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21-25

21

已故传教士的简陋客厅又剩凯蒂一人了,躺倒在正窗户的长椅,凝神远眺河岸的庙宇(傍晚的光线又给那座庙宇蒙了一层奇妙的神秘色彩),竭力理清中的思绪。从趟修院行够给触动。是啊,奇已经消失啦,现在什期盼的了。河岸那边高墙的城镇几乎是朝思暮,今那些神神秘秘的街是一眼不了。

但是在修院的候,有一儿感觉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世界,一超宇宙外的世界。那些空荡荡的房间白色的走廊虽简陋,却似乎有一迷离、神秘的气息游荡其间。那间礼拜堂是那粗陋俗气,几乎说是一派惨相,它却具有某雄伟的教堂所有的东西。它的彩窗油画是此拙劣,它所包含的信念,人它所怀有的崇高情感,却赋予了它纯净的灵魂。在瘟疫肆虐的中带,修院的工却是此一丝不苟,有条不紊,简直就是场劫难的嘲讽。凯蒂的耳际又响了圣约瑟姐妹打医疗室的门,那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

评论瓦尔特的话乎的意料。先是圣约瑟姐妹,是修院长己,的声调一了赞扬他的候就变异常欣慰。夸奖他,竟见鬼感一阵骄傲。韦丁顿提瓦尔特做的,但是称赞他的医术头脑(在香港就有人说他脑瓜聪明了),点修女肯定了。说他人体贴细,温柔善。他非常善,是有人病了,那正是他显露身手的候;他聪明的脑瓜知怎不弄疼你,手一定又轻又柔。人一场就让你病痛全无,你不夸他妙手回春才怪呢。现在明白他的眼再不那百般怜爱的神情了,前终日与神情相伴,有觉厌烦。今知他很爱别人,并且正在一古怪的方式将爱倾注那些命给他的病人身。有感嫉妒,是有点惘若失,就像长久习惯靠其的扶手突被抽走了,使一子头重脚轻,左摇右晃。

回忆曾经那鄙视瓦尔特,现在鄙视己。初怎他的,他一定知肚明,但他一既往、毫无怨言爱。是笨蛋,他是再清楚不了;因他爱,一点他毫不在乎。现在不再恨他了,不憎恶,有的是害怕困惑。不不承认他的身有众的优点,甚至有那一点不易被人察觉的伟处。竟不爱他,却爱了一现在觉不值一物的男人,真是怪。些漫长的白一直思前,查理·唐生究竟哪值爱呢?他不是凡夫俗子,彻头彻尾的二流货色。果现在是哭抹泪,那岂不证明的思留在他那儿?必须忘了他。

韦丁顿瓦尔特评价颇高。唯独他的价值视不见,什?因他爱了,却不爱他。一男人由爱你遭你的鄙视,人是怎长的啊?不,韦丁顿承认他不是那喜欢瓦尔特。男人不喜欢他。那两位嬷嬷他的感是挂在脸的。女人他另有一番感觉。敏锐感觉他的腼腆背隐藏着一颗厚善的。

22

不说最令有所感的是那些修女。先说脸蛋红扑扑、始终满脸欢喜的圣约瑟姐妹。是十年前跟随修院长一同中国的几位修女一,些年,眼见姐妹一在疾病、穷困思乡中相继离世,平日的欢喜色却并未黯淡。的率真豁达,底是从何呢?是修院长,儿,凯蒂似乎觉修院长真的又站在了的面前,禁不住羞愧。是从不矫揉造的朴素女人,骨子有一威严,让人其生敬畏。一人,与往的人一分敬意。从圣约瑟姐妹的站相、举止及回话的腔调,修院长是从底顺从的。韦丁顿虽生轻佻,玩世不恭,跟修院长说话照收敛,与平相比几乎就是畏畏缩缩了。凯蒂觉韦丁顿告诉修院长的法国望族身份其实是此一举的。观其举止风度,必谁不怀疑源远流长的古老血统。身的威严气,恐怕谁见了甘愿臣服。有优雅贵人的温圣贤人的谦卑。在坚定、丽、同略显苍老的脸,一不变的肃穆中从不少了光彩。同是蔼亲切的人,那群娃娃毫无顾忌围在的身边,吵吵闹闹,因他知修院长深深爱护他。着那四新生儿的候,脸露甜又意味深长的微笑,就像是一煦的阳光照了一片荒芜。圣约瑟姐妹随口说瓦尔特,凯蒂竟不明所有点感动。明白了他是希望给他生孩子,是他一贯沉默木讷,怎不像是哄孩子的人。数男人哄孩子是笨手笨脚,他却一点不手生,怪的一人。

除了一幕幕感人的回忆外,在头似乎潜藏着一层影(同银色的云彩边缘镶了一圈儿黑色的乌云),怎挥不。在圣约瑟姐妹的欢声笑语中,更的是在修院长优雅的待客,凯蒂始终感受了一漠。不消说,今是友善乃至热情的,但同另有所保留,具体是什凯蒂说不。觉说,不是随便哪一位初乍的客人。不仅说了一凯蒂完全不同的语言,其思是凯蒂相隔万。修院的门关的一刹那,忘一干二净,一刻不耽搁忙刚刚落的活计了,就跟人根本就有一。觉不仅是被关在那所修院的门外,且关在了一直孜孜追求的神秘的精神花园的门外。忽感前所未有的孤独。那就是哭泣的原因。

疲惫头靠在椅子,哀叹了一声:“我是无足轻重的人啊。”

23

那晚瓦尔特比平提早一儿回了他的房子。凯蒂正躺在长椅,面着敞的窗户。已经快黑了。

“点灯吗?”他问。

“晚饭的候他灯提的。”

他总是随口说点儿琐碎的,像他是两位老相识似的,从他的举动你永远不他你怀怨懑。他从不朝的眼睛,从不笑一笑,倒是处处不忘礼貌。

“瓦尔特,果场瘟疫结束我活着,你有什打算?”问。

他停顿了一儿,有回答。不见他的脸是什。

“我有。”

若在前,的脑子是跳什主意,不就口。不现在害怕他,说几句连嘴哆嗦了,扑通扑通直跳。

“今午我修院了。”

“我听说了。”

竭尽全力才说面的话,但嘴是有点不听使唤。

“你我带儿,真的是让我死吗?”

“果我是你就不在面费口舌,凯蒂。我觉讨论我最是忘掉的不有任何处。”

“但是你忘,我忘不了。刚儿我就问题,已经了很久了。你听听我一直说的话吗?”

“非常乐意。”

“我你太不了。我做了你不忠的。”

他像木桩一牢牢钉在那。他不做声反倒更加吓人。

“我不知你是不是明白我的意思。那一女人说有什,一结束就是完了。我认女人并不完全理解男人的态度。”突兀了口,从嘴的声音连己认不了。“你知查理是什的人,你了他的所所。嗯,你是的,他是虫豸不的人。我初是人,所才跟他往。我真希望我。我不是求你原谅我。我不让你回转意,让你前一爱我。我是我不朋友吗?在我周围正在千万死的人的分,在修院那些修女的分……”

“有什关系?”他打断了的话。

“我不知怎解释。今我那儿的候我就有感觉,似乎有无尽的意义需我体。那的情况糟透了,做的牺牲非常感人。我忍不住——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果你因一愚蠢的女人你不忠就让己难受,那就太傻太不值了。我无足轻重,毫无价值,根本不配烦扰你。”

他是默不声,但是有走,似乎在等着继续。

“韦丁顿先生嬷嬷告诉了我很关你的。我你骄傲,瓦尔特。”

“不像你。你一直是不我的。你始我了?”

“你不知我担你吗?”

他又不说话了。

(本章未完)

16-20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