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时光流转,午夜梦回 5、惊梦

江离城果失踪了,他最那句轻风一般低语的话,并不是玩笑。

陈子柚那日夜离,有少女初长的窃喜,有难启齿的羞怯与不安。离甚至不敢他的脸,及讨取一撒娇的拥抱。

那手机是极奢侈的品,陈子柚在那午知他是一名在读的研究生,必定不有的东西,他那间洁净剩四面墙壁,几乎有任何低级趣味现代品的,见电话,所问他的联系方式,就匆匆离。

深深感己行的荒唐与冒失,虽不见悔,但从受的教育告诉,不应该在件情表现太不爱——虽已经很不爱了。所接的一,翼翼躲在己的房间,忍着不找江离城,不让人现异的情绪。

二了年罕见的暴雨,接连了几,此的两三一直不见消停。

城市老旧的排水系统受了严峻的考验。年前的新闻传媒尚不像现在相的透明与放,陈子柚从佣人窃窃语的聊中知,有一些老房屋被雨水冲坏了,甚至有人被雨水冲走了。

几度冒着雨跑,又被人拉了回,因那夜回,便一直着低烧,佣人命不许门。

焦躁不安,像一被圈养在袖珍笼子的荷兰鼠,在屋子转转。

但是与父母的关系却似乎渐渐缓了。他俩很忙,一忙工忙应酬,一忙着与姐妹搓麻打牌,与相处的机本不。那些不足外人的真相曝光,像一枚坏掉的爆竹一般,噗哑响了一,便闷闷不声,父母试着与谈几次未果,便纵容了的消极抵抗。

在他眼中,陈子柚一直是乖巧的女孩,从就不哭不闹,遇不顺的情,己闷几,等有了新的目标,便忘掉了,我疗伤的功力很强。他一回。

所接连几的暴雨终消停,陈子柚在长达半月的间一次主动口再次叫他“爸爸、妈妈”,他一场庭纠纷终雨晴了。

毕竟女儿已经了17岁,距离从思及人身等形式独立的日子已经差几月,且从就不像其他孩子一喜欢粘着父母,他的庭,的物质享受反够冲淡亲情,所身世真相言,伤害的力度更。

但是陈子柚的情其实气及痊愈的感冒。了午三点,迫不及待跑,很熟练换一次公车,打车,再换公车,找那一片老房子,那才是的救赎堂。

很庆幸现连日的雨并有毁坏的宁静,是将青石板路与青瓦白墙冲洗更加干净。是越向前走,越有了近乡情怯的感觉。

迟疑了一儿才敲门。敲很轻,人门有意外。年轻人不太在白日呆在中吧,的并不是候。

在那等了一儿。那太安静与洁净的巷让有一无处安身的感觉,所了那了许书的咖啡店,却惊讶现那店紧闭着门,外面挂一“转让”的木牌。

隔壁书店,伙计说:“那店老板国,早就打算不做了。”

才几已,已经物是人非。陈子柚中忐忑,觉似乎是一不的预兆。

微黑,又回那院的门前,仍有人门。

长久站在门外等候,并不是一有教养的女孩该做的。

且,夜色渐黑,白安静的方始活跃,有行踪奇特的人,门打,又迅速关。

觉有一点害怕,找便签本,撕一张纸,写一句话:“你在哪儿?”从门缝塞进,便揣着一点理不清的绪回了。

二仍等人,有现留给的纸条。越觉己很像那些说中傻傻气的女配角,但仍欺欺人找借口:或许他外了。因他有己的联系方式,那现,所他有办法告诉。

的理由,己觉有一点笑,是不愿意承认。那漂亮的优雅的年轻男子,不愿意将他与任何不的字眼联系在一。又留了一张纸条。

三,陈子柚依前往,是已经有一点点的意冷灰。其实就是遇见了江离城,不知己什的结果,并有将,知“一夜 情”似乎已经很流行,己是一的迷惑与意气不是吗?是是有一点不甘,一至少说再见的机。

一回,有白。虽遇见江离城,但是的候,那门是着的。急切切跑,却现院子面目全非,已不是印象中的模。

原先的那院子简单质朴,有一棵槐树,树有一组石桌石凳,干净连草有。那幢不的屋子,是黑瓦白墙,白色的门窗,无一分余的装饰。

是现在,院子凭空许的花花草草,窗子衬着厚重华丽的窗帘,门有俗艳的挂饰,那棵树与石凳,却不见了,留一平整的树桩。

记离,在树干与窗户系了一根绳子,将白色的床单晾在面。

现在,的记忆就像一场虚幻的梦境,了无痕迹。

陈子柚呆呆站在门口,直屋有人。一五三粗的男人,穿着短裤背,光脚穿着拖鞋,一头汗。

那人说:“姑娘,什呢。”

“院子怎变了?”

汉诧异:“你前?屋子年人住了。”

“屋子的主人是谁?”

“你是谁?”汉谨慎问。

“那棵树什砍了?”

“居院子槐树不吉利。”那汉眼神带了点异色,打量了一,“怎,你进?”侧身给让了空。

陈子柚机伶伶打了寒颤,觉危险的气息正朝蔓延。几乎是逃的。

已经了很坏的理准备,的结果,却不在的预期。

巷口有一棵杨树,有位头稀疏花白,满面深深皱纹的老太太坐在树半眯着眼睛乘凉,怀抱着一白猫。

陈子柚一口气跑巷口,火辣辣的太阳晒睁不眼,但树有人,直觉不愿靠近,就那在太阳站着。何况,猫敏。

那位老太太了口:“姑娘,太阳老的,坐坐。”从身拖了一垫子给。

陈子柚口中说声“谢谢”,但是移树影的边缘,离老太太及的猫远远的。

老太太不意,一边抚着猫一边说:“姑娘,我几见着你了,找你找的人吧?”

陈子柚警觉一眼,声。

“儿不是你的姑娘应该的方,你应该回念书。”老太太眯着眼睛从头脚,全身不在。

“娘,什院子有槐树不吉利?”头脑问一句话。

“槐字是一‘木’一‘鬼’啊,那院子又长年不住人了,不是不吉利?招邪气的。”

“那屋子的主人是谁?”陈子柚被老太太的语气吓抖了一。

“原住那屋子的人,一年前就死了。”

陈子柚不觉朝走近了一步,那老太太又说:“那真是女,死的候那,穿着漂亮衣服躺在院子,像睡着了一,全身落了白色的槐树花。”

“女人?不是男人?”陈子柚轻轻松了口气。

“是女人。住在的全是女人。”老太太露一奇怪的笑。

“那刚才那院子的男人……”

“我不知那男的是谁。那女人死,院子就见人进。有候有一点声音,怀疑是闹鬼。呵呵,巷子,该闹鬼的方了了,不怕不怕。”

“谢谢您,我该走了。”太阳亮晃晃,是一最热的候,陈子柚却觉全身冷意蔓延。突老太太手中的猫跳,擦着的牛仔裤角飞奔,叫了一声,一头冷汗。

“你不认识那女人,那你在那等谁?”老太太突问,眼睛又眯。

“我……我我找错方了。”

“你跟那女人,长真是有一点像。”

陈子柚睁了眼睛。

“唔,你子又不像了。一打眼,有点像,再一,就不像了。”老太太言语,“我一眼见你的候就吓一跳。那你穿白连衣裙,绑一

(本章未完)

4、礼物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