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 山鲁佐德的第一千零二个故事

真实比虚构更奇妙。

——谚语

最近,在研究东方文化的过程中,我有机会查阅了《喻吾是与否》这样一本书,该书就像西蒙·约哈德的《光辉之书》 一样,即使在欧洲也几乎无人知晓。而据我所知,也许除了《美国文学珍奇录》的作者之外,该书还从来未被任何一个美国人引述。如我刚才所说,在有机会翻阅了几页这本首次提及的奇书之后,我大为惊讶地发现文学界一直弄错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萨桑国宰相之女山鲁佐德的命运问题上,文学界迄今为止一直令人不可思议地照《一千零一夜》中的叙述在以讹传讹。我发现就《一千零一夜》的结局而言,即便不说它不完全准确,但至少应该责备它没把故事讲完。

关于这个有趣的话题之详情,我得请读者自己去查阅《喻吾是与否》一书,不过与此同时,请允许我概略地讲一讲我在那本书中的发现。

读者应该记得,照那些故事的一般讲法,有充分理由猜疑其王后的萨桑国王不仅把她处死,而且对着他的胡须和先知发了一个誓,要每晚娶一名他王国中最漂亮的少女为妻,第二天早上则把她交给刽子手。

许多个年头他一直严格地按照教规教义不折不扣地履行了他的誓言,这使他赢得了信仰虔诚、理性健全的荣誉。可一天下午,他受到了前来觐见的宰相的打扰(肯定是在他做祷告的时候),似乎是因为宰相的女儿想到了一个念头。

宰相之女名叫山鲁佐德,她的念头是:要么她偿清那片国土上的美女所欠的人头税,要么她就以所有那些被公认的女英侠妇为楷模,在这一尝试中献出生命。

所以,尽管我们考证出那一年并非闰年(闰年使这种牺牲更可歌可泣),她仍然委托她身为宰相的父亲向国王提出她自愿与其成婚。国王求之不得,马上答应了这门婚事(他对她早已垂涎三尺,只是慑于宰相才迟迟没有行动)。但在答应的同时,他让所有的人都明白,不管宰相不宰相,他都丝毫无意违背自己的誓言,或是放弃他的特殊权利。因此,当美丽的山鲁佐德不顾父亲的苦苦劝告,坚持要嫁给国王,而且实际上与他成婚之时(如我所言,不管我愿意与否,当她坚持并实际上嫁给他之时),她那双黑眼睛完全清楚地看到了事情性质可能带来的结果。

但这位颇有心计的少女(她肯定一直在读马基雅弗利的书)怀有一个非常精巧的小小的阴谋。就在婚礼的那天晚上,她以一个我现在已忘了是什么的似是而非的借口,设法让她的妹妹在离皇家龙床够近的位置占据了一张卧榻,以便她们姐妹俩能舒舒服服地隔床聊天。她还留心趁鸡叫之前弄醒了她的丈夫,那位仁慈的君王(他虽然天亮就要勒断她的脖子,但对她仍然颇有好感)。正如我所说,她设法弄醒了国王(尽管他因为问心无愧和消化良好而睡得很香),凭着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我想就是关于一只老鼠和一只黑猫的故事),她当时正把这故事讲给她妹妹听(当然一直用的是一种悄声细语)。天亮时分,碰巧这个故事还没有完全结束,而山鲁佐德自然不可能接着把它讲完,因为那个时辰已到,她必须起床去被勒死(一种比被吊死稍稍舒服一点、略略斯文一分的死法)!

但我很遗憾地说,那位国王的好奇心恰好胜过了他虔信的宗教原则,竟诱使他破例将其誓言推延到第二天早上去履行,以便希望能在当天晚上听到那只黑猫(我认为是一只黑猫)和那只老鼠最后怎么样了。

夜晚终于来临,可山鲁佐德女士不仅讲完了黑猫和老鼠的故事(那只老鼠是蓝色的),而且在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她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地讲起了另一个复杂的故事,(如果我没有完全记错的话)这个故事讲的是一匹粉红色的马(有绿色翅膀),这匹马靠发条装置狂奔疾驰,上发条的是一把蓝色钥匙。这个故事让国王听得更加津津有味,当天亮而故事尚未结束之时(尽管山鲁佐德王后尽了最大努力想赶在天亮之前把故事讲完,以便去受死),国王除了像前一天那样把仪式推迟24小时之外别无他法。第二天晚上又出了同样的事故,并且带来了同样的后果;随之一而再,再而三,以致到了最后,在国王不得已被剥夺了一千零一次履行其誓言的机会之后,这位仁慈的君主要么是完全忘记了誓言,要么是通过正规手续将其废除,或(更有可能的是)干干脆脆地抛弃了他的信誓,同时也抛弃了他忏悔神父的脑袋。总之那位从夏娃一脉正传的山鲁佐德,那位也许还继承了我们所知夏娃在伊甸园那棵树下拾得的整整7筐故事的山鲁佐德,最后终于赢得了胜利,美女们所欠的人头税得以免除。

当然,这个(我们有书为证的)结局无疑是非常恰当,非常愉快。可是,唉!就像许许多多愉快的事情一样,令人愉快但不真实,而我衷心感谢《是与否》一书纠正了这一谬误。有句法国谚语说“最好乃好之死敌”,而在提到山鲁佐德继承那7筐故事时,我本来应该补充,她后来以复利把它们贷出,直到它们增加到77筐。

“我亲爱的妹妹,”她在第一千零二夜说,(在此我一字不改地引述《是与否》一书中的原话)“我亲爱的妹妹,”她说,“既然被勒死的小小危险已被化为乌有,既然那笔讨厌的税款已被免除,我现在觉得自己一直很内疚,因为我非常轻率地没让你和国王听完辛伯达航海旅行的故事(我很遗憾地说,国王睡觉打呼噜,这不是一名绅士应该有的行为)。除了我讲过的那几次航行外,这位航海家还经历过许许多多其他更有趣的冒险,可实情是我讲这故事的那天晚上觉得很困,所以就来了个长话短说。这是个严重的错误,唯愿安拉能宽恕我。不过现在来弥补这一过失也为时不晚。让我拧国王两下,待他清醒一点并停止发出这可怕的呼噜声,我马上就让你(也让他,如果他想听)听到这个非凡故事的结尾部分。”

据我从《是与否》一书中所知,山鲁佐德的妹妹当时并没有显出特别的喜悦,但国王已被拧得够受,最后终于停止了打鼾,并说了声“哼”!然后又说了声“呼”!王后当然明白这话(肯定是阿拉伯语)的意思是说他正洗耳恭听,并将竭尽全力不再打呼噜。王后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把一切安排停当之后,马上就开始接着讲航海家辛伯达的故事:

“最后在我的晚年,”(这些是辛伯达自己的原话,就像山鲁佐德所复述的一样)“最后在我的晚年,当我在家中享了好些年清福之后,去国外游览的欲望再一次把我攫住。一天,没让家里人知道我的计划,我把一些价值最高而体积最小的货物打成几个包裹,雇了一名脚夫挑上,与他一道直奔海滨,在那儿等任何一条出海船只,只要它能把我从这个王国带到我从未去过的某个地方。

“把包裹放在沙滩上之后,我们坐在几棵树下边,极目眺望海上,希望能发现一条船,但过了好几个小时我们也没见到船的踪影。最后,我觉得自己听到了一种呜呜声或嗡嗡声。那名脚夫仔细听了一阵,也说他听出了那个声音。不一会儿那声音变得越来越响,因此我们毫不怀疑发出那声音的物体正在向我们靠近。终于,我们发现天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小黑点飞快地变大,直到我们认出那是头巨大的怪物,它游动时身子的大部分都露在水面。怪物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直向我们游来,在它胸前掀起巨大的浪花,并用一根伸得很远的火柱把它经过的海面照亮。

“当那怪物游近,我们看得越发清楚。它的身子有3棵参天大树那么长,有你王宫里的大谒见厅那么宽,哦,尊贵而慷慨的哈里发。它的身子不像一般的鱼,而是像一块坚硬的岩石,浮在水面的部分通体漆黑,只有一条环绕它全身的细斑纹是红色。那怪物浮在水面下的肚子只有当它随波起伏时我们才能偶尔瞥上一眼,那肚子表面布满了金属鳞片,颜色就像是有雾时的月光。它的背坦平,差不多是白色,从背上竖起六根脊骨,脊骨大约有它半个身子那么长。

“这可怕的怪物没有我们能看见的嘴巴,但似乎是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它至少被赋予了80只眼睛,它们就像绿蜻蜓的眼睛一样从眼窝凸出,成上下两排环绕身体排列,与那条看上去好像是作为眉毛的血红色斑纹平行。这些可怕的眼睛中有两三只比其他都大,外表看上去像是纯金。

“尽管这怪兽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以极快的速度接近我们,但它肯定是全凭巫术驱动。因为它既不像鱼有鳍,也不像鸭子有蹼;既不像能以行船的方式被吹着走的海贝那样有翼,也不像海鳗那样能靠身子的扭动而前行。它的脑袋和尾巴完全一模一样,只是离尾巴不远处有两个做鼻孔的小洞,那怪物通过小洞猛烈地喷出它浓浓的粗气,同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看见这可怕的家伙,我们都吓得要命,但我们的惊奇甚至超过了恐惧,因为当它离得更近时,我们发现它背上有许多其形状大小都与人类无二,其他方面也都像人的动物,只是它们不(像人类那样)穿衣戴帽,而(无疑是天生)就套有一层丑陋而且不舒服的外罩,模样很像是服装,但把皮肤贴得非常紧

(本章未完)

瓦尔德马先生病例之真相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