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午飯,林震迫不及待找韓常新匯報情況。韓常新有些疲倦靠著沙發背,高的身體顯笨重,從身掏火柴盒,拿一根火柴剔牙。

林震雜亂敘述他麻袋廠的見聞,韓常新腳尖打著不住說:「是的,我知。」後他拍一拍林震的肩膀,愉快說:「情況沒瞭解來不緊,一次嘛,次就了。」

林震說:「是我瞭解了關於王清泉的情況。」他筆記本打開。

韓常新他的筆記本合,告訴他:「對,這個情況我早知。前年區委讓我處理過這個情,我嚴厲批評過他,指他的缺點危險,我們談了至少有三四個鐘頭——」

「是並沒有效果呀,魏鶴鳴說他了一個月——」林震插嘴說。

「一個月是效果,且絕不止一個月。魏鶴鳴那個人思有問題,見人就告廠長的狀——」

「他告的狀是不是真的?」

「很難說不真,很難說全真。當這個問題是應該解決的,我區委副書記李宗秦同志談過。」

「副書記的意見是什麼?」

「副書記同意我的意見,王清泉的問題是應該解決是解決的——不過,你不一子就陷這裡邊。」

「我?」

「是的。你一次一個工廠,全面情況不瞭解,你的任務又不是解決王清泉的問題,且,直爽說,解決他的問題需更有經驗的幹部;何況我們並不是沒有管過這件——你是一子陷這個裡頭,三個月不來,一季度的建黨總結還瞭解不瞭解?級正催我們匯報呢!」

林震說不話。

韓常新又拍拍林震的肩膀:「不急躁嘛。咱們區三千個黨員,百十幾個支部,你一來就什麼問題摸還行?」他打了個哈欠,有倦意的臉的粉刺漲紅了:「啊——哈,該睡午覺了。」

「那,發展工怎麼再瞭解?」林震沒有辦法問。

韓常新又拍林震的肩膀,林震不由躲開了。韓常新有握說:「明咱們倆一齊,我幫你瞭解,不?」後他拉著林震一同宿舍。

二,林震很有興趣觀察韓常新何瞭解情況。三年前,林震在北京師範學的時候,過見習教師,老教師在前面講,林震學生一聽,學了不少東西。這次,他抱著見習的態度,打開筆記本,準備韓常新的工過程詳細記錄來。

韓常新問魏鶴鳴:「發展了幾個黨員?」

「一個半。」

「不是一個半,是兩個,我是檢查你們的發展情況,不是檢查區委批沒批。」韓常新糾正他,又問:「這兩個人本季度生產計劃完的怎麼樣?」

「很,他們一個超額七%,一個超額四%,廠裡黑板報還表揚——」

談生產情況,魏鶴鳴似乎勁了些,但是韓常新打斷了他的話:「他們有些什麼缺點?」

魏鶴鳴了半,空空洞洞說了些缺點。

韓常新叫他給所舉的缺點提一些例子。

提完例子,韓常新再問他黨的積極分子完本季度生產任務的情況,他特別感興趣的是一些數字具體例,至於這些先進的工人克服困難、鑽研創造的過程,他聽不聽。

回來後,韓常新流利的行書示範寫了一個「麻袋廠發展工簡況」,內容是這樣的:

——本季度(一九五六年1月至3月)麻袋廠支部基本貫徹了積極慎重發展新黨員的方針,在建黨工取了一定的績,新通過的黨員朱××與范××受了共產黨員的光榮稱號的鼓舞,增強了主人翁的觀念,在一季度繁重的生產任務中各超額7%、4%。廣積極分子圍繞在支部周圍,受了朱××與范××模範例的教育,並為爭取入黨的決所推動,發揮了勞動的積極與創造,良完或者超額完了一季度的生產任務——(面是一系列數字與具體例)這說明:一、建黨工不僅與生產工不會發生矛盾,且推動了生產,任何藉口生產忙忽視建黨工的法是錯誤的。二、——但同時必須指,麻袋廠支部的建黨工,仍存在著一定的缺點——例——

林震寫著「簡況」的稿紙捧在手裡了又,他有一剎那,甚至於懷疑己沒過麻袋廠。還是次與韓常新同時己睡著了,為什麼許情況他根本不記呢?他迷惑問韓常新:

「這,這是根據什麼寫的?」

「根據那魏鶴鳴的匯報呀。」

「他們在生產取的績是因為建黨工麼?」林震口吃來。

韓常新抖一抖褲腳,說:「當。」

「不吧?次魏鶴鳴並沒有這樣講。他們的生產提高了,是由於開展競賽,許由於青年團建立了監督崗,未必是建黨工的績——」

「當,我不否認。各種因素是統一來的,不形學割裂分析這是甲項工的績,那是乙項工的績。」

「那,譬我們寫一季度的捕鼠工總結,是不是這些數字例呢?」

韓常新沉著笑了,他笑林震不懂「行」,他說:「那靈活掌握——」

林震又抓住幾個問題問:

「你怎麼知他們的生產任務是繁重的呢?」

「難現在會有一個工廠任務很清閒嗎?」

林震目瞪口呆了。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