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桥头 有关纳德亚一家

我桥头住着的全是老人、孩死塌日子的夫妇。年轻人不知干什了。

桥头在它的全盛期,曾有电站、两所校、一所幼儿园,有职工俱乐部的礼堂邮局什的。但是现在人全搬走了,剩一堆空房子。校操场长满一尺深的野草,操场两头的篮球架子倒完初。

但附近几村落有很孩子正处在龄期,是,他每步行十公(最远的将近二十公)河游的毛子庄校。但是毛子庄有哈语校有汉校,所桥头的汉族孩子(倒不是很的,全是生意人民工的孩子)更远的托海镇,一星期才回一次。

桥头的老人倒是很。且近两年,迁居的越越,全是孤老。原因我致分析:一、桥头人管,做生意人收税,在;二、桥头虽赚不什钱,但是花不什钱,活;三、桥头的老人越越嘛,愿意往一凑。信基督教,常聚一唱唱河南味的赞歌,读读圣经。再聊聊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伺弄几分,养三两鸭子,间就了。

,是我儿的法,他己怎的实在无从知。真是的,桥头底有什的呢?据说再等几年退耕林政策全面实施了,周围几村庄统统撤走。那,就彻底被放弃了。

桥头原先有两条平行的马路,现在剩一条了。马路两边的那两排房子保存最完,部分住的是外的打工仔。有三两不愿意离或有力离的老住户,他在周围的土着几块麦。打工的人一般在初夏进山,在伐木点抬木头、装车,冬就进山淘金(冬淘金安全一些,坑子冻死了,不容易塌方),或者在矿给老板扒云母渣子。

每扒一公斤云母渣子赚三毛钱。但是听说今年涨价了,所很人一窝蜂跑干。我呢,不我有己的活干,是他怎扒的已。我妈说,就是戴着厚手套,穿最结实最破烂的衣服,灰头土脸坐在一堆矿渣中央,的挑就行了。但我是一。因我最有钱的人毫不惭愧干那活,人认扒渣子是丢脸的情。但是真说,是觉劳动不太体面。

在我,冬干的情不是很,就进山淘金,就扒云母渣子,就找几人凑在一砌麻将牌。但是在冬,凑够一桌人实在太不容易了。外面处是雪,马路有两三行深深的脚印从东亘西,再两三,是那两三行脚印从东亘西。再两三礼拜,说不定才再添一行。

了冬,桥头真的什人了。

由总是三缺一的缘故,我被迫了“争游”外的一些扑克牌玩法,莫名其妙了那一百单八张的四川长牌——那难,居了。

桥头的冬,寒冷安静,有几人死撑着不肯离,处是空房子。周围的两三村庄在雪野深处远远横着,不见炊烟。

但是了夏,气暖,积雪化了,了厚厚的白外套,一切从头脚重新展露在蓝的候,桥头是静命。有喀依尔特河的轰鸣声回荡在河谷中。松木燃烧的香气在马路弥漫,忽浓忽淡。在马路中央站半,许等一一整冬有见面的人远远往边走。但是不等走近前,他又在远远的方拐弯消失。

桥头的人在哪呢?在干什?

我妈说:“干什?夏,冬扒云母渣子呗。”

听说我有一哈族伙子,特别厉害。他一副嗓子了名,在县的歌唱比赛奖呢。电视台专门给他录了音,刻了碟,整在县电视台的哈语频播,让人点歌。我流行的哈语歌,全是他唱的。且,他乌鲁木齐哈萨克斯坦参加比赛呢!

不我从见他,些是听人说的。听我妈说的。

我又问我妈:“你见他吗?”

“那,他就住在河西那边。”

“他平是干什的?”

“干什?夏,冬在矿扒云母渣子……”

现在始说的纳德亚是一漂亮的中年男人,生非常高俊。那又有什呢?他整穿着破裤子走走。

裤子穿那真不容易:整条裤子的侧缝线滑掉了,走路前前忽闪忽闪的,跟穿了裙子似的;裤子口袋更是一撕底,一毛钱放不住;门襟的扣子一颗剩,拿皮带扎住裤腰,裤子才不至掉,是皮带袢儿由原的六掉剩两。

他本让我给他补一补的,是我他说:“两块钱。”他就抱着那条破裤子掉头走了。弄我挺不舒服的……像己很残忍似的。

等一次他再的候,是抱着那条破了水平的裤子。一回他先儿趴在柜台思忖了很久,最才慎重我说:“一块钱?”

我毫无办法。我着他,他有一双丽的蓝灰色眼睛,睫毛又长又翘。瞳孔很,不像是他年龄有的(我觉年人的瞳孔是细精锐的),使他在注视着你的候,总像非常孩子气,且说不温柔。

我说:“算了,不钱了……”

他听了连忙说:“请等一等。”立刻放裤子。等再回,抱着满怀的破裤子烂衣服,有一烂茸茸的枕头套子,一条洞洞的床单……气死我了。

那我花了一午的间,帮他所有的裤子弄整齐了,很负责加固了一遍。补了破衣服所有的三角口子,钉齐了所有的扣子。

他感激办法,但我实在不需。我缝纫机“啪嗒啪嗒”踩飞转,指望所有的破玩意儿就些了。他搬凳子坐在旁边,笨手笨脚捏锥子,在我的指导,一针一针将那些需拆的线头慢慢挑。

纳德亚四十岁了,一直有结婚,母亲、寡居的姐姐有最的妹妹住在一。他的母亲是一活泼的老太太,又高又胖。据说年轻候一米八〇高,现在老了,缩了两公分,就剩一米七八了。

说:“年轻候嘛,我是林场篮球队的。”

又说:“年轻候嘛,我县通队比赛,两男的嘛,盯不住我嘛……”

说:“年轻候嘛,桥头人很呢!有两电影院,有两校,有幼儿园,有电,有水……”

纳德亚的姐姐是一高子女人。刚从乌鲁木齐,在桥头待了不一年间。似乎从繁华荒僻,毫无影响似的,一点渡阶段有就始一五一十日子了。同桥头任何一生活了一辈子的女人什不同,衣着破旧随意,神情平淡。

纳德亚的妹妹漂亮死,眉目画,长睫毛,长鬈,身子纤细灵巧。虽才十五六岁,但从年始就有了,一直在忙务活,很少在外面见。偶尔坐在马路拐弯处的水渠边,面一盆脏衣服埋头苦干。突跳,捞一根柳条矫健跃水渠,鹿一奔院子面的菜边,叱呵着赶两头牛——它正试图头探进铁丝网,够面吃的东西。

概正处育阶段吧,姑娘生了满脸的痘痘。使无论干什深埋着面孔,悄悄,尽量不惊动别人。但正是因的卑无助,又总使人从那儿感觉着一说不的温柔,同纳德亚一的温柔。

另外,纳德亚养着一条奇怪的狗,据说它见了穿制服的人就咬。问题是我有人穿什制服的,所它谁不咬。问题是,养一条谁不咬的狗干什呢?

在桥头,纳德亚算是很困难的庭了。是我妈的话:“夏,冬在矿扒云母渣子。”除此外,再有别的收入。

他的麦在河边,狭长的一溜儿,沿着河岸伏蜿蜒。麦四周围着篱笆,牵着铁丝网,使散步散的牛羊干不坏。另外,特意在铁丝网外侧了一圈带刺的野蔷薇。总真是极了,块伺弄整整齐齐。初夏节,蔷薇花烂漫,一片的深红浓绿在深蓝空尽情咏叹。麦旁,正值汛期的喀依尔特河宽阔汹涌奔流在深深的河谷底端,泛着宝石般幽幽的蓝。

了惊吓鸟儿,麦四周的灌木、铁丝网、篱笆桩子,处系着撕碎的花花绿绿的布条,随风摆动。一靠近那片麦,像是正走向一奇异的花园似的。我绕着麦慢慢走,篱笆外的路长满了草。与路边的草不同的是,路的草颜色浅一点,路边的草深浓一点。那条路有久人走了?总有一,条路彻底消失在草中的

(本章未完)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