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栋梁 > 第123章 初识大佞臣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123章 初识大佞臣

    曲任彬旋即十分尴尬,不过他看了一眼寇沛涵,脸色旋即舒展开,带着温和的笑道,“你这丫头,哼!”

    寇沛涵朝曲任彬俏皮的一笑,曲任彬更是没有丝毫怨艾。唯有暗暗可惜,说起来若真能收下周致这样的学生,也算是老来圆满了。可,呵呵!有了这个鬼丫头,老夫的夙愿是无法达成喽。

    陈光耀早已愣住,万万不曾想到寇沛涵竟让周致拜他为师。他是知县,虽然是进士,但从来不讲学,也不收实质性的学生。

    依照大明此时的规矩,但凡是庆都县内的读书人有考中秀才的,那都是知县陈光耀的学生。不过那种师生关系只是一个名义上的。

    可像是周致这样的白身要拜他为师,这让陈光耀还真是为难起来。他为难的是寇沛涵开口了,这就不好拒绝了。

    直接拜知县为师,周致也感觉不妥,但寇沛涵说话了,周致早已发现知县和寇沛涵之间的关系很亲近。周致就暗暗想道,不妥就不妥吧,真拜了知县为师,那对自己来说是太大的惊喜,太大的荣幸了。

    这样一想,周致就很听话的给陈光耀行拜师之礼。

    刚才没给陈光耀跪下,可这次周致却是结结实实的跪下了。弄得陈光耀更是左右为难,一脸的犹豫。

    “陈叔叔,莫非你不愿意收周致这个学生么?刚才他写出的文章你也看到了,周致可是聪明绝顶哩。

    陈叔叔,不是我说你,在我看来,你收下周致这个学生是你的荣幸呐!周致未来的成就绝对比你这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要强上很多。”寇沛涵小嘴一张一合,板着一张俏脸说道。

    听寇沛涵如此夸赞自己,周致的那颗心早已乐开花,喜不自胜。

    “小涵啊小涵,唉!……”陈光耀无可奈何道。

    随后就朝周致道,“起来吧,周致,你这学生本官收下了!”

    “小子谢过知县大人!谢过恩师!”周致心下万分欢喜,朗声道。

    周致此时如何能不喜?这一次庆都县之行可谓收获颇丰,周致一个乡野小子竟一步做了知县的学生,这意味着周致在明年的小考时,第一关县试是必定会过的。试问知县出题,知县的学生若是再考不过,那知县的颜面还会有吗?

    周致起身之后,垂首侍立。

    陈光耀再度上下端详了周致一番,很满意的微微点头。随后朝曲任彬说道,“恩师,我虽收下了周致这学生,但却无暇点拨教导他,这一切还是需要恩师多多费心呐!”

    曲任彬笑道,“老夫自然知晓,呵呵!周致现在既是你的学生了,我就将我毕生所学都一一传授于他。”

    曲任彬和陈光耀甚是亲近,情同父子,此时他这样说,自然会这样做。

    周致慌忙又谢过曲任彬。

    曲任彬道,“周致,从明日开始你就在县学住下,你算不得县学的正式学生,老夫每有余暇就会教你。老夫书房之中藏书不少,老夫为你列一个单子,你每日按老夫的要求去做即可!”

    今日可谓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幸运至极,周致的一颗心早已狂跳不已。

    不过周致很清楚,说来这一切得来的虽说很容易,但主要还是沾了寇沛涵的光。

    周致不禁满是感激,目光炽烈的朝寇沛涵看过去。感受着周致这样的目光,寇沛涵霎时俏脸羞红,就宛若是那火红的晚霞,美极,耐看至极。

    寇沛涵刚才如此关照周致,谁都能看出来,情窦已开的寇沛涵对周致是有了情意。

    曲任彬和陈光耀相视一笑,不过那眼神中显然含有诸多惋惜。

    是呀,寇沛涵是名门之女,可周致只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这怎么看他们都不般配,民不当户不对。

    可寇沛涵的脾性他们又是非常清楚的,甭说他们劝说不了。寇沛涵的脾气真犟上来,就是寇沛涵的父亲寇大刚都无可奈何。

    寇大刚是倒马关千户所的千户,而这陈光耀恰是唐县人,虽说陈光耀自幼家境贫寒,但读书刻苦,考中了举人之后,便和寇大刚相识,并且有了来往。

    陈光耀考中进士,在庆都县当知县,自然更是和唐县的寇家走的紧了。寇大刚和陈光耀虽说官职有些差距,但却兄弟相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正是因为两家有了这样的关系,寇沛涵和他哥哥寇通便经常来庆都县玩耍。寇沛涵更是得了陈光耀的喜欢。

    至于曲任彬,他和寇家也是多少年的情意了。曲任彬早年间家庭困窘,以至于在进京赶考的时候都没有回家的路费。还是当时在京为官的寇沛涵的高祖寇深,念在同乡的情分上帮助他,才让他得以归家。

    以后寇深又对曲任彬多次帮助,让曲任彬感激不已。

    正是因为得了寇家的帮助,曲任彬便对寇家常怀感恩之心,这些年来和寇家的关系一直不断。

    此时的陈光耀和曲任彬几乎同时想到,寇沛涵是偷着跑出来的,若是再让寇大刚得知寇沛涵竟对一个乡野小子产生了情谊,想来寇大刚定然责怪他们二人不加阻止。

    现在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让周致成为饱学之士,让周致的地位步步提高,可能到时候寇大刚的火气才会小一些。

    程珂和程眼见周致走了大运,拜了陈光耀为师,一时羡慕嫉妒恨不已。

    这次本来想坏了周致的好事,羞辱周致的,不成想最后竟让自己弄了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周致有了知县学生的身份,日后若是再想和周致为敌,整治收拾周致,可就要难上加难了。

    不过他们父子都是睚眦必报的小人,这口气是断然难以咽下去的。

    尤其是程珂,可谓老谋深算,诡计多端。他想到,虽说周致和知县拉上了关系,但知县也有左右不了的事情。程家和陈家日后联手,再加上陈家请来的那个道人李顺,哼哼!定要想出一个置周致于死地的法子。

    此时的程珂俨然动了杀心。阴鸷的双目扫了一下周致,旋即朝知县陈光耀拱手道,“知县大人,曲兄,今日我们父子就回去了!”

    陈光耀其实向来不喜程珂,但必要的颜面还是要顾及的,这程珂毕竟是个举人嘛。

    陈光耀道,“呵呵!路上慢行。”

    随后朝身后的那壮汉道,“江彬,你去送送他们!”

    那壮汉支应一声,旋即跟在了程珂和程定邦身后出门而去。

    周致暗暗愣神,这一脸凶恶的壮汉叫什么?江彬?不会是日后伺候正德皇帝的那个大佞臣吧?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Not Chapters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