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拉尔茨 河边的柳树林

转场的牧业山了,离初雪淡笼的夏牧场,陆陆续续赶往分布在阿尔泰前山一带的一温暖明亮的秋牧场。蔚蓝色的额尔齐斯河空高悬的一座座吊桥摇晃、动荡一月。桥那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羊群先。经巴拉尔茨,河边那片柳树林子离面一米高内的树叶、嫩枝条全了,树皮给啃干干净净的,面更是光秃秃的,一根草有。

进入片柳树林的是马群牛群。,凡是它够着的柳叶子,几内干干净净了。

林子剩高高挑在柳树梢最面的那一层绿,才轮骆驼。

是,河边柳丛的绿意就一截一截从往少着。是骆驼排在最前面的话,哎,保准从,半片叶子不给牛马羊留。

原先那片林子密呀!柳枝子长长挑着纠缠在一,人站在其中,两米外的方就不了。

柳树,不是我常见的高高的那。它更像是灌木丛,最高就两三米。一棵一棵细细长长,几乎有分枝,枝条直接从一簇一簇密密匝匝抽生,相互织着。柳叫“火柳”,有人管它叫“白柳”。我觉前面那名字更适合它,片林子真是一片燃烧的林子,面有着静悄悄的热烈。

林子有一些路,绕绕,乱七八糟缠在一。踏些路,却现每一条路被枝枝叶叶堵结结实实,有在离路面一米高的方才畅通无阻。一定是羊走的路。

我前走河水分岔的方就停住了,很少进林子的。听说面有蛇,幸亏从碰。但总很虫子,软趴趴蠕动在枝叶,五彩缤纷,怪瘆人的。但羊群了,几工夫,面就稀松了许,我便奇在面钻钻。

林子虽稠密,面又有河,但却一点儿不潮。相反,面非常干爽明亮。光线在面乱晃乱闪。全是沙土,不是泥土,扎着一丛一丛清洁的、纤细亮白的芨芨草。

我弯腰在林子的路飞快走动,又跑了。枝叶在头顶脸不停扫拂、抽打着。河水流动的声音一儿响在左边,一儿响在右边。

我又拐了几弯,拨柳枝,一脚踏,踩进了水……

河水像流经暗夜一流经片明亮的林子。河方被罩严严的,河水因影暗,又因影的晃动明亮闪烁。河水流经柳树林,比流淌在阳光中更显清澈。河中央露水面的石头干干净净,不生苔藓,不蒙灰尘。

河水从片柳树林流,我站在柳树林外,站在离河的口处几米远的方,正着河,它什不说就流了。它涌向阔的空,经我,冲搅几漩涡,什不说就流走了。

我站在柳树林外,河从树林流,觉它是从一长长的故流的。

河流片柳林的方是一片空,长着三棵高的金黄叶子的杨树,扎着两顶毡房子。再就是浩荡的芦苇滩,片的灌木丛,就是康拜因收割的麦茬了。麦子完全收割了,才允许游牧的羊群通。不那牛呀马呀羊呀一趟子扫荡,就热闹了。

我一进林子就处乱撞,再加总迎面碰见几条色彩艳丽的毛毛虫,就更慌乱了。是就循着水声处找河,找河就顺着河往游走,就一定走入那片空。

空的毡房子紧靠着杨树,离毡房子不远的方一横一竖摆放着两木头槽子。是圆木凿空了,凿船形的子,盛粗盐粒喂牲口的。早在毡房驻扎前,它就已经那摆在那儿了。两人一定年年此停驻。

有一十四五岁的男孩——他的手臂受伤了,妈妈的花头巾吊着,挂在脖子——总是坐在那片空中的一块石头,有受伤的右手在石头磨刀子。有我蹲他身边,他磨一儿。他每磨几就抬头我说两句话,是我一句听不懂,就不理他,是笑着指着刀子,示意他继续磨。

那刀子很普通,不是两三块钱一的折叠水果刀,比手指头长一点,刀刃很薄,有着明亮光滑的桃红色塑料柄。但他整磨呀磨呀,简直是相郑重待它了。我那刀的刀刃给磨剩窄窄的一溜儿,又窄又薄,似乎很脆了,轻轻一折就断。但是,他磨告一段落的候,刀子在旁边的粗盐槽子别了一,轻轻一剜,就削一块整整齐齐的木片。真是不呀!不眼的一刀,锋利。

我摸了摸口袋,有一苹果,就掏给他吃。他拒绝了。我收回塞回口袋,接着他磨。

又了一儿,我再次掏苹果给他,他就接吃了。

我向他索那刀子。

他不给啦!我又缠了一儿,直他妈妈从远处了。他妈妈竟认识我。说:“裁缝的丫头,进房子喝茶吧?”

我连忙跳谢,跑掉了。

那几,我穿柳树林那孩磨刀子,给他带苹果吃。他那刀子非磨全给磨了才算完。反正从停似的,一磨晚。不知磨什才算满意。

直他的左手完全了,他才那刀收。又不知从哪儿弄一双弦琴(冬不拉),一晚叮叮咚咚弹。

真奇怪,真是从见闲的牧子弟,整像不干活似的。不有候拎根柳树枝,在柳林子守着几羔羊。有口哨声在林子回荡的候,我就知再走一儿就他他的羊了。他坐在柳林子的石头,吹着哨子,胳膊底挟着柳条,手仍忘了在石头继续磨他那非给磨秃不的刀。

但更的候他是在弹琴,反反复复一调,约是在习吧,相有耐重复完:“……32|34 56|54 32|34 3-……”每我穿林子,蹚河,总他坐在杨树一架卸了轱辘的马车排子,低着头,手指在弦灵巧移动。

我站在他面,听一儿,再四处走一走。在河边玩玩水,洗洗手,再回站在他面前继续听。

“……3-|6-56|76-3|5-32|1-……”

此与他妈妈见面的次数倒是更了,常我店买买那的。有候在门口遇。总是穿着打补丁的外套长长的裙子,整提着裙子干活。我做新裙子,我就拼命劝做短一点。长裙子短裙子是一价,但是短裙子给我省十几公分布。

了几,拿裙子。我帮试,满意极了,捏着我巴掌的镜子,左照右照照照的。

我那磨刀的儿子总穿着一条裤脚膝盖磨破了的裤子。约因正在长子,那裤子又又窄,他坐在那腿露了一截子。

是我说:“你巴郎子(孩子)不做新衣服吗?”

“他有的!很呢!”

“那的娃娃了,已经是伙子了,不给收拾一,妈妈生气的!”

“他不生气的,我巴郎子嘛,脾气很嘛……”

我又嘻嘻哈哈说了一阵别的。了二,妈妈果给己儿子做裤子了。不不是那男孩己量尺寸,他妈妈拿一条旧裤子,让我比着做:“,一点;,长一点……”

三,裤子了。不等妈妈拿,我就抱着那条熨平平展展、叠整整齐齐的新裤子,往他走。

由段间羊群全了,人,生意突忙了,我几柳树林子那边了。突现那一片柳林子一子变空空荡荡。面的树叶呀、细枝子呀什的,全了。被两山的畜“扫荡”了吧?速度真快。林子四处剩一片浓密的、光秃秃的树干粗枝。尽管,片林子是有着“茂盛”的意味。,此浓密的光杆树林的情景,其他哪方不的啊。且,些树木并不曾因失尽树叶枯竭死。它分明是有生命的,似乎明就抽新的叶子。它是那柔软有弹,手摸着冰冰凉凉,似乎面有水分在流淌。

河水浅了一些,似乎流速慢了。我顺着河走林子,那片空,的却是毡房子已经拆散了。红色的围栏整整齐齐捆扎了,五颜六色的毡子卷躺在草,箱笼被褥什的打了包。几人走走,几峰骆驼卧在旁边,随准备启程。

,男孩的妈妈向我走,高兴说:“正一呢!我嘛,马就走了嘛!我在嘛,已经住了两礼拜了。”

(本章未完)

河边洗衣服的时光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