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

16

餐厅十分狭,且绝部分被一张宽的桌子占据了。墙挂着描绘圣经故的版画及相应的说明文字。

“所有的传教士有一张餐桌。”韦丁顿向他做了解释,“因他每年增加一孩子,结婚初他就些未的不速客准备足够的桌子。”

屋顶悬挂着一盏石蜡灯,候凯蒂更清楚观察韦丁顿一番。他秃了顶的头曾误使他已经不再年轻,现在他应该不四十岁。他有着高高圆圆的额头,额头的脸很,但是圆圆胖胖的,毫无棱角,脸色十分红润。张脸很像猴子的脸,虽难,但是不乏魅力,因它十分逗趣。他的五官面,鼻子嘴跟孩的差不;眼睛不算,但是又亮又蓝;他的眉毛是浅色的,十分稀疏。远远,他活像是一老男孩儿。他不停给己倒酒,随着晚餐的进行,凯蒂越加觉他人一点不郑重内敛。不,就算是他喝醉了酒,有说什酒伤人的话,反是兴高采烈,子颇像一酒三巡的色徒。

他谈了香港,在那儿有很他的朋友,他很知他近况何。前年他刚那儿赌一次赛马。他谈各色赛马数珍,它的主人颇熟知。

“顺便问一句,唐生现在怎了?”他突问,“他快布政司了?”

凯蒂感的脸噗一红了,的丈夫并有。

“我认不意外。”他回答。

“他是那官运亨通的人。”

“你认识他吗?”瓦尔特问。

“是的。我跟他很熟。我曾一从国内同路旅行。”

河的岸响了听听铛铛的敲锣声,接着爆竹劈劈啪啪响了。在那,离他不远的方,一座城镇正处惊恐中;死亡随无情光顾那些曲曲折折的街巷。但是韦丁顿却始谈了伦敦。他的话题放了戏院。他清楚知此刻伦敦正在演哪剧目,将次临的一戏的细节娓娓。他讲那位滑稽的男演员不禁哈哈笑,描述那位音乐剧女明星的貌,却又叹息不已。他高兴告知他,他的一表弟已经同一位杰的女明星了婚。他曾与共进午餐,并荣幸受赠了一张的玉照。等他海关做客,他照片拿给他一。

瓦尔特专注着他的客人,但目光漠且略带嘲讽,显他丝毫有被方的幽默所打动。他试图礼貌那些话题表示兴趣,但凯蒂明白他其实一无所知。话间,瓦尔特始终面带着微笑,凯蒂的却不明所充满了恐惧。在座已故传教士留的房子,虽离那座瘟疫肆虐的城市仅一水隔,但是他似乎与整世界完全隔绝。坐在的仅仅是三孤独且彼此陌生的人。

晚餐结束了,从桌边站了。

“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是我该说晚安的候了。我回房睡了。”

“我将身回。我猜测瓦尔特医生准备就寝了。”韦丁顿回应,“明一早我呢。”

他同凯蒂握了手。他的脚有打晃,但是他的两眼放光,已平常不一。

“我接你。”他瓦尔特说,“先见见方官余团长,再女修院。在儿你干一场,我向你保证。”

17

一次有机韦丁顿单独聊,有意话题引向了查理。他达此的那晚韦丁顿曾经提他。装与查理并不谙识,称他是丈夫的一位熟人罢了。

“我他不怎留意。”韦丁顿说,“他嘛,我觉他很招人厌烦。”

“必你是挑剔了。”凯蒂回答说,明快、戏谑的腔调是信手拈的。“据我所知,他是香港数一数二、极受欢迎的人物。”

“我知。那就是他苦经营的业。他深谙笼络人。他有赋,让每遇他的人觉跟他情投意合。他说不在话的,他总是乐你效劳;是你所愿稍微难了他,他让你觉换了谁是做不的。”

“的确是招人喜欢的人。”

“魅力,始至终一不变的魅力使人厌烦,我人认。你跟一并非殷勤是严肃的人往,就感相舒坦。我认识唐生有年了,有那一两次,我他摘了他那张面具。不我不关他的,我就是普普通通一海关低级官员。据我了解,在世界他不向任何人付什东西,除了他己。”

凯蒂悠闲坐在的椅子,眼含笑意着韦丁顿,手则的结婚戒指不停转转。

“毫无疑问他仕途畅达。他深谙官场的那一套。在我有生年一定有幸尊称他阁人,在他登场他立致敬。”

“不他官升三级是众望所归。在,他是一才华横溢的人。”

“才华?一派鬼话!他人愚蠢至极。他给你一印象,让你他做精明强干、手擒。但果是真的此那才怪呢。他跟一欧亚混血的普通职员有两,什儿按部就班拼命应付。”

“他何赢英明聪慧的名声?”

“世界有足够的傻瓜。一官居高位的人他不摆架子,拍拍他的肩膀说他他力尽所,他此人智慧非凡。了,面不少了他夫人的份儿。是不同凡响的女人,颇有脑子,的点子永远值一。有了在面拿主意,查理·唐生不担做蠢,正是在官场顺风顺水的务所在。政府不需聪明的人,聪明的人有主见,主见就是麻烦。他的是亲、圆滑、永不犯愚蠢错误的人。嗯,不错,查理终将爬金字塔的塔顶。”

“我很奇你何讨厌他?”

“我有讨厌他。”

“那你更欣赏他的妻子喽?”凯蒂微笑着说。

“我是传统的男人,更青睐有教养的女士。”

“我希望穿着的品味像的教养那众。”

“不太注重穿着?我留意。”

“我常耳闻他是一鸾凤鸣的伉俪。”凯蒂说,眯眼,透睫毛斜睨着他。

“他一片深情。是我送给他的赞辞。我是他人身最正派的一点了。”

“苛刻的赞。”

“他闹些风流韵,但是不真。他一直行,从不惹火身,给己找麻烦。肯定他不是一耽情爱的人,是他爱慕虚荣,希望被女人崇拜罢了。他身体胖了,今有四十岁,他太养尊处优、善待己了。不他初香港是一英俊伙儿。我常听他夫人拿他的姘头打趣。”

“不他的风流韵回儿?”

“呃,。明白他是打闹,不做火。说愿意查理那些怜的情人儿朋友。不是些泛泛流。说爱丈夫的女人永远是些二流货色,简直令脸无光。”

18

韦丁顿离,凯蒂他的那些率言思。那些话有一句让舒服,但必须表现泰若,假装根本不回儿。他说的话是真的,就万分苦涩。知查理愚蠢、虚荣、爱听奉承,清晰记他他的丰功伟绩夸夸其谈那副洋洋的模。他总是一些雕虫技鸣意。果全部的爱给了一男人——仅仅因他有双漂亮的眼睛健的身材,那就是在轻贱。应该鄙视他,因恨他说明爱他。他是怎的,应该已经睁眼睛清了。瓦尔特从是不他的。呃,是连瓦尔特一从的脑子消失该!有,他的妻子因跟他坠入情网向他打趣?萝西概跟做朋友,但是那不就证明己是二流货色了吗?凯蒂轻轻一笑:是的母亲知女儿被般待,将表示怎的愤慨。

夜又梦见了他。感觉他的胳膊紧紧抱着,热烈似火亲吻的嘴。他即便四十岁了,身体胖了一些,那又怎呢?他的思那,叫生爱怜。他有孩子一的虚荣,因更加爱他,同情他,安慰他。醒的候,泪水已经流了满脸。

在梦哭了。不明缘由叹,说是悲惨的境遇啊。

几,韦丁顿凯蒂坐在一闲聊。他手端着杯的威士忌苏打水,次谈论了修院的修女。

“修院长是相色的女人。”他说,“那群姐妹我说,法国一名门望族。不

(本章未完)

第二部分 11-15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