容。我断定我这样先睹为快,她好象并不在意,只朝出口附近的报摊那儿跑去。

"多丽--洛:是的,演出成功了。三条猎犬全都安静地躺下了,我想是卡特勒稍稍用了点迷魂药,林达知道你的所有台词。她很好,她很灵活,又能控制,但缺少某种敏感的灵性那种放松的活力,我的--还有作者的魔力--黛安娜的魅力,但象上次一样,没有作者来为我们鼓掌喝采,而外边恐怖的闪电暴雨又干扰了舞台上纤弱的雷鸣。噢亲爱的,生活确实随风飘去了。一切都结束了,学校,演剧,罗伊乱七八糟的事,母亲的分娩(我们的婴儿,啊,没有活下来!),这一切仿佛都是那么早以前的事了,尽管实际上,我的脸上仍留着油彩。

"后天,我们就要去纽约了,我想我没办法不陪他们去欧洲。我还有更坏的消息告你。多丽一洛!如果,而且当你回到比尔兹利的时候,我可能还回不来,父亲让我和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人,一个人你知道是谁,另一个不是你以为你知道的那个,到巴黎上一年学,他和富尔布赖特就在附近看着我们。

不出所料,可怜的诗人在第三幕里碰到一点点法国人的胡说八道就结巴起来。还记得吗?施曼娜,别忘了告诉你的情人,湖是多么美丽,因为,你必须让他带你去。幸运的美人!让他带你去--多棒的绕口令!好吧,珍重,洛利金斯。

你的诗人向你致以衷心的爱,向你的保护人致以衷心的问候。你的莫娜。另:因为某种缘故,我的信件被严厉控制了。

因此最好等我从欧洲写信给你。"(就我所知,她再也没写过。这封信带有一种神秘的危险口吻,但今天我太累,不能分析了。后来我发现它保存在一本旅行书里,在此列出权作参考。我读过两遍。)我从信上抬起头,正要--洛没有了,看不见她了。正当我全神员注于莫娜的玄虚时,洛耸了耸看就消失了。"你看见--"我问一位正在进口附近扫地的驼背人。他见了,老色鬼。他想她是见了位朋友,就疾步跑了出去。我也疾步跑了出去。我停下了--她没有。我继续跑,又停下。终于发生了。她永远出走了。

后来的几年里,我常常想为什么那天她没有永远走掉。

是因为她锁在我车里那些新夏装吗?是总计划中的某处还不成熟吗?通盘想想,是不是就因为,无论如何或许还用得着我把她送往埃尔芬斯通--那秘密终点?我只知道那时我非常确信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那朦朦胧胧环绕了半个瓦斯城的淡紫色山峦,在我看来,象是挤满了喘息、攀缘着、笑着、又喘息直至消融在云海中的洛丽塔们。在一条十字街远景处陡峭的斜坡上,有一个用白石头堆成的巨大的"W",看上去象"悲哀"的第一个字母。

我此时刚刚从那家又新又美丽的邮局出来,它位于一家休眠状态中的电影院和一排不屈不挠的杨树之间。山地时间早晨九点。眼前的街就是"主街"。我走过它绿荫幽幽的一侧,凝望对面:给一切赋予美丽的是柔弱而年轻的夏季清晨,是四周闪烁的玻璃,是酷热难当的正午时那种胆怯甚至昏昏然的气氛。我穿过马路,沿着一条长街不住张望:药店、地产、时装、汽车零件、咖啡座、体育用品、地产、家俱电器、联合销售部、吸尘器、杂货店。长官,长官,我的女儿跑了。

和一位侦探共谋的;爱上了一名诈骗犯。利用了我尽心尽力的帮助。我细细察看了所有的商店。我在心中想了又想是否应向稀稀拉拉的每位步行旅客打听听。我没有。我在停下的车里坐了一会儿。我搜寻了东边的那座公园。我走向时装店和汽车零件店。我突然强烈地想嘲笑自己,对自己说--一阵冷笑--我这样猜疑她真是疯了,她一分钟内就会出现。

果然。

我掉转头,拂开了她放在我农袖上的手,她面带怯懦、愚蠢的微笑。

"上车去,"我说。

她服从了,我继续踯躅于街头,思想里进行着无名的斗争,盘算着对付她口是心非的办法。

此刻,她离开了汽车,又来到我的身边。我的听力渐渐适应了洛电台的音调,我明白她是告诉我她刚才碰到了从前的一位女友。

"是吗?谁?"

"一个比尔兹利女孩儿。"

"好吧。我知道你那组的每个名字。艾丽斯·亚当斯?

"这女孩不是我那组的。"

"好。我这儿有一张所有学生的名单。告诉我她的名字。"

"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她是比尔兹利城里的女孩儿。"

"好。我也有比尔兹利的人名住址簿。我们从叫布朗的查起。"

"我只知道她的名。"

"玛丽还是简?"

"不是--多丽,跟我一样。"

"这样就是个死结了,"(海底捞月)。"好吧。我们从另一角度入手。你失踪了二十八分钟。两个多丽干了些什么?"

"我们去了家药店。"

"你们在那儿吃--""噢,只喝了两杯可乐。"

"小心,多丽。我们可以查对的,你知道"。

"至少,她喝了。我喝了杯水。"

"很好。是那儿吗?"

"当然。"

"好,来吧,我们去拷问拷问那个笨蛋冷饮店。"

"等等。我想起来了,可能比这儿远些--在拐角附近。"

"这没关系,来吧。请进。好啊,我们看看。"(打开了一本带链扣的电话簿。)"尊贵的殡仪服务。不,还没到。在这儿,药商一零售。山药店。拉金的药房。还有两个。这好象就是瓦斯所有的冷饮源地了--至少就商业区而言。好吧,我们把它们通通查一遍。"

"见鬼,"她说。

"洛,粗野对你也无济于事。"

"好吧,"她说,"只是你不能陷害我。好吧,我们没喝汽水。我们只说了说话,看了看橱窗里的衣服。"

"哪个?比如说是那边那个吗?"

"是的,就是那边的那个,比如说。"

"噢洛!我们离近点儿看看。"

看到的确实漂亮。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正用吸尘器打扫一张地毯,两个木头模特站在上边,看上去好象刚刚挨过一场狂风的破坏。其中,一个全身裸着,没戴假发,没有胳傅。

它相对较小的身材和媚笑的神态说明,过去它穿着服装时一定象(倘若再穿上服装,还会象)洛丽塔那般大小的女孩儿。

但现在这样都是性别不明。紧挨着它站着一个较高的戴面纱新娘,除了缺只胳膊,倒还相当完好。地上,在两位女子脚下,就在那伙计握着吸尘器费劲地爬来爬去的地方,堆放着三只纤细的胳膊,和一付金发假头套。其中有两只胳膊恰好缠扭在一起,那姿式象是表示因恐怖和祈祷而两手紧握。

"看,洛,"我悄悄地说。"好好看看。这难道不是某件事的绝好象征吗?不过--"我们往回走时,我继续道--"我预先有一定防备。这儿(谨慎地打开汽车仪器板上的杂物槽),在这个纸板上,我已记下了我们男朋友的车牌号。"

其实我愚蠢得象头驴,根本没能记住它。记下的只是开头和最末一个字母,六个号码象个圆形剧场凹退到一面有色玻璃后面,那玻璃太深暗了,遮掩了中间的一系列,不过其透明度尚足以映出两头的符号来--大写的"P"和一个"6"。我必须讲到这些细节(细节本身只令职业心理学家感兴趣),要不然,读者(啊,即使当他一口吞下我的草稿时,我能看出他是生着金色胡须、玫瑰色嘴唇,靠着他拐杖上的圆饰物的学者)或好也不能理解我发现"P"已得到了"B"的裙撑,而"6"已被彻底销毁时,我所体验的打击是什么性质。其它遭涂抹的地方显出铅笔橡皮头匆匆忙忙的往返痕迹,几个数字被一只孩子的手擦挥又重新写过,结果是一团糟毫无逻辑可言。我知道的一切就是那个州名--和比尔兹利斯在州毗邻的那个。

我什么也没说。把纸板放回去,关上杂物槽,驶出了瓦斯。洛从后座上翻

(本章未完)

第十四章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