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滚滚,年华逝水 5、自由

他俩前常常沉默峙着,每次是陈子柚输。

一回总不该输,因已经什不怕了。陈子柚。

今在外公墓前读了比往更长的间,嗓子已经有些充血,刚才一路跑回,了汗,淋了雨,吸了不少冷风,此刻呼吸不太顺。

所先是打了一喷嚏,再,便抑不住咳嗽,咳嗓子与肺有撕裂感。掩侧身,倒不怕在他面前失态尴尬,是不给他欣赏狼狈模的机。

听江离城平静问:“你需水吗?”

是两人间那诡异的沉默彻底被打破了。

陈子柚转身他,声音很喑哑:“你是不是专程通知我,我的协议中止了?”说完句话,又打了一喷嚏,低头从口袋翻纸巾。

“我你应该先洗热水澡。”江离城向前走了一步。

立即抵回门框,戒备着他,很哑很声但态度坚决说:“你我的协议已经终止了。”刚才不了“我”称呼,似乎亲昵,所及改“你我”。

“是吗?”江离城凉凉问。

陈子柚深吸一口气:“果你觉你很吃亏,我欠你的利息有付清,那你我身的哪部位你喜欢,你尽管取了。果不够,那你我死,我意见。今我剩的有一条命已。是我活着,我就由。是我初的条件。”

江离城轻轻皱一皱眉,口气很缓:“姑娘的,说话那血腥。”

陈子柚被他的表情口气气笑:“哦,不见血的杀人方式,的确更优雅更尊贵一些。与是否怕血完全无关。”

,两人间的气氛再度沉默诡异。

“请问……打扰一。”陈子柚身有人声,连忙扭头,女主人的女儿正探头探脑一脸疑惑向屋望。

“嗨,是我煮的水果茶。”将杯子放离江离城最近的桌子,

“子柚姐,我妈给你煮了姜汤,让我给你送。”了半不知该将那碗汤放哪儿,放在那杯茶的旁边。

女孩他俩此刻峙的格局概极度奇,又打量了几眼,最笑嘻嘻朝江离城摇摇手:“有请吩咐我,帅哥。”走门边仰头矗在那儿的陈子柚,摸摸湿着的梢说:“你虽很,是真的感冒哎。”

女孩走了,陈子柚觉有些尴尬。实在不在外公头七一,在质朴的方,在纯朴善良的老板娘与女孩面前,跟江离城就龌龊的情摊牌。

尽放低了身段说:“我再两就回,那候再说。您先请回吧。”的声音是沙沙的,像坏掉的收录音。

“我远一趟,总该请我吃顿饭吧。”

“什?”

“我请你吃很次饭,你请我一次,求不分吧。”

“什候?”

“现在。我就你所愿。”

“就?”陈子柚疑己听错了。

“不你怎?”

满腹狐疑,不相信江离城突变善良。且他那“你所愿”很含糊,不知是指他吃完饭马滚蛋,是指他放。

但不管怎,他暂消失,让轻松一刻算一刻,就很知足了。的再说,反正什怕的了。

陈子柚很快冲了热水澡,换干的衣服。黑色毛衣,黑色长裤,有黑色的衣。最近体重轻了不少,原先的鹅蛋脸已经瘦瓜子脸,尖尖细细的巴,裹在一团黑色,苍白有半点血色。

与江离城合,见他穿的是一身黑色西装,又生陌生感。

陈子柚总是习惯将江离城的形象与日全食画面进行联,一圆圆的黑影子,周围是一圈刺目耀眼的光芒,透着鬼魅气。

是他平的衣服虽有色彩,却是深深浅浅的灰色主调的,衬衣睡衣则全是白色。他几乎不穿纯黑色的衣服。

或许是那身黑令的眼睛不适应,觉他似乎比原瘦了一些。

他离,女店主友善将伞塞给陈子柚,声说:“散散。你男朋友帅啊,坏的气特意赶。别闹别扭了啊。”

店主女儿朝挤眉弄眼。觉十分尴尬。

雨势仍不见。旅店门口的空停了一辆车。左右,不见司机的影子。

“你在找什?”

“什。你吃什?”

“随便。”

周围居民很少,更不说饭店。他车。

“你车。”江离城说。

“啊?”

“我路不熟,且雨我不清路。”

“那你怎的?”

“的候雨。”

无言坐驾驶位,更无言着江离城坐旁边,很觉系安全带,并且示意系。

不熟路,更不熟那辆车。但是坚决不帮他车回市内,免遭他劫持,所往周围的村子,沿着田行了很久,慢吞吞绕绕,终找一规模的饭庄,门面很气派。

“儿吗?”

“随便。”他今二次说词。

了表达请客的诚,陈子柚点了一桌子饭菜,江离城不拦。老板倒有些吃惊的子,直问:“就你俩啊?”

不知饭店的每菜有辣椒,红彤彤,油光光。许是因很诱人,或者吃很饭,突有了饥饿感,味蕾恢复了正常,每菜吃了很,吃全身冒汗,舌头与嘴麻。

的吃相应该不太雅观。因边吃边咳嗽,流鼻涕,所边吃饭边不纸巾捂着鼻子嘴。

江离城一直怎动筷子,不知是他根本不吃辣,是被的子弄胃口。其实并不是故意恶他。

“你是不是不吃辣?”待客,陈子柚问了一句。一声才知,几乎说不话。忘记己的嗓子本就坏掉了,被辣椒一刺激,变本加厉。

“我你一直吃素,并且口味清淡。”江离城有正面回答,在的扫几眼,“你的子真是不错,精神很,比我像很。”

他的表情很诡异,就像脸沾了东西。陈子柚从随身包掏一面化妆镜,着他的面,迅速审视了一己。

什有。是,门面色色苍白,现在嘴被辣红肿,面孔泛红。

化妆镜塞回包,向面的江离城:“你本希望我奄奄一息或者哭抢的子吗?”

江离城半垂眼帘:“我正在检讨我的承受力。我妈妈刚世的候,我每一刻希望龙卷风肆虐,慧星撞球,外星人入侵,最全世界毁灭。”

“你灵扭曲,己不,就拉别人陪。”很难听的嗓音给他结论。

他不理的挖苦,继续讲述:“我弄一枪,在德集团斜面饭店的二楼租了一房间。你外公的车每从我眼前,离我有四十米的距离,恰在有效程内。我每模拟计算,并且犹豫究竟哪方式功率更高。”

他眼神淡定,口气平静,仿佛在向讲一最寻常不的故,但陈子柚吃惊微微张着嘴。

“所,你是不是很庆幸,你外公已经活了十年。”

无言。

“或者你很遗憾,果那我真一枪杀了他,我或者杀或者被枪决,你伤几就继续做你的千金姐,且绝不在路撞见我。”

陈子柚沉默了很久:“,你终明白,毁掉我外公的业,比毁掉他的生命更让你有就感?”

“。我是在准备正式行动前的那一瞬间,突,我何苦了一老伙陪我的辈子。他剩的日子已经不,我的日子或许很长。我不喜欢吃的亏。”

陈子柚夹了一口菜塞进嘴,留面的花椒,己呛快掉泪。不住咳嗽,不住喝水,但是再说一句话。

江离城再说话。两人一直沉默顿饭结束。

外面的雨势许,但是浠浠沥沥,让人烦意乱。

陈子柚不记的路,在导航图居找方,在乡间路跑了路。江离城的注意力全在窗外的风景与雨景,半点帮忙的意思。

车子再度一处窄窄的公路,公路一侧依山,另一侧是深渊,雨水不断落车窗玻璃

(本章未完)

4、解脱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