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时光流转,午夜梦回 6、亲人

陈子柚的体内似有一台精准的钟。

昨夜睡并不安稳,且因早,在手机定了五点的闹钟,很少在间床。

结果却准在闹铃响前的几分中醒。赖在床迷糊了一儿,手机始一震动,果断伸手在铃音响前将它关掉。

陈子柚睁着眼睛又躺了一儿,躲江离城的身体,慢慢身。

外面色已经亮,但窗帘遮光效果甚,见他模模糊糊的影子,头歪了枕头面,薄被全压在身子面,且整人是斜躺着的。

不太适应早晨醒见江离城。

两人同床共眠的机不太,半又倦又累先睡着,一觉亮,醒剩己一人。

但是昨夜,因什做,所很清醒知他在身边躺,半揽着的腰,腿搭的腿,他手探进的睡衣横竖揉捏着,感觉他的变化,但一动不敢动。再,他均匀的呼吸拂着的颈,尽管手留在的睡衣。渐渐安,人终睡着了。数着他的呼吸,数了几百,才轻轻移他的手,己向床边挪了几寸,离他的呼吸辅的范围。

陈子柚在生理期前两的晚本就睡不稳,不舒服不在,再加旁边躺着一沉睡的狮子,更紧张。

前从在有状况的候与他相处。果他约,告诉他己不方便,是他不再强求。毕竟他找通常一件,既不方便,那他方便不了。

一夜,陈子柚睡浮浮沉沉,担他半夜逼己做一些难堪的,结果相安无。尽管睡稳,但睁眼睛,又是新的一了。

轻手轻脚洗漱,但穿衣服的悉簌声仍是惊动了他。江离城翻了身,迷迷糊糊说:“怎早?不再睡一儿?”

前从不知,他半梦半醒说话的腔调糯软,跟他平的声音判若两人。或者他在迷糊间不知了谁。

吸了一口气,含含糊糊的声音说:“有早,你继续睡”。

江离城“唔”了一声,果又沉沉睡了。

尽职的管却早就床了。楼,他正在检查面,见,站笔直:“早,陈姐。”

点头回礼,听管人冷冰冰的语气关切问:“请问,陈姐需什早饭?或者您等着与江先生一就餐?”

“不准备我的早饭,我马离。谢。”

“那……我安排车送您。”

“不麻烦,请帮我叫租车。”

结果送他的并不是常见的某位老司机,是江流。

人概是睡饱就床了,像孩子,眼神不像平那清明。他应该跟他司一不擅长早。

“早,陈姐。”

“麻烦你。”

“怎?”江流在不够清醒的候,了一他从的词,及他从的语气。

陈子柚朝他笑了一,己拉门了车。

昨夜雨了,湿湿滑滑,雨不。明明一夜睡,居听雨声。

公司取车,与的同一方向。陈子柚说:“先送我回换衣服。”

江流在楼等一刻钟,已经快步了。

他替门,向身扫了一,眼神轻轻闪烁了一,又倏隐。

陈子柚穿了白色短袖衬衣,束腰的蓝色宽幅裙子,平底鞋,头夹了一枚夹,半披散着,又几乎施脂粉,连身飘忽不定从不固定的香水味不见了,很像生。

江流车的候忍不住朝反光镜又暗暗瞥一眼。

白与夜的陈子柚的模很不一。

他不常在白见陈子柚。有限的印象,是一副标准的白领丽人的模,衣饰考究,妆容整齐,表情端庄,精致却缺乏一点特色。

晚的候,则常常色浓艳,香气馥郁,再配一副木的神色,居呈现一妖异的丽。即使是他送回,分明刚洗澡,头有干透,身似乎氤氲着水气,不忘涂一层厚厚的膏,喷一身香水。

其实有江离城在场的候,他永远是目不斜视的。但独与相处,他暗暗观察。

前他不曾注意。直有一傍晚,他独一人接陈子柚,车已经半路,他鼻端飘奇异的香味,是回头,见陈姐捏着一漂亮的瓶子,像清洁工喷杀虫剂一往身喷香水。着镜子描口红,一描很力。

现被观察,陈子柚客气说:“请装见,谢谢。”

江流的脸迅速红了,似乎不窥视了别人的隐。他立即回身,但是放慢了车速。现色已黑,他细替了车灯。那他连车门忘了替打。

从那,江流便始留位女士,并且又现了一的秘密。的膏颜色与身的香水味,总是千变万化,至少在与江离城相处的候,很少重复。

陈子柚本在低着头,似在,突便抬头,将手指伸向江流的肩膀,的指尖触了江流的脖子。江流的方向盘歪了一。

陈子柚按住他的肩:“别动,有一根长头。”

江流僵着身子,直直着路,等着将那根头取。

但是那柔软的手是停留在他的肩。是盛夏的早晨,那手却是冷的,凉意透他薄薄的衬衣,一直渗进他的骨头。

陈子柚轻轻说:“你今一直在我。怎,的打扮令你觉熟悉?”

江流连脏始冷。他僵硬点点头。

陈子柚继续柔声问:“初恋情人?”

“奥黛丽.赫本。《罗马假日》那部电影。您一定。”怜的江流干巴巴说。

陈子柚笑了。说:“你紧张什?怕我诱惑你?”

江流不动声色挪的手,试了几功,但陈子柚主动放了他。

的手搭在他肩,他觉冷。等离,他是冷。

陈子柚的声音柔柔弱弱听不情绪:“江流,我真的很知,果我跟你怎,他怎做。你知吗?”

江流回真正睡醒了。他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镇静说:“请您千万别试,无论我,是别人。”

“有先例?说听听。”

“我不知。”

再接,江流的嘴就像被缝住,直陈子柚让他在一早餐店门口停车,他不声。

陈子柚说:“我饿了,吃点东西。”

江流点头。

“你吃饭吧。一。”

江流摇头。

“那你在车等我。”

江流再次摇头。

是在清早,陈子柚吃着己的卤饭,江流笔直坐在另一张桌子旁边等。早餐店刚门,除了他俩外有一客人。

“的鲁饭味不错。你真的不一份?”

江流摇头。

“你怕我迷药?”

江流又摇头。

“那,拜托请坐再远一点。被人盯着,我吃不。”

江流点头,走最门口的桌子坐,一直等吃完。

吃饱饭的陈子柚终正常了,在车甚至温他说:“玩笑,调节情,别介意。”

江流点头,觉似乎不,又摇头。

陈子柚温柔朝他嫣一笑,便回身进了己的车子,转身,的裙子与头飘扬一优雅的弧度。

江流等离了己的视线才驱车离。他伸手摸了摸背,那儿有点微湿。车内冷气很,半是被冷汗浸湿的。

让他冒冷汗的并不是向冷淡但温柔的陈姐变,是他现,陈姐似乎被江先生给同化了,无论那冬日阳光般有温度的笑容,是带着冰凉气息的温语调。认知让他毛,至他刚才居敢反抗。

陈子柚独一人车了郊区。郊外的雨比市内了许,路面积着很深的水,经几段修很差的路段,一片泥泞,连车窗溅了泥点,车身的状况知。不幸幸,又淅淅沥沥了雨,将那些泥点子很快冲刷掉。

的车技不高,此刻路滑,视线不,更仔细。车很闷,在音响装进一张欢快闹腾的碟片,乒乒乓乓,咣咣,买碟老板的眼睛瞪老,不相信听歌。说:“我给老人买的。”

本就长的

(本章未完)

5、惊梦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