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4

一神秘的气氛笼罩着四周。我汽车沼泽,车挂着藤蔓,驶了尘飞扬的公路,一幽灵从车旁闪,是一穿白衬衫的黑人。他在路走着,两手伸向漆黑的夜空,概正在祷告或者念咒语。我停车,我透车的窗子望,正他那双白色的眼睛,“噢!”狄恩说:“快瞧,我最别在乡方待。”是我继续向行驶,了一十字路口,不不停车。狄恩关了前灯,我被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林包围着,似乎听面有千万条毒蛇在蜿蜒爬行。唯一见的是哈逊汽车的挡泥板沾满了各色浆果。玛丽露吓缩一团。我哈哈笑,不断吓唬,其实我己吓够呛,竭力甩掉那些毒蛇的念头。我掉转车头,向熟悉的乡村城市驶。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死水汽油的味,是我无法阅读的夜的杰。猫头鹰在夜幕中哀鸣,我很快渡了该死的萨宾河。惊奇现前方闪烁着一片灯光。“克萨斯!那就是克萨斯博蒙特石油城!”在充满石油气味的空气中,巨的储油罐炼油厂隐约见。

“我真高兴终逃那鬼方了。”玛丽露叫,“现在我干点有趣的吧。”

我的汽车驶博蒙特,一直向霍斯顿驶。现在,狄恩又讲了他1947年在霍斯顿的经历。“哈索尔!那该死的哈索尔!我处找他却从找他。在克萨斯的候他常常给我找乐子。一次我布尔一车杂货店。哈索尔一失踪了。我不不找他,跑遍了城所有那给瘾君子注毒品的方。”我的车始驶入霍斯顿。“我花了很长间城市的各角落找他。伙计,他同他碰的每一疯子搞在一。

我花了两的间找他。我己碰了一件麻烦——一午,我瞄了一女售货员。就在那儿,商业中那的超级商场。“——我正着车在无人的夜奔驰着——”是真正有头脑的姑娘,幼稚无与伦比,整胡思乱。那漂亮的身段有那愚蠢的头脑才比拟。是怀俄明人。我跟见面,唠叨完。我就带回旅馆房间。布尔喝醉醺醺的,卡罗在写关海洛因的诗。哈索尔有回,直半夜,我才在一辆汽车现了他,他倒在座睡觉哩。他说他吃了5片安眠药。“伙计,我的脑子真不使,记忆力不行了,否则我就给你讲讲我前所经历的所有细节。噢,我应该及行乐,情该怎就怎。我的眼睛合了。辆破车照顾己的。”早4点,一着摩托车的子从无人的霍斯顿街急驰。他戴着防风镜,身穿考究的黑色夹克。他身坐着一姑娘,紧紧搂着他的腰,披肩头的长随风飘散,就象是印安人。急驰中嘴哼着调,摩托车渐渐远了。“啊哈!瞧他身那姑娘,太漂亮了!我快跟。”狄恩赶他。“果我在一旅行。人人亲密、友、睦相处,有争吵,役有误解,那不是很吗?咳!我真应该及行乐。”他低着头,车飞快。

离霍斯顿,他已经筋疲力尽了。是我车。,了雨。现在,我是行驶在克萨斯辽阔的平原。狄恩说:“在克萨斯你不停向前,一直明晚。”雨倾盆。我着车,一破烂不堪的镇,行驶在泥泞的,不走进了一死胡同。“嗨,我该怎办?”他睡着了。我掉转方向,缓缓穿城市。

街有一人,有一丝光。,车的前灯现了一披雨衣的人影。他是一职员。在瓢泼雨中,他戴着一顶宽边高顶帽。“奥斯汀该怎走?”我问。他详详细细告诉了我。是我足马力,向城外。突两盏车灯,向我直,我我是走错了,走路的另一边的逆行了。我向右靠了靠,现车子快陷进泥了,我忙车退路,两盏车灯依直向我。最我才意识,是另一司机错了车现。

我二次急转弯,车一子滑进了路边的泥,幸是平,有路沟,感谢帝。肇的汽车在雨中停了,面坐着一农场工人,他暂抛了日常艰苦的工,尽情怀畅饮了一通。他穿着白衬衫,手臂脏命,脸色沉。在夜色中痴呆呆望着我。司机完全喝醉了。

“——霍斯顿怎——怎走?”他问。我指了指身的路。我气直冒火,他做的目的是问路。就象是你正匆忙赶路一乞丐却突拦住了你。他无精打采盯着他的汽车,那滚动着许空酒瓶,叮的撞击声。我汽车动,它陷在泥有一英寸深,我瞟了一眼雨中的克萨斯原野。

“狄恩。”我叫,“醒醒。”

“什?”

“我陷在泥了。”

“怎回?”我告诉了他。他连声咒骂。我穿旧鞋旧运动衫,拖拖拉拉了车,走进暴雨中。我肩抵在车的挡泥板,又是扛又是推。狄恩则链条缠在嗖嗖空转的车轮。不一儿,我的身就沾满了泥。我玛丽露叫醒一加入倒霉件中,让在我推的候车。辆怜的哈逊拼命向前挣扎。突车向身外颤了一,始向路滑,玛丽露赶紧一加速,车子终了,我赶紧钻了进。件一共花了半,我被雨水浇透湿,狼狈极了。

我睡着了,沾着一身的泥浆。早我醒,泥浆已经干了。外面了雪,前面就费德克斯堡了。是克萨斯西部历史最糟糕的一冬,由暴风雪的侵袭,牛群一批一批象苍蝇一死。圣弗兰西斯科洛杉矶雪。我狼狈不堪,真希望回新奥尔良同埃迪。邓克尔在一。狄恩在睡觉,玛丽露车。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搭在坐在座的我身,喁喁述说着圣弗兰西斯科的约,那约我感难实现。了10点钟,我接了方向盘,在沉闷无聊中,车驾驶了几百公。一路,在雪中翻山越岭。许戴着球救帽护耳的牛仔跑跑寻找牛群。每走一段,路旁就现几幢带烟囱的舒适的屋。我真希望了前面人我就进点奶油菜豆。

在索诺拉,我走进一商店,店主正一身材高的农场主在柜台的另一头闲聊,是我又己拿了一些免费的面包奶酪。狄恩听我一说乐手舞足蹈。他已经饿坏了,我却再不花钱买食物。“啊,啊。”狄恩着那些骑着马在索诺拉街走走的农场主,说:“他是他妈的百万富翁,有几千头羊,无数工人,许房产,银行有笔存款。我是在附近住的话,准变山艾树林的白痴,变一长耳兔,吃树的树叶,寻找漂亮的牧羊女——嘻一嘻一嘻一嘻!他妈的!”他使劲打了己一。“!!噢,哎呀!”我搞不清他正说些什。他接方向盘,驾车穿克萨斯剩的部分,约有五百英,汽车一刻不停在黄昏中驶向埃尔帕索,除了在奥查那,狄恩停了一,他光衣服,兴高采烈跳车,在路旁草奔跑。公路汽车往奔驰着,有见他。他跑回汽车,继续向前。“现在,索尔、玛丽露,我让你象我做,所有衣服光——穿着衣服干嘛?我你光——让太阳晒晒我丽的身体,呀!”我迎着太阳一直向西着,斜阳透挡风玻璃照进,“我迎着太阳走,快你的身体袒露。”玛丽露一声不响衣服,我了,我三人坐在前座,了寻找刺激,玛丽露拿冷霜,给我每人抹了一点。不有卡车从我身旁驶,司机从高高的驾驶台见一漂亮的金女郎赤身体坐在那。旁边坐着两一丝不挂的男人,在他从我的窗中闪的一瞬间,你他的车偏离了方向。雪停了,在碧蓝的空,辽阔丽的平原一望无际。不久,我全是橘黄色岩石的佩克斯峡谷。我跳车,一座古老的印安废墟。狄恩仍一丝不挂,玛丽露我穿了外衣,我漫步在些古老的石头间,无所顾忌叫着笑着,几游客在旷野中瞥见了全身赤的狄恩,但是他无法相信己的眼睛,犹豫不决继续走他的路。

快梦霍思,我睡着了。狄恩玛丽露停车爱。等我醒,车正向饲尔帕索行驶。玛丽露爬座,我则跳前座,是我继续前进。

“克萨斯的柯林特!”狄恩叫,他收音机扭柯林特电台。他每5分钟播放一张唱片,其他间则是某函授中的商业广告。“节目传遍了整西部,”狄恩兴奋说,“伙计,我在教养院监狱常常一晚收听节目。我给它写

(本章未完)

第三部3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