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时光流转,午夜梦回 2、迷雾

陈子柚有很健康的生活习惯,除了吸烟与喝酒。极少熬夜,吃素;数候化很淡的妆,最少的化妆品;每晨跑。

虽昨夜回很晚,但是窗外传鸟鸣声,仍像平一醒,快速洗漱,沿着花园式区的绿色路慢跑二十分钟,顺路买早餐,回洗澡,吃饭,换装,车班。

座城市每季节,清晨总是雾气蔼蔼,区花园的花木,雕塑,笼在轻纱一般的缥缈的轻雾,不分明。

陈子柚喜欢早晨。年少,父母与外婆尚在世,外公身体健康,他住在半山腰的别墅。果气晴朗,早早床,拉窗帘,跪在窗台,抬眼便窗外的日。

初外面是暗沉沉的,东方的空一片苍茫,不一儿便有了一线光亮,渐渐变幻色泽。那咸蛋黄一般太阳,经历了艰难挣扎,猛跃,迸万丈光芒,燃亮整片空。

前,每每那绚烂的景色感动泪盈眼眶。回身,眼前乌黑一片,很久才清东西。

今,寻常的物,反倒了一奢侈。高楼厦鳞次栉比,空气污染严重,连明净的蓝难觅,更不提找一块宁净的平线日。

子柚是随遇安的人。再度拾回儿日的感动,却现的愿意已难实现,便渐渐喜欢清晨的雾。最初迷迷芒芒,连己的手掌不见,便依稀朦朦胧胧的楼影与树影,渐渐透明,变薄纱状,越越轻淡,终消散不见。

或许是境的改变。年少渴望日般的瑰丽热烈的情感,今,盼人生同雾中的晨曦,虽短暂迷茫,但终在平淡中便重见晴日,不必经历涅磐才浴火重生。

跑着返,雾气几乎散,路旁一簇簇花甚,沿途皆是,色彩明艳,清香宜人。

子柚提着早餐走楼前见了门的邻居老夫妻相携着从另一条路走。甚是羡慕一老人,七十岁的年纪,子女皆不在身边,两人影随形,寸步不离,门携着手,互相说话细语轻声,仿佛恋爱中的少男少女。

陈子柚与老人打招呼,顺手接老人手中的菜篮,与他俩一楼。

爷扭头笑:“现在少有陈的年轻人了,每早,锻炼身体,吃中式早餐,的孩子。”

老太太则神秘兮兮说:“我俩昨晚在楼见着你男朋友了。真俊的伙子,跟你很衬。”见子柚吃惊,补充,“就是经常送你回的那啊。前认车,见着人,昨儿遇正着,见我朝他笑,有点害羞呢。”

原是江流。陈子柚羞涩笑笑,解释:“他是一位朋友。”

中午尚未班,陈子柚收一份礼物,保全人员翼翼手中。

打一层层的包装便被突的光芒晃花了眼。深蓝色丝绒,一颗硕的祖母绿链坠静静躺着,复古式的底座嵌满钻石,链子很长,正是昨日江离城的广告图的那一。

觉非常笑。与其说是江离城了逗,倒不说他又在与银货两讫。他总是,一夜的隔日,定收他的礼物。

绝不是情人间的伎俩,是他在付渡夜资。因不花他的钱,不接受他的房子,令他有满足感,所他需别的方式平衡。

不贵的渡夜资,他实在太抬举了。

陈子柚将那串链子随手挂脖子。此名贵的项链配几百块的衣服,觉很解气。

中午吃饭,同谢欢盯着。“国人造假功力真绝,链子几乎乱真了。”

陈子柚点头。

“越越像真的了,瞧色与工艺。”谢欢拈那坠子仔细,“不便宜吧。”

“。”陈子柚语意模糊。

另一位女同则又再度提请子柚与的老同相亲,称那老同条件优越,相貌不俗,最欣赏的正是子柚一型。

已经推些人无数回,再推就罪人了。陈子柚咬一咬牙,横了一条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位男朋友。”

“回你说有呢。”谢欢嘴快说。

“他一直在国外。我俩的关系,一直不太确定。”陈子柚硬着头皮继续扯。

“噢,肯定是最近确定关系了。”“那链子是男朋友送的喽。”

子柚赧浅笑,在别人眼中已是默认。

恰在此有人将餐厅的电视换了台。每日新闻正在播报一新落的孤儿院的情况。主持人介绍说,该孤儿院由盛世集团斥巨资所建,江总裁谢绝了媒体曝光,并且在采访程中低调说了一句话,回馈社是每企业应尽的义务。提江离城名字,那位丽干练著称的女主持人脸浮现一抹罕见的温柔。

谢欢说:“哎,那江总裁真是有才有貌又有德,怪不冰山女主持人春荡漾。你说是不是啊子柚?”

陈子柚嗯嗯啊啊支吾。

午饭结伴附近商场。别人衣服,陈子柚则在香水柜台前流连。

谢欢拖走:“真受不了你。你一年买少香水?香水店了。”

子柚在被拖走前指着其中一款服务员说:“请给我单,谢谢。”

谢欢翻白眼:“那是男士香水不,标榜狂野与离经叛。你男友的风格?”

“瓶子啊,我喜欢收集香水瓶子。”

晚陈子柚在灯细细欣赏那瓶香水。厚重的透明的瓶子,像一瓶威士忌的造型,蓝色的体,闪着妖异的光。

拉玻璃柜门,那摆满各形状的香水瓶,玻璃的,陶瓷的,金属的,五花八门,已经排满三排架子。有些香水已经飞了一半,有些则从有打。

打新买的香水瓶盖,在屋四喷了一通。虽买了的香水,却它什研究,知哪味喜欢,哪味令难受已。数候,己其实很少香水。

屋的香味渐渐蔓延,被呛直咳嗽,窗子全打。又将那串祖母绿项链丢进保险箱。那有外婆与妈妈留给的传宝贝,更的是江离城送的。底有少东西,从仔细清点。不爱珠宝,甚少参加宴或者正式场合,什机戴。

江离城今晚再找。许因的服务水平比较差,他基本不连续找。今电视的那丽的主持人,很不厚希望江离城那位传说中的女加才女,他就更有间找的麻烦了。

陈子柚从抽屉找一盒烟,另一房间坐,放一张钢琴曲的音乐碟,将有毒的气体慢慢纳入己的肺。

江离城不喜欢吸烟,年却是他教吸烟。那他是本科刚毕业正读研一的生,眼神年轻清澈,礼貌客气问:“不介意我吸烟吧?”

陈子柚乖巧点头,表达不,又羞涩一笑,轻轻摇头。

他点烟与抽烟的子十分。子柚说:“我一支吗?”

他微露一点诧异的表情,但是递烟,俯身替点着。

那使劲吸了两口,己呛眼泪鼻涕一流,几乎肺咳。他笑很舒。笑够了,才前帮拍背,给递水,教何不被呛,何吐烟圈。

是聪明生,一教便。但是他说:“女孩子别吸烟,身体不,且不。”

句话记十分牢,所国外念书,像报复谁一般往死抽,直因肺不住院半月,又休养了一月,才终收敛。

又点一支烟,但有吸,是夹在指间,偶尔轻轻吹一口气,让它快些烧完,另一手玩着一枚袖珍的香水瓶,有手掌的四分一,透明爱的形,面剩了一丁点粉色的体。是回国拿一份薪水,买的一瓶香水。

那未重新充满了希望。了几年间,终战胜了我。遗忘,了憧憬将。是是太年轻,,肯放己,就一切雨晴。,有人仍是不愿放。

陈子柚将那支燃一半的烟深深吸了一口掐灭了。讨厌医院,一不待在那,所给己限量,每至一支烟。

嘲笑了一。最不爱回忆往,但是一回忆了不一次,不忍回的童年的日,及从不愿回的与江离城的初识。

每反常回一些往,总有一些故人突现。预感总是非常的应验。并有渴望重见的故人,所讨厌灵异的预感。

(本章未完)

1、静夜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