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委常委開會討論麻袋廠的問題。

林震列席參加。他坐在一角,跳、緊張,手裡了汗。他的衣袋裡裝著幾千字的發言提綱,準備在常委會從麻袋廠件扯組織部工中的問題。他覺麻袋廠問題的揭發解決,造了最的機會,促請領導從根本考慮一組織部的工。時候了!

劉世吾正在條理分明匯報情況。書記周潤祥顯沉思的神色,左拳托著士兵式的粗壯寬的臉,右腕子壓著一張紙,時在面寫幾個字。李宗秦食指在空中寫劃著。

韓常新參加了會,他專己的鞋帶解開又繫。

林震幾次說話,但是跳使他喘不氣。一次參加常委會,就這種膽的發言,未免過於莽撞吧?不怕,不怕!他鼓勵己。他八歲那年在青島學跳水,他一邊聽著跳,一邊生氣對己說:「不怕,不怕!」

區委常委批准了劉世吾對於麻袋廠問題提的處理意見,馬就進行面一項議程了,林震霍舉了手。

「有意見嗎?不舉手就發言的。」周書記笑著說。

林震站來,碰響了椅子,掏筆記本著提綱,他不敢。

他說:「王清泉個人是了處理了,但是何保證不再有二、三個王清泉現呢?我們應該檢查一區委組織工中的缺點:一,我們抓了建黨,對於鞏固黨沒給予應有的注意,使基層的黨內鬥爭處於流狀態。二,我們明知有問題卻拖延著不解決,王清泉來廠子整整五年,問題一直存在且愈發展愈嚴重。——具體說,我認為韓常新同志與劉世吾同志有責任——」

會場了輕微的騷動,有人咳嗽,有人放了菸捲,有人打開筆記本,有人挪了一椅子。

韓常新聳了一肩,舌頭了一扭動著的牙床,諷刺說:「往往聽一種後諸葛亮的意見:『為什麼不早一點處理呢?』當是愈早愈羅——高、饒件發生了,有人問為什麼不早一點,貝利亞,有人問為什麼不早一點。再者,組織部並不保證二、三個王清泉不會現,林震同志未嘗保證這一點。——」

林震抬頭,激怒的目光著韓常新。韓常新卻是冷冷笑。林震壓抑著己說:「老韓同志知缺點的存在是規律,但他不知克服缺點前進更是規律。老韓同志劉部長,就是抱住了頭一個規律,因對各種嚴重的缺點採取了容忍乃至於麻木的態度!」說完,他手抹了抹頭的汗,他不知己怎麼敢說這樣尖銳,但是終究說來了,他有一種釋重負的感覺。

李宗秦在空中劃著的食指停住了。周潤祥轉頭林震又,他的沉重的身軀使木椅發了吱吱聲。他向劉世吾示意:「你的意見?」

劉世吾點點頭:「林同志的意見是對的,他的精神給了我一些啟發——」後他悠閒溜桌子邊倒茶水,手撫摸著茶碗沉思說:「不過具體麻袋廠件,倒難說了。組織部門鞏固黨的工抓不夠,是的,我們幹部太少,建黨還抓不過來。麻袋廠王清泉的處理,應該說還是及時有效的。在宣佈處理的工人會,工人的情緒空前高漲,有些落後的工人表示更認識了黨的公無,有一個老工人在台一邊講話一邊落淚,他們口口聲聲說著感謝黨,感謝區委——」

林震聲說:「是的,正因為這樣,我才覺我們工中的麻木、拖延、不負責任,是對群眾犯罪。」他提高了聲音,「黨是人民的、階級的臟,我們不容忍臟有灰塵,就像不容忍黨的機關的缺點!」

李宗秦兩手叉來放在膝頭,他緩緩說,像是一邊說一邊思索著何造句:「我認為林震、韓常新、劉世吾同志的主爭論有兩個癥結,一個是規律與動的問題,——一個是——」

林震不知從哪兒來的勇氣對李宗秦說:「我希望不冷靜全面的分析——」他沒有說,他怕己掉眼淚來。

周潤祥一林震,又一李宗秦,皺了眉頭,沉默了一會,迅速寫了幾個字,後對說:「討論一項議程吧。」

散會後,林震氣惱沒有吃飯,區委書記的態度他沒。他不滿甚至有點失望。韓常新與劉世吾找他一散步,就像根本沒理會他對他們的不滿意,這使林震更意識己他們力量的懸殊。他苦笑著:「你還為常委會發一席言就的呢!」他打開抽屜,拿那本被韓常新嘲笑過的蘇聯說,翻開一篇,面寫著:「按娜斯嘉的方式生活!」他言語:「真難啊!」

他缺少了什麼呢?

目录+书签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