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滚滚,年华逝水 3、惊变

江离城是言必行的人。他说两月不打扰,就一定真的消失久。因缘故,陈子柚回国的候,觉情很愉悦,仿佛从降一无虑的悠长的假期,即使江离城行色匆匆神情怪异懒理。

他莫名其妙提及的那关“孩子”的建议给带了不的影,但那日己锁在浴室半才,他便再提,是他一抽风,努力忘记回。

在机场生了一点点插曲。

深夜的候机厅人很少,包括陈子柚在内的很旅客昏昏睡,说话的比平压低了声音,但是有一五六岁的双胞胎男孩在你追我赶跑跑,长相爱,活泼异常。

江离城初在低头读报,那孩子又一次从他面前跑,他抬头,此目光便一直胶着在他俩身,一直有离。

司的目光所在,是属的注意焦点。或许是深夜困倦了提神,那几叫不名字的同沉默寡言的随从始低声聊。

一人说:“长真像,父母的怎区分两孩子?”

另一人说:“在身标记,比刺青。”

搞的提议,陈子柚的困意有了,忍不住回头一眼那提议给双生儿刺青区分的才长着一副什模。

那年轻男孩见陈子柚他,立即低头,声改口说:“虽长像,但身应该有区别吧。比胎记长在不同的位置。”

回江离城轻轻咳了一声。

那几人立即一言不了。

江离城的目光继续停留在那两孩子身,他抱一团在打滚嬉闹,嘴角带着一丝在陈子柚很诡异的笑容,突午的儿,背又泛一层冷汗。

那两娃娃闹了半,却有一人在旁边。不知怎就闹僵了,就在离他三四米远的方,其中一孩子憋着嘴哭,另一孩子手足无措哄他,反被他推了一摔倒在,是另一孩子哭了。他哭并不声,周围又什人,所有他。

陈子柚本站,给那孩子擦擦眼泪,但突江离城就坐在身边,生生握紧拳头坐,绝不让他孩子软。

江离城的目光是有移,似乎十分有趣,那几名随从则一脸的疑惑。了十几秒,江流走前,一一将的两孩子抱,摸了摸他的头,拿纸巾帮他擦了擦脸,问了几句话,又回。他回,那两男孩觉像动物一跟在他的身,一直走了他身边。

回陈子柚清了,那是一混血兄弟,黑色的卷,蜜色的皮肤,幽深的黑眼睛,十分漂亮。近,两孩子长更像,连哭的表情一模一。

一孩子哭是因前的一块木雕彩绘的纪念符被摔破了,他正一边抽泣着一边力将两片拼一。

那东西并不贵,陈子柚买了一类似的,正塞在随身的包。所掏己的那一,将其中一递给了那孩子。孩子破啼笑了。

另一孩子伸头了几眼,磕磕绊绊的英文说:“我俩的是一的。不一。”是又将另一递给孩子。

二孩子向行了一古怪的礼,从脖子退己戴的那一枚,塞进陈子柚的手,拉着他的兄弟跑。

了一儿终有人带走两孩子,他肯乖乖跟着那人走。但是那人的模与两孩子并不太像,江离城转身给江流一眼神,江流立即带了一人前拦住他,那人盘查了半,又问了孩子一堆的话,直那男人掏证明文件才放他走,回向江离城回复:“有问题。他是墨西哥人,那人是孩子的姑父。”

陈子柚倒是江离城竟有份细与善。目送着那孩子进了通,他甚至转身向边招手。待不见人影,低头那孩子换给的那枚纪念符,清了像烫手一般将那东西手,恰被江离城接住。

两东西很像,实际图案是不同的神灵。送给孩子的那两枚的花边是鲜花,一枚却是缠绕着的蛇。

很尴尬从江离城手中重新接它,中不知该怎才。那是那真孩子的一颗童,不舍丢弃,是若塞进包带着夜,做恶梦的。

却不江离城那枚木符握在手说:“不送给我吧。”

连忙点头,甚至在那一瞬间很违替他祈祷了几句,祝他人有报。

他的飞机晚点了一刻钟。那孩子走,江离城失了报的兴致,了一儿问:“你觉,那两孩子,哪是哥哥?”

“送我东西的那。”陈子柚说。

“我觉是。你前听说法吗?每人降生的候,世某一处有一与他一模一的人同世,是两人一生有机相遇。双生儿是规律的一特例。”江离城很反常说。

“从听说,且听完全有科依据。我知选择的双生儿跟遗传基因有关。”

“你是说,本身是双生儿的人,己生双胞胎的机率很吗?”

“应该是的,我有同就是。”陈子柚说完句话突意识,见鬼了,竟跟江离城在异国他乡的机场厅聊了常,且是无聊的八卦的几前避不及的问题。

一边知觉懊悔,计划着无论江离城再说什不打算回应了,一边又有点担两人难的睦给搞很僵,至他转身报复。江离城的手机铃音响,他了一眼,身接,但走并不远,依稀听他说:“……你别担,我陪着你。……别,睡一觉。……亮我就了。”

江离城回,陈子柚了掩饰己吃惊的神色,拿了他刚才的报纸挡着脸,偷偷瞄了他一眼。

他有耐温柔的候,电话那头的人真是神通广。本一脸的柔情似水,但有点失望的是,他神色很正常,但坐便沉默着不再讲话,直登机。

更让觉有些意外的是,是中转航班,江离城带着两名助手提前离了,留江流送回,并说,近期果有就联系江流。

飞机再飞,江流便坐了的身边。虽江离城身边的人一概有感,但身边坐着江流,总比坐着江离城太。

正江离城比预期提前一滚蛋高兴,却不期了一严重的问题,严重忍不住问江流:“你的老板结婚吧?”

一直很理所江离城结婚,因他从提,别人从说。但是在他打了刚才那电话,突始怀疑,或许有一怜的女人正躲在远方,逃避着一切,或者被蒙在鼓。

认与江离城的关系十分龌龊,但算愿打愿挨的公正易。是果他有合法身份的妻子,那一切就不一了。贱己,反正伤害的是一人已,但绝不愿因己的存在伤害另一无辜的女人。

虽江离城很有许许像身份的女人,是其中一,但别人是别人,总绝不愿意传说中的那三儿,虽将并不听的名词放己身似乎有些我抬举了。

每人有一些奇怪的坚持,就像在国外读书有一位每晚跳衣舞谋生的女同,那位同每次坚持穿着高跟鞋,认就不算完全光光,保留己的一分尊严。

一度觉很笑。现在,何尝不是此。

陈子柚在脑中飞快转着各念头。

江离城不是那说话的人。是从他刚才打电话的语气,甚至联前的几通电话,电话那头的那人,无疑是他重视的,尊敬的,不愿伤害的。或许够此筹码,与他重新达协议。或许的由日更早。

盘算具体的方法,江流已经有点疑惑了一眼,老实回答:“江先生是单身。”

“哦。”的期待落了一点空,又不死问,“那未婚妻呢?”

“据我所知,有。”

陈子柚觉很面子。无怪江流似乎在奇怪余光,连己觉,刚才那通话,就像江离城有什企图似的。不太高明转移话题:“你送我回,与他合吗?”

“不。我留替江先生处理公司务。”江流回答。

令有些意外。一直江流是司机加保镖,

(本章未完)

2、旅行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