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爱人温柔的手

大部分男人追求气喘吁吁的快感,因而速战速决。

--瑟伦·克尔恺郭尔(1813-1855)

有些事从来未曾被遗忘。数年前的一次采访中,斯汀热情洋溢地谈起自己和妻子连续数小时做爱之事。这位英国摇滚乐歌手顷刻间成为数百万人的笑柄。评论员们颇感惊讶:他怎么会有空闲写曲子?他的妻子怎么还能走路?当斯丁试着谨言慎行时,为时已晚,因为他在公众眼里已经牢牢树立起放荡不羁的流行歌星形象。即便在今天,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在介绍他的歌曲时,仍念念不忘地对他无尽无休的性爱加以讥讽。

快速性爱并非现代人的发明,它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或许起源于人的生存本能。在史前期,快速交配使人类的祖先不易遭受野兽或对手的攻击。后来,文化增加了额外的动力以加快性行为的速度。一些宗教教义认为,交合的目的是繁衍而不是享乐:丈夫应该爬到妻子身体上,履行其义务,然后再爬下来。

现在情况有所不同。现代人愿意接纳伍迪·艾伦的观点,认为性爱是人类无需通过笑就可以获得的最大的享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仓促了事呢?原因之一是,快速通奸的强烈生物欲望一直深入人们或至少男人的大脑中。快节奏的生活必须为此承担一定的责任。忙碌的安排影响漫长而疲倦的性爱游戏。在辛苦一天之后,多数人由于疲倦而不想性爱了。减少工作时间是腾出时间和精力过性生活的一种办法,这正是情侣们选择度假做爱的缘故。但疲倦及时间压力并非快速性爱的唯一理由。匆忙文化告诉我们,到达终点比旅程本身更重要--同样的终点心态也影响了人们的性爱。即便女性杂志也似乎更着迷于性高潮:多强,多频繁,然后是性爱前戏。色情为西方如何下最后完成交易的结论带来了困窘(西方色情狂将性爱等同于一宗交易的最后完成),性爱沦为不清晰的狂乱抽送以及至关重要的"金钱射精"。

现代世界对未能跟上做爱步调的人没有太多的耐心。据调查,许多妇女--40%左右--缺少性欲或性快感。对于我们的快节奏文化而言,确实如此,药物业坚持认为,伟哥式的药品可以纠正这一切。但生殖器血液流动可能并不相干,真正的问题或许是速度过快。女人需要更多时间做准备,平均需要20分钟的时间才能完全激发出性欲,相比之下,男人只需10分钟甚至更短时间即可。大部分女性,比如指针姊妹合唱团,更喜欢男人温柔的手。

然而,别让我们走远了。速度在床上有其作用。有时在干草中快速打滚是你所希望的或需要的。匆匆完了,快速万岁。但性爱以冲刺达到高潮更是如此。缓慢做爱会是一种深刻体验,也可以获得迷人的高潮。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缓慢哲学在侵袭世界各地的卧室。即便妇女杂志也开始力劝读者以较长时间的后仰姿势进行性接触,用蜡烛、音乐、葡萄酒和按摩来诱惑他们的性伴。2002年日本主要男性杂志《日刊Gendai》连续12周登载21世纪做爱方面的文章。文章口吻严肃,甚至有些说教,因为其目的是给读者传授一些亲密的艺术、性感和缓慢。"很多日本人认为,最好的性爱是快速的、美式的,"杂志的高级编辑高桥石田说道,"我们想告诉大家,可以有其他方法保持肉体关系。"连载中的一篇文章对玻利尼西亚传统的"缓慢性爱"大加喝彩。文章作者对玻利尼西亚情侣如何花费较长时间抚摸、探索对方身体进行解释。谈到性高潮,质量优于数量。

性爱文章连载在日本一时变得极为热门。《日刊Gendai》的发行量涨幅达20%,读者的感谢信如潮水般涌入。一位读者感谢杂志使他有勇气同妻子公开谈论性话题。他惊诧地发现,自己的妻子不能经常体验到强有力的、充满活力的性爱,她更喜欢以玻利尼西亚人的步调做爱。他和她尝试了一次,现在,他们的婚姻和性生活都较以往有了很好的改善。

当东京的地铁乘客阅读到有关放慢性爱节奏所带来的乐趣等方面的文章时,意大利则掀起了官方的缓慢性爱运动。该运动的创始人是艾伯特·威特,他是驻慢食运动的发源地博拉市的网络销售咨询员。在一本教科书关于缓慢运动的杂交例子中,威特认为贝特切尼关于"从容做事可以带来更多感官愉悦的"原则应从从餐桌上延伸并应用到卧室里。2002年,他成立了缓慢性爱组织以拯救在"疯狂而世俗的世界以惊险速度"做爱的世人。会员迅速增加到三位数,男女各半,且人数仍在增加。

采访了一整天的慢食运动支持者之后,我在博拉的人行道边的一家咖啡馆同范特尔见面。他31岁,身材消瘦,一副严肃的面孔。点过饮料后,他开始跟我讲,为什么他做拉丁流浪者的日子结束了。"在我们的消费文化中,同某人快速做爱,之后快速转向下一个猎物,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他说道,"男人间的交谈--同几个女人有过性关系,有过几次性经历,试过几种体位姿势--一切都同数字有关。上床的时候还带着一张单子列举各种要做的事情--你也太缺少耐心,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了,不可能真正享受性爱。"

威特对于这种快速粗糙的文化加以抨击。他在皮德蒙特高原附近的社交俱乐部宣传缓慢性爱的乐趣。他计划将他的网站(slowsexit)建为讨论放慢性爱等方方面面的论坛。放慢速度给他本人的性生活也带来了奇迹。现在他不再仓促地试验他喜欢的各种姿势,而是从容地享受长时间的性爱前戏,他对他的性伴窃窃私语,看着她的眼睛。"放眼望去,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渴望放慢性爱速度,"他说道,"在我看来,床是最好的开始的地方。"

早前,我们曾听到米兰·昆德拉给人们发出的警告:对处于快车道的人而言,一切都无法确定,甚至包括他们的心,对此戴尔再同意不过了。"我现在回过头看,可以看到,我们都过着忙碌的生活,以至没有时间真正注意到我们的关系已经走到尽头,"他说道,"我猜测,当我们慢下来后,最终会意识到,我们并不是对方的真正所爱。"躲过了一场注定要上法庭离异的婚姻,戴尔感到很宽慰。现在他又回到了单身的行列,但他从自己的过失中学到了一些东西。他计划未来在处理两性关系时将多花些时间用于性欲和亲密性方面的探索。"我也发现,最好的性爱是建立联系,如果你很仓促,就无法建立真正的联系。"他说道。"下次我找对象,我要慢慢来,从一开始就放慢节奏。"

听到商人在工作与情爱之间区划界限不足为奇。将自身与工作捆绑得死死的会损害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会带来危害。美国调查显示,有婚姻问题的雇员每年损失15天的时间,每年给美国公司造成近70亿美元的生产率的损失。缓慢运动提出的解决方案简单却富有吸引力:减少在工作上的时间,在慢速性爱方面多花些时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