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9

36

二一早就了床,给萝西留了一张字条,说办点公,便乘缆车了山。走在拥挤不堪的街,街车水马龙,汽车、黄包车、轿子,穿花花绿绿的欧洲人中国人,熙熙攘攘往不停。了铁行公司的办处。前已经有一艘船离了港口,另一艘在两航,打定主意无论何登那条船。办员告诉所有的舱位已经订满了,请求主管见面。说了己的姓名,不一儿那位曾与有谋面的主管迎了,将接进了办公室。他显知身处的境遇,申明的请求,他便叫人拿了乘客名录。但份名单让他皱住了眉头。

“我恳求你帮帮我。”急切说。

“我块殖民的每人不惜满足您的任何请求,费恩夫人。”他回答。

他叫了一名办员,询问了几句,点了点头。

“我将调换掉一两人。我知您正回,我我应该竭尽全力满足您的求。我您单独安排了一客舱,那应该是您所期望的。”

谢了他,便带着满意情离了。真巴不飞回,是此唯一的法。真巴不飞回!给父亲了一封电报,通知他的归期,此前已经瓦尔特世的消息电报告诉了他。回了唐生的寓所,刚才的跟萝西说了。

“你的离将使我非常遗憾。”位肠的女人说,“不我理解你父母待在一的情。”

回香港,凯蒂迟迟不敢的房子。害怕再走进那扇门,害怕那些熟悉的场景让回忆。但是今别无选择了。唐生已经给的具找了买主,同所房子找了一位热的续租人。但是房子留有瓦尔特的衣服,湄潭府的候他带走了一两件,另外有很书、照片,五花八门的玩意儿。凯蒂巴不离些东西远远的,不再跟那段日子有任何的瓜葛。不若是将它一干全堆拍卖,恐怕激感伤怀的殖民流社的愤慨情,说不定他些东西全收集,运。所午饭刚,打算一趟的住所。热帮忙的萝西提跟一块儿,但是在凯蒂再三推辞,最终同意让萝西的两童仆跟,帮着打点一东西。

房子一直给管照料,凯蒂是他了门。走进屋子,凯蒂觉己像是初次造访的陌生人。屋子收拾干净整洁,所有的物件放在原的位置,等着回方便取。气非常暖,阳光很足,在些寂静的房间却飘荡着冰冷、凄凉的气氛。具像前一呆板摆放在原处,插花的花瓶似乎有移动位置。那本凯蒂不知什候扣在桌的书像原一静静扣着。凯蒂觉他像离了一分钟,是一分钟却像永恒一漫长,使人不何房子才再次充满欢声笑语。钢琴摊的狐步舞曲的乐谱似乎等待着人演奏,你却有感觉,你按琴键的候不有任何声音传。瓦尔特的房间像他在那整洁。箱柜摆放着两幅凯蒂的加扩照片,一幅是穿着舞礼服照的,另一幅是的婚礼照。

男孩从储藏室搬了行李箱,凯蒂站在一边,着他分拣物件。他动十分麻利,凯蒂估计走前的两肯定所有东西打理妥。段间决不让己胡思乱,是肯定那闲功夫的。忽,凯蒂听身传了一阵脚步声,回头一,是查尔斯·唐生。的痉挛了一。

“你干什?”问。

“你的居室吗?我有些话跟你谈。”

“我很忙。”

“我占你五分钟。”

再说话,叫仆人接着做他的,领着查尔斯了隔壁的房间。有找方坐,让他明白有话赶紧说完就走。知的脸色苍白,跳很厉害,但是冷淡、敌意的眼神直视着他。

“你有什?”

“我刚听萝西说你就走。告诉我你打理东西,让我打电话问问有有需我帮忙的。”

“非常感谢,我一人应付。”

“我猜是。我不是问你。我问你突走是不是因昨的。”

“你萝西我很,我不希望让你觉我在利你的肠,老是赖着不走。”

“你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在乎那吗?”

“我在乎不了。我不希望是我做什你逼走了。”

垂了目光。的身旁是一张桌子,桌放着一份《简报》。它已经是几月前的了,那怕的夜晚瓦尔特一直盯着它,那……现在瓦尔特已经……扬了脸。

“我觉己低贱透了。你绝不比我鄙视我己。”

“但是我有鄙视你。我昨说的每一句话是真的。你一走了知又有什处呢?我不明白什我不朋友?你总是认我背弃了你,我很不喜欢观点。”

“什你就不让我一人待着?”

“真该死,我的既不是木头不是石头做的。你太不理智了,不老是那件。你是在钻死胡同。经昨我你我一点。毕竟我是人。”

“我觉己是人,我觉我像一动物。猪,兔子,或是狗。呃,我有怪你,我你一坏。我屈服你是因我需你,但那不是真正的我。我不是一憎、放荡、像野兽一的女人。我决不是那的人。我的丈夫刚刚躺坟墓尸骨未寒,你的妻子我,说不的,那躺在床你充满了渴求的人,绝不是我,是藏在我身体的野兽,邪恶的怕的同魔鬼的野兽。我唾弃、憎恨、鄙视。从此,每我,我将恶必须呕吐。”

他微微皱了眉头,不在笑了一。

“嗯,我算是相宽宏量的人了,是有你真的使我震惊。”

“此我感非常抱歉。现在你最走了。你是一文不值的男人,我再跟你一本正经谈就是傻瓜了。”

他沉默了一儿,他的眼掠一丝影,知他被激怒了。等他风度翩翩将送离码头,一定释重负长叹一声吧。那他将不不彬彬有礼握手别,恭祝旅途愉快,则他的热情客连声谢,些就忍俊不禁。他换了一副表情。

“萝西告诉我说你怀孕了。”他说。

感觉己的脸色骤变了,但幸保持住了身体的姿势。

“是。”

“我有是孩子的父亲吗?”

“不,不。孩子是瓦尔特的。”

忙不迭极力否认,但是话口连己觉是盖弥彰。

“你肯定吗?”他幸灾乐祸笑,“,你瓦尔特结婚两年,是什有生。算日子,跟我见面的那倒是差不。我认孩子更像是我的,不是瓦尔特的。”

“我宁愿杀了我己不怀你的孩子。”

“喔,干吗说的傻话。我将孩子感无比高兴骄傲。我希望是女孩,你知。我跟萝西生的是男孩。底是谁的孩子不久就水落石的,你知,我的三宝贝长像跟我一模子刻似的。”

他幽默诙谐的风度又回了。明白他话的意思:果孩子是他的,即便辈子再见不着他,不彻底摆了他。他的魔爪追随着,他的影子——尽管模糊不清,但却千真万确是他的影子——每每刻在身边挥不。

“你的确是底最虚荣最愚蠢的笨蛋。我一定是造了什孽,老才让我遇见你。”说。

37

漫长又平静的旅途中,不止一遍回忆着生在身的那件怕的。无法理解己,的所所完全乎的意料。底是什慑住了,使即便彻头彻尾鄙视查理却是投入了他龌龊的怀抱?怒火在的口燃烧,厌恶感撕扯着的。觉辈子不忘了次羞耻。不住落泪。随着船离香港越越远,觉中的怨恨情渐渐迟钝了。那件像是生在另一世界,比是猛了疯病的人,清醒依稀记的疯病的所所感哀伤羞愧。但既那不是真正的己,所是有机请求人的原谅。凯蒂相信一宽宏量的人应该怜悯不是责备。的信因此悲哀化乌有,又不禁唉声叹气。

(本章未完)

第四部分 31-35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