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之全能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转魂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百三十三章 转魂

    盛云国,比较靠近东方各个城镇的大街上,正值午后,看起来一切正常的城内,百姓们照常地忙碌着各自的生计,但从十多分钟前开始,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城外东方的蛮骨山脉的方位,那异样的天象变动和在山云之中隐约闪现而过的阵阵霞光。

    不识货的人会觉得新奇好看,并猜测是不是什么祥瑞之兆、异宝出土之类的;而那些有见识、或者感知力敏锐的人,却全都面色凝重,目光担忧地遥望着蛮骨山脉深处。

    尤其是修为高深之辈,仅仅目视之时就能凭直觉,本能地感知到异象所在的位置包含着巨大的危险。

    “天象异变,元气浮荡……”一名披着道袍的老者立于阁楼阳台,拧着须眉凝视着东方的天际,渐渐的,双眼中就浮现出了一抹惊异和忧虑。

    “这动静,恐怕是超级强者施展通天伟力时引发的吧。”

    “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动手之人的修为绝对至少是天阶!”一个灰色老者站在老道士身旁,同样凝视着天际:“道长,老夫观这个方向,似乎是蛮骨山脉里面吧?或许是那些天阶兽王所为?”

    “说起来,那红玉楼的核心势力,似乎就扎根于蛮骨山脉内部吧?红玉楼主本人就是一尊天阶,麾下听说也有一尊兽王效命……”

    风千福问道:“道长的意思是,此异象与红玉楼有关?”

    “不确定,但多半是在策划什么。”云冀轻点了下头:“自从在白新城战场大放异彩,并收押了那批燕兵俘虏后,最近这阵子红玉楼在外的行动都刻意保持了低调,恐怕就跟现在的这件事有关系吧。”

    捻了捻自己的胡须,云冀的语气里难得浮现出了几丝迟疑:“按照这股异象的规模,和元气显化过的灵光的种类来看,恐怕在那边交战的天阶高手,绝不止两三尊啊,或许有五六尊……”

    “有这么多?”论对天地元气的感知能力,身为武者的风千福是远远不及身为道术师的云冀的。“真想亲眼见识一下现场的情况啊。”

    “呵……那恐怕还未真正靠近,就会被卷进余波里丢掉性命了吧。”云冀苦笑:“不论如何,那都是我等无力插手的战斗。”

    “唉,今天才刚刚与他们商谈好了合作,没多久就出了这种变故,但愿,我等的这次决定,不会出错吧。”

    就在这时,传来异象的那一片天边,忽然闪现出了极致的耀光充斥了那边的整片天幕,那光芒强烈到了连头顶的午后阳光都给遮盖了下去,所有目视着异象的人,不论强弱,在这一瞬间视野里都全部化作的一片白茫茫的景色。

    “怎么……”风千福惊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气中传导过来的巨大爆音盖了下去。

    BOOM——!!!轰隆隆隆隆……

    所有处于能够目视到异象的范围内的生灵都发现,脚下的整个大地在刚才那一瞬间明显地颤动了一下,然后又传来了一阵足以让建筑物发出嘎吱摇晃声的、持续着渐渐消退的轻微震荡感,直到五六秒后,这震荡的感觉才平息到了不能被普通人感知出来的程度。

    充斥整个天边的强光来得快,消退得也快,普通人的眼睛因为忽然出现的强光刺激,眼下还没恢复正常,但风千福这类的修炼者的视觉能力就已经复原了。

    等到这些人陆续再次看向异象发生的那片天空,就发现正有一片壮观的爆炸云从群山之中缓缓上升着,滚滚的烟尘和大气摩擦带动元气相冲而生的强烈能量闪电在爆炸云里来回扭曲窜动,呈现着仿佛天崩地裂般的末日景色。

    而且,包含云冀和风千福在内的一些细心、眼力极佳的人透过渐渐扩散的爆炸云还发现,原本异象所在的那一片群山,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明显凹陷下去了的巨大深谷,周围的大片山头也全都被硬生生削去了数百米的高度。

    就算是相隔了数百公里之外的位于蛮骨山脉外侧的人们,也能明显地看到那个在连绵起伏的群山轮廓中新出现的巨大凹痕,目测的话,爆炸波及的范围竟然有方圆百里之远。

    爆炸的冲击往着四周扩散,抵达蛮骨山脉之外时,已经化为了一阵呼呼作响的飓风,吹得人们的衣服猎猎响动,并刮起一片片尘埃。

    “……发生了什么?”沉默地看着远处的爆炸云化为冲天而起的巨大蘑菇状烟云往上空升起,风千福的嘴角忍不住抽搐着,喃喃问道:“这也是天阶强者的力量造成的吗?”

    “……恐怕不是,天阶强者能以一人之力摧毁城池,已经十分恐怖,但眼前的这种,要是落到蛮骨山脉外面,夷平一个小国或许都足够了。”云冀抖了抖嘴唇,以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说起来,之前似乎接到了类似这种场景描述的情报,那是年初时在天云城之外出现的,虽然规模比不上这次……那时,正好也是洛家内乱的时候!”

    “洛家内乱?据后来监察司的暗探搜集到的信息,那次红玉楼应该是插手了进去,与一尊疑似天阶的外来强者发生了冲突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想到了答案,并为此感到心悸与几分庆幸。

    ‘没想到,红玉楼竟然拥有这种程度的恐怖实力!’

    ‘没有与之为敌’

    ……

    位于俾国腹地,正在往着盛云国行军的北域草原大军们,也隐约察觉到了蛮骨山脉传出来的动静,大地的震荡到了这里已经衰弱得微不可察,但远方天边群山中那忽然闪过的、异常醒目的强烈耀光却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

    “哦哦!那是什么?”一辆顶棚华盖、由四匹枣红骏马齐拉的四轮马车被重重骑兵护卫在大军中心,马车前辕的烈苍以手掌搭棚放在额前,好奇地道。

    “……大王?”车厢内,白眉老者目光闪烁,扭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一手抓着酒樽浅饮另一手抓着牛肉豪放撕咬的一位黑甲红发大汉。

    “咕嘟……呼——”红发大汉放下酒樽,随手抹了抹自己如雄狮鬃毛似的络腮大胡,抬眼瞄了一下天边耀光闪过的位置,又看看放在面前桌子上的酒樽里正轻轻抖动的酒液,轻笑着,声如野兽的闷吼:“看来,这东域中原之地,当真是藏龙卧虎啊。”

    “大王也感应到了吗?”

    “当然,虽然差不多平息了,距离也很远,但凭借我等的天人感应的灵觉,那股元气碰撞后的狂暴痕迹还是能勉强感应到一丝的。”

    扫了一眼前方车辕上兴奋不已,嚷嚷着想去探个究竟的烈苍,红胡大汉,也是当代的北域草原百族之主,‘血狼王’烈红摇了摇头,目光里透出几分柔和。

    “这小子,性子还是这么野……夕长老,此行或许颇有凶险,若万一我有了不测的话,我这狼崽子还望您能多担待几分。”

    “大王,您多虑了。”

    “哈哈,或许吧。”

    ……

    漫天飘散的泥尘渐渐平息,大气中絮乱的天地元气也逐渐趋于平静,待得视野清晰了后,高空中的蘑菇云里,一金一紫两道兽影从天穹的云尘里冲出,各自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后,一齐降到了低空。

    黄明扫视了一眼范围波及了方圆六十多里的、平整地凹陷下去的大地,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庞大的鹏鸟巨躯轻轻抖了一下:“这一回,还真是夸张的破坏力啊,远远不是我们那几次能比的!”

    紫曲转动着脑袋四下环顾;“黑玄呢?”

    “没看到啊。”黄明也四下扫视了起来,却没看到黑玄的踪迹:“该不会死了吧?”

    【喂喂?黑玄,死了没?还活着就赶紧吱一声啊。】

    【……】

    “嗯,看来是死了。”黄明扭头对紫曲耸了耸翅膀说道。

    “……”紫曲沉默着不语。

    作战通信频道里,黑玄满腹怨念的精神念话响了起来:【……黄明啊,可以的话,吾真想烤了你的翅膀当下酒菜。】

    “哦,你还没死啊。”黄明的语气似乎有些失望。

    【混蛋,有功夫说风凉话,还不如快来帮吾……吾现在急需救治啊啊啊!】那气急败坏的念话中,确实透着一股深沉的虚弱感。

    “问题是,你在哪啊?”黄明收起翅膀降落到地面上,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这片广阔的焦土荒原,依旧没能找到黑玄的位置。

    “紫曲,你找到了吗?”

    “没有。”

    这片土地上残留的元气絮乱力场,依旧在干扰着它俩的感知能力。

    江言的声音插了进来:“黄明,黑玄在你身后三十米的地下,被碎石压着呢。你去救他出来,具体位置我直接让智脑辅助提示你。”

    “好吧。”黄明按照智脑传输显示在它视觉画面里的透明虚像,飞到了指定位置的上空,抬起赤红色的鹏爪对着地面遥遥一抓。

    一只宽二十多米的、青翠色的由风所构成的半透明巨爪忽然在黄明身下聚拢成形,然后跟随着黄明的动作对着下方的一片碎石叠在一起的小土包开始快速挖掘起来。

    风之巨爪的效率很高,几个呼吸就往下挖了三四丈深,很快就将掩埋的土石挖开,显出了下边黑玄那醒目的黑色龟甲的一角。

    风之巨爪微微一顿,然后张开指头猛地用力抓入土中,很是粗暴地将里面的巨型龟甲强行拉出来。

    “亢……”刚刚出土,黑玄就忍不住低吼着发出了一声惨叫。

    同时念话透着极度愤怒的骂道:【黄明你这混蛋,动作不能轻点吗?!】

    “知足吧,比起当初被你打得半死、身体的骨肉都碎了三成的我,现在的你至少四肢完好,而且还有力气叫唤,不是吗?”黄明毫不在意地道。

    扫了一眼黑玄身上的伤势,看着它背部那满是裂痕还缺了小半的龟甲、和到处都破破烂烂的伤口并沾满了泥尘显得极其狼狈的状态,黄明似乎有些小高兴:“哎呀,伤得还真有些重呢……”

    然后它控制着风之巨爪将黑玄抓在半空中使劲摇了摇,抖落了无数泥尘,同时,也从黑玄身上的无数伤口中抖落下了一片片龟血,让它又是忍不住惨叫出声。

    “亢嗷~嗷……!”黑玄几乎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用通信念话咒骂:【你……给吾记住啊啊啊!!】

    “别闹了,紫曲你过去帮黑玄治疗一下,它现在暂时处于力竭状态,没多少力气自愈。”

    江言无奈地劝了一句,然后,语气转为严肃:“还有,你们别放松了警惕,因为我发现那蛮骨帝龙……它的灵魂IP还完好。”

    “——!!”三兽闻言,全都不禁骇然。

    灵魂IP完好,这代表的意味,它们几个都懂——蛮骨帝龙还活着!

    “居、居然这样还不死吗?!”

    【喂喂,这样的话吾这重伤者还留在这里岂不是很糟糕?!赶紧带吾离开这里啊!】

    黄明不为所动:“不行,我可不想半路被身后来的一发吐息轰下来!”

    江言:“我正在搜索它的位置,你们注意四周,都保持最大限度的警惕!”

    三兽全都紧张万分,全神等候着江言的发现。不找出似乎隐藏了起来的蛮骨帝龙的话,它们实在难以安心,指不定在放松下来的时候就会被对方偷袭了。

    如此一分钟后,先前爆炸产生的元气絮乱干扰也彻底消退了,黄明和紫曲都恢复了借由元气感应而对周遭动静的感知,但依旧没发现敌人的踪迹。

    四周,什么都没发生。

    又过了两分钟。

    “呃……”江言有些疑惑,他已经将方圆六十里的爆炸范围里的地下两百米,天上万米的空间都给检查了一遍,哨机和智脑也配合着搜寻,但依然没有发现蛮骨帝龙的踪迹。

    江言有些迟疑地道:“奇怪,似乎不在你们那边了!”

    虽然能感应到对方的灵魂IP,但因为并非自身的子机,所以江言并不能直接锁定蛮骨帝龙现在的位置,顶多,也就有一些非常模糊的感应,大致上的确定一下远近而已。

    就在这时,智脑的提示音忽然响起:报告!发现蛮骨兽群中出现一只异常个体!威胁度正在急剧上升!

    “什么?!”江言立刻切换了视角,看向了那个被智脑标识出来的异常的蛮骨兽。

    这些应该算作是蛮骨帝龙后代的蛮骨兽群,在江言决定了要使用电磁巨炮击杀蛮骨帝龙之前,就被二十多台I型符文机兵配合两千多只二级异兽组成的军团,给分散引导到了更加远离天阶兽王战场的七十多里之外的地方一一分割围攻了。

    在单体实力相近、但却被以三比一甚至四比一的绝对数量差距的围攻下,数百只的蛮骨兽基本上已经被全部制服了。

    但现在,却有一只蛮骨兽忽然出现了变异,实力诡异地暴增并轰飞了身边几只束缚它的异兽战士们,并且身上还在发生显著的形态变化。

    “吼吼吼——!”

    那是一只原本应该是四足蜥蜴型的二级九阶的蛮骨兽,如今它的身躯正在以肉眼可视的速度膨胀着,体长增大,四肢变得更加雄壮,爪子也在伸长,头顶后脑的位置有两根刺角正在生长,蜥蜴头变得更加狰狞而接近龙首,最醒目的是,它的后背竟然生出了两支正在逐渐变大的好似龙翼一样的骨翅!

    ——那副姿态,看着就像是在向着蛮骨帝龙的形象蜕变一样!只是体型缩水了很多罢了。

    “卧槽?!难道……”江言惊骇着,咬咬牙,对着这只变异蛮骨兽使用了异能扫描。

    ————

    名称:蛮骨龙兽(转魂状态)

    等级:二级九阶极限(伪三级)

    程序软件:骨质再生、骨质强化、骨质操控、化髓虫触、转魂化龙(残)……

    ————

    「转魂化龙(残)」,看着这一个新扫描出来的软件,这让江言隐隐有了些猜想。

    新生的蛮骨帝龙,或者说暂时只能称之为龙兽,在江言惊讶和扫描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蜕变,完全变成了一只低配版的蛮骨帝龙的形象。

    “昂——!”

    蛮骨龙兽咆哮着,龙翼一展,化作一道白影飞扑向了距离最近的异兽战士,然后诡异的是,它以极快的速度在实力比它低一些的异兽战士们没能反应前将其轰飞,然后居然没有追击,而是反而龙颚一张,狠狠地咬住了原先被那几只异兽战士压制着的另一头蛮骨兽。

    “咔嗤咔嗤……”

    毫不留情地,这只蛮骨龙兽大肆吞噬着同族的肉体,而那只被啃噬的蛮骨兽实力也有二级九阶,但却居然毫不反抗,反而主动撤掉了自己的防御骨甲,任由蛮骨龙兽吞噬自身的血肉。

    似乎是嫌弃效率低,蛮骨龙兽在啃噬的时候低吼了一声,它身上忽然钻出了无数黑色仿佛触手般的线条,密密麻麻覆盖到了被啃噬的同胞身上,好似茧子一样将其整个吞了进去。

    咔嗤咔嗤……

    在令人不禁头皮发麻,牙根暗酸的声响中,胀大的黑色巨茧蠕动着很快坍缩了下去,并在短短几秒后就将内部的蛮骨兽化为了虚无,然后带着一缕缕黑色交杂着点点暗绿色的能量流光缩回了蛮骨龙兽体内。

    ————

    名称:蛮骨龙兽蛮骨王龙

    等级:二级九阶极限(伪三级)三级一阶

    程序软件:骨质再生、骨质强化、骨质操控、化髓虫触、转魂化龙(残)+、腐蚀之力(残)+

    ————

    属性里的+号,代表该项数值或者能力正在增强。

    “……居然?!”

    看到只是吞噬了一个同族后,对方就随之变更的名字、提升的等级、以及软件栏里所出现的变化,江言顿时就脸色大变。

    “现场的全员,还有黄明、紫曲!立刻——给我全力阻止这家伙!!”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