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1)

格高·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现他在床变了一巨的跳蚤。他的背了钢甲式的硬壳,他略一抬头,见了他的拱形的棕色的肚皮。肚皮僵硬,呈弓形,并被分割许连在一的块。肚皮的高阜处形了一全方位的滑趋势,被子几乎不将它盖严实。它身体的其它部位相比,他的许腿显怜的单薄、细,些细的腿在他跟前,在他眼皮无依无靠闪烁的微光。

"我怎啦!"格高,那不是一梦。他的房间是一不折不扣的凡夫俗子的房间,是略些罢了。房间静静的,四周是熟悉的墙壁,桌摊着收集的织物品,往挂着一幅画,那是他不久前从画报剪的。镶嵌在一丽的镀金的相框,是一幅夫人的画像。画的夫人头带毛帽,颈脖套着狭长的毛围巾,一幅端坐的姿态。胳膊的部隐藏在毛暖筒。幅画高高在,访者显示一俯临人世的气派。

格高望着窗外,那是一灰暗的气--听雨点打在窗棂--使他情抑郁。"果我现在睡一,忘记所有的傻,那怎呢?"他。但是根本实行不了,因他习惯朝右侧睡,现在却是仰睡的,翻不右边,尽管了很的力量,仍无济。他试了百次,闭着眼睛,免见那些活崩乱跳的腿。他始感一侧有些从未有的轻微的钝痛,才停止了翻身的努力。

"我的哪,"他,"我选择的是辛苦的职业啊,我日复一日处旅途中。在外面,业务的刺激,比在、在公司。此外,承受旅途的劳累,考虑火车的联运,吃饭有规律,伙食又差,频繁更迭的车马通,一点有人情味,有温馨感,让旅差劳务见鬼吧!",他觉肚皮有点痒,是他让背部慢慢移动床柱附近,便抬头。他见了痒的部位,那面全是白点,他弄不清那些底是什东西,他腿摸摸部位,但他立刻缩回,因摸的候,他打了一寒战。

是他又滑回原的位置,"早,"他,"使人愚钝,人睡觉,其他的旅行者像闺阁妇女一生活。例,我午段间,走回接待室,记已经分配的任务,先生才吃早饭,不信,我级那儿试一试,我立刻就飞;是谁知,做我是否很有处呢?不是由父母的原因我早就该声明辞职了,我早就该级跟前彻底倾诉我的肺腑言,他听了我的话肯定从写字台跌倒;他坐在写字台旁的姿势很特别,他总是居高临职员谈话,由他的听力不,职员说话必须离他很近。现在,希望是有一点的,我已经积蓄了一点钱,了向他清父母的债--债恐怕五、六年--我是绝清的;获厚利。目前,我无论何了,因我乘的是五点的车。"

他向闹钟望,闹钟正在一箱子滴滴答答走着。

"我的妈呀!"他,"现在已经是五点半了,指针在静静走着,甚至已经是五点半了,接近五点三刻了,闹钟有闹吗?从床,钟停在四点错,肯定响铃。,震动具的闹钟声,居休息了,有吗?现在,他格高虽安静,但并有睡着呀!不或许他睡更熟了,那现在他怎办呢?一趟车是在七点,那就火速加快行动了。他必须将些包。他觉己并不特别的机敏精力充沛。虽赶火车,免不了级雷霆,因五点正助手已经在车站等格高了,他肯定已经向级报告了他的误车,助手是级的走狗,毫无骨气理智。果他报告格高生病呢,那是特别使人尴尬值怀疑的情,因格高在五年的任职期间一次病有生,级肯定医疗保险医生一,并责难父母,说他的儿子懒惰。指示医生提各异议:说他身体健康工懒散,在情况他有公言?格高觉,他的情况除了睡了头,是睡了头。他本人完全健康,且甚至特别的饥饿。

他匆忙思考一切,不及什决定,就离了床铺--闹钟响了,正是六点三刻。有人敲床头旁边的房门,"格高,"--是母亲的声音,"现在已经六点三刻了,什你不呢?"声音是此的柔,他回话了。但他听己回话的声音,吃一惊,声音是他前的声音,是准确无误的,但参杂了一面的,未被压低的虫声,虫声有始的瞬间是清楚的,其拖音却是模糊不清了,听,使人惶惶,不知己是否听准有。格高详细回答母亲的问话并解释一切,但由他的声音生了变化,回的话:"是的,是的,谢谢母亲,我已经床。"门外并未察觉声音的变化,就安踢踏着拖鞋离了。不,通场谈话,其他的人却听了,格高不是期待的那已经床,是仍留在房间有行动。

父亲在一边门轻微敲了,但却是拳头敲的。他叫:"格高,咋回呀?"了一,他又一低沉的声音提醒:"格高,格高,"在另外一张边门,妹妹却在关问:"格高吗?你不舒服吗?需什东西吗?"格高向两边回答说:"我已经准备了。"格高次音很仔细,并且是一字一字吐的,让人听清楚,父亲吃饭了。但妹妹在悄声说话,"格高,门吧,我求你。"格高根本不门,昨晚,他已翼翼将房间所有的门锁了。

首先他安静,床穿衣,并且先吃早饭,接着才考虑别的情。因他注意,在床考虑问题不有结果,他回忆,在床经常感有些轻微的疼痛,或许是由睡眠姿势不良引的。在床又觉疼痛完全是一幻觉。次他在床觉有点痛,且声音变了,但床,却有什幻觉了,是实在的。他很警张,声音的变化不是别的,是受了凉的表现,是一旅行者的职业病的表现,是毫无疑问的。

掀被子,那是很简单的,不费吹灰力,被子就掉了,但接着的就很麻烦,特别是站,就是显更麻烦了。因他身体已是不同寻常宽阔,就需胳膊手的帮忙;他现在有两东西,有许细的腿,且不停乱动,他又控制不了腿乱动的情况。果将其中的一条腿弯曲,首先将它伸直,件他终办了,他就条腿做他做的。其它各条腿,像获了解放一,工了,处高度的兴奋状态并且极痛苦。格高:"离了床吗?"

首先他身离床铺,从他变跳蚤他有见识他的身,身是怎,他无法象,但行动非常笨拙,走很慢,他最疯似的,不顾一切往前走,真是竭尽了全力;但方向却是不准,狠狠撞着了床杆的部,他感烧灼似的疼痛。使他了解,他的身或许是全身最敏感的部位。

是他试着身先离床,将头转向床沿,他轻易办了,尽管他身既宽又重,但随着头部的转动身子最转动了,但是他终将头在床外支撑,他吓了一跳,不敢办法继续进展了。因再继续进展的话,最终必掉,头不受伤才怪呢?是不值的,他最是留在床。

不他同费劲回复躺在床的原姿势,他叹息着,更加生气着他那些腿互相碰撞,斗争。腿的乱不办法加治理,他又,床是躺不的。不顾一切从床解放,即令解放的希望很,是值一干的。但前不忘,师,在期间他同有忘记:安静的思考比鲁莽的决定取。他眼光尽盯着窗户,惜他晨雾将窄狭街的面裹住了,从中他并有获少信朗的境。闹钟重新响了。"已经七点钟了,"他,"已经七点了,总是的雾。"他在床躺了一,呼吸安详微弱,像他期待着从完全的安静中回复真正的,的状态。

他又:七点一刻前,我必须无条件离床,那公司必人问我,因公司是七点前营业。他始将他的整瘦长、匀称的身子摇晃床,果采办法,他高昂着头,估计头部不受伤。至背部,似乎是硬的。

掉毯不生什异常,最的考虑是响声,响声虽不致引恐吓,但惊动门外所有的人。响声必是有的,风险不不冒。

格高向床外冒一半--新方法与其说是艰辛,不说是一游戏,他总是往回摇晃--他忽

(本章未完)

返回目录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