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滚滚,年华逝水 6、初霁

住的那栋楼的附近在施工,白很吵。

江流说:“您应该住几再回。”

“你不觉很有生活气息吗?”

江流无言。

陈子柚提议请他在附近喝杯茶,感谢他数次送回。回换了身衣服,背了一包。

“其实……江先生希望您够留。”江流一边着陈子柚泡茶,一边斟酌着字句说。

陈子柚轻轻笑了一,不急不缓说:“什?因我外公死了,他的仇恨终真正放了?因他现在失了年的一奋斗目标,有些无所适从了?或者,他觉我留算是一补偿方式?是,些年,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一旦我离了,他觉不适应?”

江流继续无言。

“他现在像是有恨我的理由了。是,我难有理由恨他吗?”

“果您恨他,报复他,那就更应该留在他身边,才有机折磨他,陷害他。”

陈子柚笑:“是你己的法,是他授意你说的?”

江流垂睫毛。

“其实我不恨他。前或许很恨,但现在已经什感觉了,甚至有候,我觉很体谅他。是人一世,再长不百年,果按我父母的寿命算,那我现在剩的间不足一半。我有很的从做,有很的方从。在有限的生命,我希望我所做的每一件是有意义的。”

轻抿了一口茶水,继续说:“我原谅,但绝不代表我够遗忘。所……谢谢江先生肯放我,祝他意。请你代我转达最一句话,刚才离我忘了说。”

江流静静坐了片刻,从西装口袋拿一张纸片,慢慢推面前,那是一张数额巨的支票。

陈子柚着那一堆零又笑了:“是什意思?”

“江先生知您不缺钱,不爱钱,他是希望您生活更一些。”江流慎重说着每字。

陈子柚捻那张支票:“果我撕掉它,你觉我特别矫情吗?”

“不。”

江流的话音刚落,已不紧不慢将那张支票慢慢撕两片,四片,江离城的签章是完整的,所又将那撕八片。

撕最那一,江流慢慢补充说:“但是我觉您特别傻。跟钱不的人很傻,钱又不违法。”

“你应该早说。你我已经撕掉了。”陈子柚那八张支票碎片放入烟灰缸,浇半杯茶,朝他摊摊手。

“不紧,儿有一张。” 江流又慢慢掏另一张支票郑重放面前。

张支票签章一应俱全,有数额是空着的。

陈子柚再度笑,从包拿一支笔,凝神了一儿,问江流:“你记我俩认识了久吗?”

“四年零两月。”江流思索了一,肯定说。

陈子柚在支票填了二十万元。

江流的眼角始轻跳:“陈姐,您是在污辱江先生。”

“其实些年,平均每月我见江先生一面已,五十月,江先生最就找了我五十次。据说五千元已经是极高的价码,我按八折算。江流,你我已经分高估我己。”

江流手指按着己继续跳动的眼角,听又说:“你陪我趟银行将张支票兑现吗?”

在银行,将那二十万元着江流的面划入己的帐户,请江流陪银行的保险箱库房。打其中一保险箱,那面已经有不少东西,取其中的几件,从随身背的包掏几盒子放进,锁。那是些年江离城送的全部贵重的礼物。将那枚钥匙给江流:“请再帮我一次。”

江流额的青筋始突突跳:“陈姐,我是否曾经不罪您?”

“。”

“那您什害我?”

陈子柚偶尔,恐怕辈子再机做矫情那瘾的一件了,矫情了一向很客气的江流说,果真的那跟江离城一刀两断永远不相往,不做让他注目的才是聪明举。做,是存江离城忘不了。

被他噎一口气提不。

其实,嘴说着原谅江离城,中却原谅不那甘愿。许他很钱买安理,所偏不让他愿偿。虽不是像江流说的那,但的原始动机的确是不让江离城轻易忘却他做的,一点不否认。

接的两月,陈子柚做了很从做的,是否有意义另别论。

像主妇一逛菜市场,经常照着菜谱折腾一午,给己一人做一桌子的菜。

不眠不休鏖战两两夜完一部五十集的连续剧,饿了吃饼干,渴了喝饮料,倒头就睡,一睡再睡两两夜。

买了很花花苗有漂亮花盆阳台变了一实验田,现养活的植物有仙人掌。

陶吧做了很的怪模怪的粗糙又简陋的艺术品,塞满了中的各角落。

连续一整月每网购内容包罗万象内衣化妆品零食玩具享受一每签收包裹的感觉,像有朋友源源不断从全国各给送礼物,虽钱是己花的。

的创口完全恢复,己了几的车邻城新张的游乐园,山车海盗船太空梭沙漠风暴星际探险滑草漂流……玩遍每一游戏。玩那些惊险游戏耳边惊呼不断,有己是安静的。有一少年有几次在邻座,在每一次高中坠落喊惊动,一直盯着:“你每次一点声音有,是不是吓晕了呀。”

“怎?”

“你不害怕吗?”

“怕。”

“那你什不喊啊?”

“什喊?”

“怪女人。”那少年喃喃语着离了。

区门口的市场有一卖水果的聋哑夫妻,每总等水果全卖光才肯离,经常熬临近深夜。每晚散步,顺便买一些,果水果剩不,就全买。

那些水果吃不完扔了又惜,所照着书做了很苹果酱梨酱桃子酱及混合果酱,买很丽的瓶瓶罐罐盛放它,塞满了冰箱,专门它买了一台透明的型冰柜。

做的果酱味很不错,惜无人分享。了半朋友名单,现除了门那令一直很羡慕的老夫妻外,在城市再有熟络送制果酱程度的朋友。

某雨夜陈子柚晚场电影归,卖水果的夫妻在风雨中保护着半筐葡萄,他打着手势婉拒全部购买的意愿:“谢谢你,但是,很难存放,做果酱做一盆,你肯定吃不完。”

陈子柚脑中有念头轻轻滑,他说:“我酿酒。”

照着网的方法捣鼓了一月,经漫长的酵、静置与澄清,将那两盆葡萄变了酒。将它装进花了很间钱才从国外网站与别人竞价淘回的晶莹剔透的工艺水晶酒瓶,一共才装满了两瓶。酒瓶盖子换密封的软木塞,丢进冰柜,那智化的冰柜已经被调了储藏室的温度。

估算了一,限量版酒瓶、非常规温度冰柜的严重损耗、有的人工费,哪一似乎比那些琥珀色的体有价值了。最近果真无聊快霉,或许该重新找一份工。

原的工单位曾两次打电话请继续班,婉言谢绝了,回手续全部办。离职的很人知,回怕引非议。其实根本不在乎份别人求不的工。

在最靠的招聘网站研究了很久,慎重投一堆应聘申请。的工履历虽不辉煌但绝不难,且收入职位求不高,很快就有几公司感兴趣,是几靠谱的。

了几,外公曾经的主治医生林博士给打了电话,关了一的现状,给提了一些建议问:“我记前你曾说,你在国外读书曾经辅修理专业。拿位吗?”

“专业我有本科位,且忘差不了。”初辅修了门专业,不是了我理辅导,不至因精神错乱彻底己毁掉。

“我手边有份短期工。我回校工半年,带几生做项目,很请你继续我的助手。那方不错,风景很,就是生活有点艰苦。”

他他的理辅导项目讲生动无比,令有点动:“辅导别人?您前不是总说我才是需理辅导的

(本章未完)

5、自由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