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部的幹部算林震一共二十四個人,其中三個人臨時調肅反辦公室了,一個人半日工準備考學,一個人請產假。按時工的剩十九個人。四個人幹部工,十五個人按工廠、機關、學校分工管理建黨工,林震被分配與工廠支部聯繫組織發展工。

組織部部長由區委副書記李宗秦兼任,他並不常過問組織部的,實際工是由一副部長劉世吾掌握。另一個副部長負責幹部工。具體指導林震工的是工廠建黨組的組長韓常新。

韓常新的風度與劉世吾迥不同。他二十七歲,穿藍色海軍呢制服,乾淨抖抖不土。他有高的身材,配著英武的因為粉刺太略有瑕疵的臉。他拍著林震的肩膀,嘹喨的嗓音講解工,不時發豪放的笑聲,使林震:「他比領導幹部還像領導幹部。」特別是二韓常新與一個支部的組織委員的談話,加強了他給林震的這種印象。

「為什麼你們談了半時?我在電話裡告訴你,至少兩時討論發展計劃!」

那個組織委員說:「這個月生產任務太忙——」

韓常新打斷了他的話,富有教訓意味說:「生產任務忙就不認真研究發展工了?這是中工與經常工對立來,是黨不管黨的一種表現——」

林震弄不明白什麼叫「中工與經常工對立來」「黨不管黨」,他熟悉的是另外一類名詞:「課堂五環節」與「直觀教具」。他很欽佩韓常新的這種氣魄與力——迅速提高原則分析問題指示別人。

他轉過頭,見正伏在桌複寫材料的趙慧文,皺著眉懷疑一韓常新,後扶正頭的假琥珀髮卡,微帶憂鬱的目光向窗外。

晚,有的幹部參加基層支部的組織生活,有的休息了,趙慧文仍趕著複寫「稅務分局培養、提拔幹部的經驗」,累了一,手腕痠痛,不時在寫的中間撂筆,搖搖手,往手吹口氣。林震告奮勇來幫忙,拒絕了,說:「你抄,我不放。」於是林震幫抄過的濃紙疊整齊,站在身旁,一點精神支援。一邊抄,一邊時時抬頭林震,林震問:「幹嗎老我?」趙慧文咬了一複寫筆,笑了笑。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