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拉尔茨 巴拉尔茨的一些夜晚

巴拉尔茨的一些夜晚有月亮,另外一些夜晚有月亮。是废话,哪儿的嘛。但是在巴拉尔茨,有月亮的夜晚月亮的夜晚差别,让所有记的人,它的夜晚的印象分截不同的两:明亮白昼,黑暗铁。像是另外的某白黑夜。

但我说巴拉尔茨的月亮——我一巴拉尔茨的月亮……

我的身体就被洞,通体透彻。鱼在我的身体游,水草舒展叶片,无论是什,触着我的身体就轻轻沉……巴拉尔茨的月亮是世界最奇异的物,它圆不思议。荒野中的其他物,无论什是毫无规则的,随便搁在,线条零乱,形容粗糙。巴拉尔茨的月亮又是那明亮,世界的任何一光芒碰它“啊”叹息,不由主呈现与它同的质……巴拉尔茨的月亮……

少次我趴在门缝往外,冷风飕飕。外面的空是黑夜的蓝,但凝注久了似乎又是白的蓝。有星空,有银河。那才知,曾经所感受的一些夜空的辉煌与华丽,不是涣散着的,是奢侈的、正在逐渐消失的;有着明月的夜空,则是正在逐渐凝聚的,是越越清晰的,是吮吸着的,是更“永久”一些的。世界此寂静。

我从门缝往外,半月亮,我移一脸,又另外半。

每晚我睡在门那,几啤酒箱子架几块木板,铺羊毛毡,就裹了被子躺在面。白则毡子卷盖住被子挡灰尘。巴拉尔茨势高坦阔,非常干燥,尘土总是很暴。

货架的啤酒卖完了的候,我妈让我掀床铺的木板,从底箱子掏几瓶摆货架。我总是在每箱子间挨轮流掏取。尽管,靠墙根的那箱子是快空了。因此睡觉总尽量不往墙边贴,担床睡塌。

我裹着被子直接睡在毡子,有床单,粗硬的毡子轻轻扎着皮肤,又冷又硬,但身子却说不温暖安逸。夜晚真!什夜无论再冷再漫长却总是显舒适宁静呢?是因夜再不干活了,不四处奔波了吧。

我的床抵着门,门板裂全是缝缝,虽钉了一些破毡片,但什堵住,冷风飕飕。夜,总是睡着睡着就翻身爬,趴在床掀毡片,脸贴着门缝往外。那,总月亮像一口,奇怪、明亮敞着,整世界在等待离。

有候雪了,碎雪穿门缝,落在脸,针尖轻扎一般化。我翻身又睡。我知,此门缝外的夜空,正泛着动人的粉红色光辉。

那,我许醒一儿,一手指从门缝伸……手指便比我更先抵达己接的梦境,并在梦我指一些处,带我穿许广阔的物。

有一猫夜夜。办法,我租的间土房子处是洞,别说猫了,骆驼。笑的是,房子虽说四面楚歌,门倒是给弄密不透风。每睡觉前,我妈总是不辞辛苦在门一重又一重绑绳子、抵棍子(是房东临装的门,有插销门扣)。害二早床,我折腾很久才打门做生意。它是此保险靠,至晚捶门的酒鬼,门从合页那边踹了,另一端仍完初。

再说猫。它像人一呼吸,像人一蹑手蹑脚,像人一在近处注视我。

我连忙裹紧了被子,一缝儿不给它留。

但了最,它总是有办法进。它毛茸茸的,不知是脏是干净的毛紧贴着我的腿。它有人一的体温——真……恶。它人一抖,人一,人一固执。我一脚它踢,它沉默掉,又沉默爬,沉默再次靠近。我再一次醒,再一次感觉它热烘烘的身子,不知它已经在被窝睡了久了。它的身子像人的身子一伏着,并且像人一打鼾。

它不像人一死亡……

沉浸在深度睡眠中,偶尔的转醒不令我完全清醒。是迷迷糊糊中,由它。最烦人的是,它总爱爬被窝最深处睡,但最深处空气比较闷,它每隔一,就醒爬我脖子边透透气。是一整晚,它就那回回折腾。人若睡死了倒罢了,是睡沉的话,就彻底别睡沉了。

在我猫外,在被窝外,黑暗无边,寒气无边。我妈他不知什方了,甚至不知是生是死……我笔直躺着。雪像停了,又像有。身体困倦,法激动。我翻了身,黑暗中的左右立刻全混乱了。继续睡,梦年代的一些情景,有猫……猫!

一梦猫就立刻清醒。

因一梦猫,就突:己从见猫……它夜夜我在一,我居从不知它长什子。夜晚黑暗掩盖它,白又嘈杂将它深藏。它有着什颜色的皮毛?它有什颜色的眼睛?猛转醒。被窝空空荡荡。有猫。

有一些晚,晚餐推迟很晚。他在外间屋愉快说说那。有是长间的沉默。烛光明暗晃动。

我在间灶屋细准备晚饭。马灯在灶台静静燃。我反复揉面,一定面揉又匀又筋。长间重复一动,每一次力感觉面团在手又匀了一分。我揉着,又扭头向右边,己巨的投影在墙晃动。再抬头面,屋顶有花板,梁黑洞洞一团,像是向坠落进的深渊。忍不住停止了一,再低头接着揉面。

揉的面平平摊铺在案板,切条,匀匀拽长,搓铅笔粗细的长条,漤清油,在一盘子一圈一圈盘,蒙张塑料纸,让它醒一儿。才始升炉子、烧水、烩菜。

新鲜的带着树皮的松枝是很烧的,火苗在柴火的前端呼啦啦猛蹿,端却“咝咝”冒着白色的水汽黏糊糊的红色泡沫。,一根柴火总是半截熊熊燃烧,半截濡湿滴水。有候有细的蓝色火焰从滴水处的孔隙微弱丽蹿。

我坐在炉门前的板凳,不喂柴,炉钩拨弄炉膛的燃柴,使火苗更充分抿着锅底。脸被烤绯红滚烫。抬头往炉膛外的方,已经适应了火苗热烈的视线陡间跌进黑暗中。房间黑暗深远,灶膛热烈辉煌,极度明亮。另有一处明亮是灶台的马灯,它的火焰拉又长又稳,宁静平远。马灯、灶膛火、房间的黑暗,三者在我的视野互不侵犯,互反差,牵扯一幕奇异的平衡。

水了,面从盘子一圈一圈匀净扯,绕在手腕,在面板摔打。我拉的面又细又匀。干净利索锅,锅翻腾不已。马灯永远那明净。沸了三沸,面就淋着亮晶晶的水色,又筋又滑蹦跳着锅了。水汽腾腾。面条雪白晶莹盛了满满一盆,静静置放在暗处,说不丽诱人。

再几分钟,菜烩了,菜浇进盆,拌一拌,一盘一盘盛,所有人边吃边夸我手巧。我手巧喽!虽做每顿饭被夸奖一遍,但是百听不厌。

我围着柜台吃饭,一人端着一盘子,一边吃一边谈论着一些情。很晚很晚了,空盘子才陆续从手中放。但是谁不愿意洗锅收拾碗筷。太黑了,太冷了。便一致决定二做早饭再洗(是做早饭的那人就倒霉了……)。

碗不洗了,但是又人愿意立刻睡觉。我围着蜡烛继续说话。渐渐又实在话说了。蜡烛越越短。

,敲门声响,有人立刻身门。进的人所做的一件就是找方拴缰绳。我房子外面光秃秃的,有拴马的方。那人站屋,手扯着长长的缰绳,环视一圈,绳子系在门边的一板凳,才转脸让我清他的模。

马就在外面拖着缰绳静静站着,永远不知己被系在什东西,因此永远不尝试跑掉。几次我拾板凳给它。

人向我一一问,买了一包方块糖、一块钱的碎饼干两苹果。他方块糖饼干分别放进外套左右两边的口袋,又苹果细揣进怀,才俯身凑近蜡烛我说话:

“巴拉尔茨有几人嘛,你干什?你什呢?”

他是一风趣气的人。我聊了一儿,才知原他是阿訇呢。真让人奇,原阿訇吃饼干呀,原阿訇商店买东西,原阿訇的间有一部分需打才。

了年纪的阿訇实在是一有意思的人,他给我讲了许巴拉尔茨的情。我很喜欢他,希望他次。他走,我抓了几粒球形泡泡糖让他捎给他的女儿。他说他女儿六岁了。

(本章未完)

有林林的日子里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