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 一桶蒙特亚白葡萄酒

对福尔图纳托加于我的无数次伤害,我过去一直都尽可能地一忍了之。可当那次他斗胆侮辱了我,我就立下了以牙还牙的誓言。你对我的脾性了如指掌,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为我的威胁是虚张声势。我总有一天会报仇雪恨,这是一个明确设立的目标,而正是此目标的明确性消除了我对危险的顾虑。我不仅非要惩罚他不可,而且必须做到惩罚他之后我自己不受惩罚。若是复仇者自己受到了惩罚,那就不能算是报仇雪恨。若是复仇者没让那作恶者知道是谁在报复,那同样也不能算是报仇雪恨。

不言而喻,到当时为止我的一言一行都不曾让福尔图纳托怀疑过我居心叵测。我一如既往地冲他微笑,而他丝毫没看出当时我的微笑已是笑里藏刀。

他有一个弱点(我是说福尔图纳托),尽管他在其他方面都可以说是个值得尊敬甚至值得敬畏的人。他吹嘘说他是个品酒的行家。很少有意大利人真正具有鉴赏家的气质。大概他们的热情多半都被用来寻机求缘,见风使舵,蒙骗那些英格兰和奥地利富翁。在名画和珠宝方面,福尔图纳托和他的同胞一样是个冒充内行的骗子,不过说到陈年老酒,他可是个识货的里手行家。在这方面我与他相去无几。我自己对意大利名葡萄酒十分在行,一有机会总是大量买进。

那是在狂欢节高潮期的一天傍晚,当薄暮降临之时我遇见了我那位朋友。他非常亲热地与我搭话,因为他酒已经喝得不少。那家伙装扮成一个小丑,身穿有杂色条纹的紧身衣,头戴挂有戏铃的圆锥形便帽。我当时是那么乐意见到他,以致我认为可能我从来不曾那样热烈地与他握过手。

我对他说:“我亲爱的福尔图纳托,碰见你真是不胜荣幸。你今天的气色看上去真是好极了!可我刚买进了一大桶据认为是蒙特亚产的白葡萄酒 ,而我对此没有把握。”

“怎么会?”他说,“蒙特亚白葡萄酒?一大桶?不可能!尤其在这狂欢节期间!”

“我也感到怀疑,”我答道,“我真傻,居然没向你请教就照蒙特亚酒的价格付了钱。当时没找到你,而我生怕错过了一笔买卖。”

“蒙特亚酒!”

“我拿不准。”

“蒙特亚酒!”

“我非弄清楚不可。”

“蒙特亚酒!”

“因为你忙,我这正想去找卢切西。如果说还有人能分出真假,那就是他。他会告诉我……”

“卢切西不可能分清蒙特亚酒和雪利酒。”

“可有些傻瓜说他的本事与你不相上下。”

“得啦,咱们走吧。”

“上哪儿?”

“去你家地窖。”

“我的朋友,这不行。我不想利用你的好心。我看出你有个约会。卢切西……”

“我没什么约会。走吧。”

“我的朋友,这不行。原因倒不在于你有没有约会,而是我看你正冷得够呛。我家地窖潮湿不堪。窖洞里到处都结满了硝石。”

“可咱们还是走吧。这冷算不了什么。蒙特亚酒!你肯定被人给蒙了。至于卢切西,他辨不出啥是雪利酒啥是蒙特亚酒。”

福尔图纳托一边说一边拉住我一条胳膊。我戴上黑绸面具,裹紧身上的短披风,然后容他催着我回我的府邸。

家里不见一个仆人。他们早就溜出门狂欢去了。我告诉过他们我要第二天早晨才回家,并明确地命令他们不许外出。我清楚地知道,这命令足以保证他们等我一转背就溜个精光。

我从他们的火台上取了两支火把,将其中一支递给福尔图纳托,然后点头哈腰地领他穿过几套房间,走向通往地窖的拱廊。我走下一段长长的盘旋式阶梯,一路提醒着紧随我后边的他多加小心。我们终于下完阶梯,一起站在了蒙特雷索家酒窖兼墓窖的湿地上。

我朋友的步态不甚平稳,每走一步他帽子上的戏铃都叮当作响。

“那桶酒呢?”他问。

“就在前面,”我说,“可请看洞壁上这些白花花的网状物。”

他转身朝向我,用他那双因中酒而渗出黏液的蒙眬醉眼窥视我的眼睛。

“硝石?”他终于问道。

“硝石。”我回答,“你这样咳嗽有多久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可怜的朋友好几分钟内没法回答。

“这没什么。”他最后终于说。

“喂,”我断然说道,“咱们回去吧;你的健康要紧。你有钱,体面,有人敬慕,受人爱戴。你真幸运,就像我从前一样。你应该多保重。至于我,这倒无所谓。咱们回去吧,你会生病的。要那样我可担待不起。再说,还有卢切西……”

“别再说了,”他道,“咳嗽算不了什么,它要不了我的命。我不会咳死的。”

“当然,当然,”我答道,“其实我也不想这么不必要地吓唬你,不过你应该尽量小心。咱们来点梅多克红葡萄酒去去潮吧。”

说完我从堆放在窖土上的一长溜酒瓶中抽出一瓶,敲掉了瓶嘴。

“喝吧。”我说着把酒递给他。

他睨视了我一眼,把酒瓶凑到嘴边。接着他停下来朝我亲热地点了点头。他帽子上的戏铃随之叮当作响。

“干杯,”他说,“为安息在我们周围的死者们干杯。”

“为你的长寿干杯。”

他再次挽起我的胳膊,我们继续往前走。

“这地窖,”他说,“可真大。”

“蒙特雷索家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我回答说。

“我记不起你家的纹章图案了。”

“蓝色底衬上一只金色的大脚,金脚正把一条毒牙咬进脚后跟的巨蛇踩得粉身碎骨。”

“那纹章上的铭词呢?”

“凡伤我者,必受惩罚。”

“妙!”他说。

酒在他的眼睛里闪耀,那些戏铃越发丁零当啷。我自己的想象力也因梅多克酒而兴奋起来。我们已经穿过由尸骨和大小酒桶堆成的一道道墙,来到了地窖的幽深之处。我又停了下来,这回还不揣冒昧地抓住了福尔图纳托的上臂。

“硝石!”我说,“瞧,越来越多了,就像苔藓挂在窖顶。我们是在河床的下面。水珠正滴在尸骨间。喂,咱们回去吧,趁现在还来得及,你的咳嗽……”

“没事,”他说,“我们继续走吧。不过先再来瓶梅多克酒。”

我开了一小瓶格拉夫白葡萄酒递给他。他把酒一饮而尽。他眼里闪出一种可怕的目光。他一阵哈哈大笑,并且用一种令我莫名其妙的手势把酒瓶往上一抛。

我诧异地盯着他。他又重复了那个手势,一个古怪的手势。

“你不懂?”他问。

“我不懂。”我答。

“那你就不是兄弟。”

“什么?”

“你就不是个mason。”

“我是的,”我说,“我是的,我是。”

“你?不可能!你是个mason?”

“是个mason。”我回答。

“给个暗号。”他说。

“这就是。”我一边回答一边从我短披风的褶层下取出一把泥刀 。

“你在开玩笑,”他惊叫一声并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咱们还是去看那桶蒙特亚酒吧。”

“这样也好。”我说着把泥刀重新放回披风下面,又伸出胳膊让他挽住。他重重地靠在了我胳臂上。我们继续往前去找那桶蒙特亚酒。我们穿过了一连串低矮的拱道,向下,往前,再向下,最后进了一个幽深的墓穴,里边混浊的空气使我们的火把只冒火苗而不发光亮。

这个墓穴的远端连着另一个更小的墓穴,里面曾一直顺墙排满尸骨,照巴黎那些大墓窟的样子一直推到拱顶。当时这小墓穴有三面墙依然照原样陈列着骨骸,可沿第四面墙堆放的尸骨已被推倒,乱七八糟地铺在地上,有一处形成了一个骨堆。在这面因推倒尸骨而暴露出来的墙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小的凹洞,大约有4英尺深,3英尺宽,六七英尺高。这凹洞看上去仿佛当初被建造时就没派什么特别用场,不过是窖顶两边庞大的支撑体间一个小小的空隙,它的里端是一道坚硬的花岗岩石壁。

福尔图纳托举起他手中昏暗的火把,尽力窥视凹洞深处,可他枉费了一番心机。微弱的火光没法让我们看清凹洞里端。

“进去吧,”我说,“那桶蒙特亚酒就在里面。至于说卢切西……”

“他是个笨蛋!”我朋友打断我的话,踉踉跄跄倒朝里走去,而我则跟着他寸步不离。眨眼之间他已走到凹洞尽头,发现去路被石墙挡住。他正傻乎乎地站在那儿发愣,我已用锁链把他锁在了那道花岗石墙上。原来石壁上嵌着两颗U形大铁钉,两钉平行相距约两英尺。一颗钉上垂着一条不长的铁链,另一颗上则悬着一把挂锁。将那根铁链绕过他腰间再把链端牢牢

(本章未完)

长方形箱子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