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时光流转,午夜梦回 1、静夜

陈子柚站在镜前微微蹙眉,将夹式耳环取,轻轻揉捏着被新耳环夹生痛的耳垂。

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连盥洗室金碧辉煌。打量着镜中的己,蘸着水整理了一头,重新涂一层膏,又将低的礼服向扯了扯。

件白色礼服本配有一件披肩,显中规中矩。但是刚才同谢欢那件与同系列的裙子侧沾了酱汁,子柚将外套借给,件礼服便了经典的细肩带低露背短裙款,露薄薄的肩膀、纤细锁骨及片泛着白玉光泽的前。

又扯了扯礼服的襟,从手包拿一瓶香水,在头、脖颈腋猛喷一通,深吸一口气,推门。

厅灯火辉煌,衣香鬓影,音乐悠扬,人声嘈杂。正四张望着找谢欢,务组长喊:“陈,边帮忙。”

是企业协组织的年晚宴,投资部门的工人员,与谢欢今晚被征义务翻译。其实今场的外宾随身带着翻译,半间在做壁花。

长在与一名欧洲客人谈,服务生引导前翻译。

离,优雅欠一欠身,那位客人突咧嘴一笑,执了的手极绅士印了一,硬硬的胡茬扎,尴尬笑了笑。正待继续寻找谢欢,突有人挡在面前,迟疑喊:“西柚。”

陈子柚跳快了半拍。许年,有人再喊,已经与的朋友失联系太久。

站在面前的是一位珠圆玉润的红衣少妇,此眼中波光浮动:“子柚,真的是你!”

“你。”子柚神色若说,完全有少妇的那激动,“乔凌,久不见。”

“你怎在?你……不是已经举了C国?”

“有。我一直在。”平平淡淡说完,正与少妇告别,那少妇已经回头在招手,“白洋白洋,你是谁?”

不远处正与人谈的一名男子欣回首,不便走身边,那人轮廓端正,声音洪亮,他的无名指戴着与少妇同款的式指:“子柚,你是前一。”

“是啊,你变。恭喜二位。”微微含笑,柔声说。

宴前的半场一直立在墙角无做,但是半场就接二连三遇熟人,连工了。难因此刻露肩又露背,所便引人注目了?

陈子柚终找谢欢,见正与一位官员谈着话,退一些,等他谈完。

那人离与子柚擦肩,突又回身一眼:“咦,你就是孙德孙老的那外孙女陈子柚?孙老现在吧?”

“,谢谢您。” 子柚有一点窘迫。知他是谁,但并不记认识他。

平场合一般不参与。今因有几名同差,缺人手,避不。竟接二连三遇熟人。那人走,陈子柚不易察觉轻轻舒了口气。

谢欢表情诡异:“陈子柚,刚才那人你客气很啊。”

“他认识我外公。”

“有刚才那夫妻你认啊?”

“我……我前是同,候在一长。”

谢欢怪声:“那一是今宴的主角一啊,是市政府努力拉拢的象!”扯一扯子柚的胳膊,“我说,你深藏不露嘛。喂,别不在焉的。我跟你说,今场的随便哪男人镀着真金白银,无论被哪,我赚了。别低头,挺,笑一笑嘛。”

子柚谢欢的线举动见怪不怪,一笑置,又一次低头检查己的低装有无走光危险。却听谢欢轻轻吹了口哨:“哇,极品!”

子柚顺着谢欢目光的方向,一男人的侧面。

那人子极高,站笔挺,微微低着头与宴主办方的一位官员说话,轮廓分明。官员客气笑着,他面容平静,神色疏离。

他的表情并不倨傲,甚至很谦,但仍显高高在,别人的气势比一截。

概感己被注视,他侧脸朝俩的方向了一眼,淡淡的一瞥,目光清冷。

子柚微微低头,谢欢却饶有兴致在耳边低声评论:“唔,正面更帅,男人够让人联高山与海。很久见长像男人的帅男了。”

子柚被的措辞逗微微扁角。又抬头向那边了一眼,那男人正与谈话象告辞离,不期与他的目光,迅速垂眼睛。

谢欢问:“人是谁啊?你认识?宾有号人物?”

此音乐声正暂停,声音突显很,子柚吓一跳,不待回答,旁边已有者答:“那是盛世的江离城先生。”

谢欢惊讶:“做珠宝的那盛世?传说他在南非有钻石矿,我他是老头子!”

同八卦的那人说:“据说江先生半间不在国内,回很少露面,并且不喜欢接受采访与拍照。”

“神秘啊。”谢欢又望向江离城的方向,却已不见踪影。

宴席结束,陈子柚谢欢工人员最才走。

陈子柚取的包,离服务生递一张折的便笺:“陈姐,有人给您留了条子。”

轻声谢,车才打,白色卡纸有粗黑钢笔写的两草体字:半山。字挺拔苍劲。

陈子柚定了定神,了一眼间,启动了车子。

半山是通宵营业的休闲所,离刚才宴所在有十分钟车程。

达那,将车子泊,进入厅,穿迷宫一般的重重走廊,一直走院。

那是一处僻静的停车场,有灯光。极少有员进入。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儿,与夜色融一体。

司机车陈子柚打车门,沉默坐进车座。

那辆车十分稳,引擎声几乎听不。在安静的空间,呼吸变压抑。

旁边的人突声:“抽烟吗?”

并不是一问句。因不等答,江离城已经掏烟盒,抽一支含在口中。

陈子柚从暗盒中摸索着找火机,侧身替他点烟。

微微跳动的火光,他俩的眼睛短暂视了半秒钟,江离城眸色深沉,有情绪。

陈子柚迅速将火苗灭掉,安静退回己的位置。

周围又变黑暗一片,有烟那一点点微红的火星,及隐隐浮现的一缕烟雾。

在黑暗有些闷,不飘鼻端的烟草味刺激喉咙有点痒。忍住,倾身咳了一阵子,打破了沉闷。

身子靠回座椅,触了他的手臂。江离城不知何将整胳膊搭了椅背。

陈子柚靠了。

他的臂肌很结实,靠垫远远比不车的软垫舒服,硌骨头痛。

陈子柚不着痕迹挪了一身子,调整一相舒适的位置。

江离城轻抬一胳膊,改搂的肩,手指则顺势滑,玩捏着的耳垂。

陈子柚的耳朵最怕痒,被他拨弄几便忍不住微颤,扭着身子躲,但捏着耳垂的那手抚,卡住了的脖颈。

陈子柚被他卡在座位动弹不。那手又慢慢滑,轻轻划前处□的肌肤。

盛夏的季节,他指尖却冰冷,滑处,触感微凉。

窗外有其他车辆的灯光晃,照亮前方的视镜,映着司机的眼睛。年轻的司机目不斜视。

陈子柚压低声音问:“什候回的?”

“周。”他温热的气息喷进的耳朵,原他一直转头着。

他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很动听,但冷冷的,就像此刻他指尖的温度。

他的手指继续在的脖颈与前流连。他说:“怎不找东西遮一?你的项链呢?”

陈子柚淡淡回答:“太俗,配不我。”

江离城在黑暗中无声笑。

陈子柚悠悠转醒,周围一片漆黑。

有夜盲症,光线差便不清东西。且怕黑,在黑暗总是神经紧绷。平一人睡,己留一盏夜灯。

室内遮光太,此呼吸压抑,全力无力,同陷身梦魇中。

在己失序的跳声中,听另一轻微的呼吸声,就在身侧。是突安,身慢慢摸台灯关。

柔的光照亮的眼睛,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

江离城躺在床的另一侧,呼吸安静,似乎睡很沉。

他睡着的子十分无害,浓眉,长睫毛,直挺的鼻,薄,棱角分明的脸,结实但并不肌纠

(本章未完)

返回目录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