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1

三部

1

了一年,我又见了狄恩。那阵子我一直待在写,且依靠退伍军人助金重新进了校,1948年圣诞节,姨妈我带着各各的礼物,弗吉尼亚望我哥哥。

件我曾经写信告诉狄恩,他说他回东部。我告诉他果他在圣诞节新年的段间东部的话,在弗吉尼亚的泰斯特蒙特找我。一,我正南方亲戚围坐在泰斯特蒙特的客厅谈。些羸弱的男男女女的眼睛流露南方古老的神情。他低声唠叨着气、收、谁生了一孩、谁盖了一幢新房等等,显无精打采。忽,一辆溅满泥污的哈逊49型汽车从尘土飞扬的路驶,了房前戛停住。我根本是谁。车一身体结实但却疲惫不堪的年轻人,眼中布满血丝,胡子刮,身穿了件破破烂烂的T恤衫。他门口,按了按门铃。我打门,一子认就是狄恩。令人惊讶的是他竟快就从圣弗朗西斯科弗吉尼亚我哥哥洛克的门口,因我刚给他写信告诉他我在哪。车睡着两人。“我的!狄恩,谁在车?”“哈哈,伙计,是玛丽露埃迪。邓克尔。快给我找方洗澡,再找点吃的,我饿瘪了。”

“你怎快就儿了?”

“啊,伙计,我的是哈逊!”

“你从哪搞的。”

“我存款买的。我一直在铁路工,一月挣400元。”

接是一片混乱。我那些南方亲戚搞不清是怎回,不知狄恩、玛丽露埃迪。邓克尔是谁,他目瞪口呆着。我姨妈哥哥洛克跑厨房商量该怎办,在间的南方式房子挤了11人。不仅此,我哥哥已经决定搬,且一半具搬走了。他妻子、孩子准备搬靠近泰斯特蒙特城的方,他买了一套新的客厅具,旧的那一套运帕特森我姨妈。但是决定底怎运。狄恩一听说此,马表示那辆哈逊运。我他具运帕特森,顺便姨妈送回,既省一半钱,又减少了许麻烦。建议立即采纳。我的嫂子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三怜的旅行狼吞虎咽吃了,玛丽露离丹佛就睡觉。我觉比前老了许,但漂亮了许。

我才知,从1947年秋始,狄恩就一直同凯米尔住在一,他生活很愉快。狄恩在铁路找了一工,挣了不少钱。不久,他又了父亲,他有了一逗人喜爱的姑娘,艾米。莫亚蒂。一,他正在街走着,忽眼前一亮,一辆哈逊49型汽车正在降价售。他立即冲银行取了他的全部存款,买了部车。那,埃迪。邓克尔一直同他在一。,他又一子儿有了。狄恩设法让凯米尔不再此担,告诉他离一月。“我纽约索尔带回。”凯米尔并不太愿意他做。

“是什呢?你什我?”

“不什。不什。亲爱的,是,索尔一直求我他接,我非常需——但我法完些计划——我告诉你什。……噢,听着,我告诉你是什。”他告诉了什。,是些无关紧的理由。

身材高的埃迪。邓克尔在铁路工。由同周围的同搞很僵,因此他狄恩仅仅因一次偶故便被解雇了。埃迪遇了一位名叫盖拉蒂的姑娘,靠着己一点积蓄住在圣弗朗西斯科。两疯子一带东部,就的钱。埃迪连哄带骗,却坚决不,除非埃迪同结婚。是,埃迪。邓克尔闪电般同盖拉蒂结了婚。狄恩则四处张罗着在报登了一必的消息。圣诞节的前几,他每70英的速度驾车离了圣弗朗西斯科。直奔洛杉矶。又踏了无雪的南方公路。他在洛杉矶的一旅行社拉一位旅客,他求搭车印安那州。他他拉一段路,了15元的汽油费。他又让一位妇女的白痴女儿搭车亚利桑那州,了4无。狄恩同那位傻姑娘一坐在前面,跟聊着,他说:“真的,伙计,真是爱的妞。噢,我一路谈着堂的火沙漠,有那够西班牙语诅咒的鹦鹉。”些乘客走了,他继续向塔克逊进。一路盖拉蒂。邓克尔,埃迪的新婚妻子,不停抱怨说太累了,在汽车旅馆睡觉。果那的话,不等他赶弗吉尼亚,就的钱统统花光。接连两晚坚决求停车,每人花了10元钱在汽车旅馆。等他了塔克逊,身一子儿不剩了。是,狄恩埃迪留在一旅馆的走廊,载了一旅客,满不在乎顾重新路了。

埃迪是身材高,情稳重,有头脑的伙;他随准备干狄恩让他干的一切情。的狄恩正处深深的不安中。他在穿越新墨西哥州的拉斯克鲁塞斯,突产生了一奇怪的念头,再他那爱的一位妻子——玛丽露。住在丹佛。是他便不顾乘客的反,调转车头向北驶。晚了丹佛,他四处打听,最在一旅馆找了玛丽露。十几他疯狂做爱,情就定了:他又生活在一。玛丽露是狄恩真正爱的唯一一位姑娘。他一的脸就感无比愧疚。了的一切,他跪在的脚乞求宽恕,重新获的欢。则不停搓揉着狄恩的头。理解他,知他有疯,了安慰一那位乘客,狄恩给他找了一姑娘,在旅馆他订了一房间。旅馆底层是酒吧,一群老赌棍常在那狂饮。但是那位乘客拒绝了那位姑娘,夜步行走了;他再见他,显他是搭巴士印安那了。

狄恩、玛丽露埃迪。邓克尔沿着高尔法克斯一直向东行驶,越堪萨斯平原。路,他遇了一场特的暴风雪。了密苏,狄恩在夜晚行车不不围巾包住头,头伸车窗外车,因挡风玻璃结了一英寸厚的冰。他不不在风雪中盯着前方的路。汽车驶他祖先的生,他无动衷。早晨,汽车了覆盖冰雪的山坡。坡,一滑进了路旁的沟。一场工人帮他车推了。路,他又碰了一人求塔车,他说果他他带孟菲斯,他答应付给他一块钱。了孟菲斯他的;他处找钱,买点喝的。最他说找不了。是狄恩他又重新路,穿田纳西。由生了意外故,前面的通被堵塞了。狄恩原本每90英的速度在车,现在速度限制在每70英,否则汽车非翻沟不,他在深冬季节翻越了斯摩基山。他达我哥哥的门口,已经有30吃饭了——除了吃点糖果酪饼干外。

他狼吞虎咽吃着。狄恩手拿着三明治,站在唱机前,摇头晃脑听着我刚买回的一张名叫《打猎》的流行音乐唱片。张唱片是由狄克斯特。戈登与渥德尔。格雷灌制的。他在一群疯狂的听众面前声嘶力竭唱着,使张唱片充满了神奇的谜力。周围的南方佬面面相觑,不安摇着头,“索尔的是些什的朋友。”他我哥哥说。他无法回答。南方人不喜欢狂放的年轻人,尤其是象狄恩的。狄恩却毫不在乎他,他的疯狂已经登峰造极,直他我玛丽露邓克尔一驾驶着哈逊飞驰我才意识一点。,有我几人在一,又随所谈了。狄恩紧紧攥着方向盘,沉思了一儿,象是突决定了什似的。他驾驶着汽车,车速挂二排档。汽车按照疯狂的决定,在公路箭一般风驰电掣。

“现在了,伙子。”他说,一边弓着腰车,一边擦了一鼻子,给每人递一支香烟,身子不停摇晃。“我该决定星期干什了。现在是关键刻,关键刻。啊哈!”他超了一辆型客车,面坐着一老黑人,正慢慢着车。“嘿!”

狄恩叫,“嘿!快瞧!现在,他的灵魂在些什——让我吧。”他放慢了车速,让我回头怜的老人。“噢,瞧,他爱,我现在了很很东西。我知怜的伙一定在估摸着今年的萝卜火腿。索尔,你不理解些的。我曾经在阿肯色同一农场工人一住了整整一年,那我才11岁,什杂活干,有一次我剥一匹死马的皮。1943年圣诞节,我离了阿肯色,那就再有回。记那是5年前的了,我本戈温偷一辆汽车,但是车主身带着枪,我拼命奔逃。我说些是让你知南方我是有言权的,我知——我的意思是我了解南方,我它了解一清二楚。

(本章未完)

第二部 3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