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我若离去,相会无期 3、巧合

那一夜陈子柚真正的失了眠。

笔录,偶尔听警员的讨论。譬,刘全的人此不在国内,刚刚了一东南亚国;譬,刘全的女儿似乎与黑社有联系,并且最近闯了祸,所才逃离,次件若不是纯粹的通意外,则半与此有关;诸此类。

在接近凌晨拨电话给迟诺。尽管尽量镇定,但迟诺立即便听了的慌乱。

告诉迟诺,己近距离目击了一场通意外死亡,像肇逃逸,但觉是谋杀,且,死者认识年。

迟诺说:“别了,喝杯热牛奶,果睡不着就吃片安眠药。明周末睡懒觉,等你醒,我许已经回了。”

“迟诺,我有些情你说。”

“你现在必须睡觉。有什话等我回再说吧。”

“请你早些回。”

“我希望一秒钟就现在你身边。我很念你,早点睡。”

陈子柚无法在电话他讲,无论实真相何,刘全的死与不了干系。果不回给他送那张陈年的收据,或者,果不神经听刘全的话取那些东西,许刘全就不死。

或者,刘全怎死的,因他知了某些情,并且试图勒索。但是因的存在。

总,刘全的死,应该是与有关的。

更不说,查了那张染血的卡片的信息,那笔限的国际汇票记录,帐竟有四百万元,条件是由刘全本人在某东南亚国领取,正是他的妻女目前所在的那国。

按的理解,此刻笔款已经废了。

在床辗转反侧,头痛裂,不不吃了两片药。是安眠药并挥少,艰难进入浅眠状态,却恶梦连连。

梦见各凶杀现场,生在最熟悉的方。那些画画太清晰太真实,逃却逃不掉,帮谁帮不,眼睁睁着,尖叫但叫不。

在一接一的恶梦中蹒跚,许是了恶梦的尾声,终梦一处陌生的安详,绿草荫,溪水潺潺,景色幽静。但一处静土却有光,奇异的光线不知从何处幽幽弥散着,就像一巨的华丽的虚幻的舞台。

舞台有一名白衣飘飘的男人在杀人,动轻灵优雅,宛若舞蹈。银色剑光一次次闪,那些人便一株株麦子般倒,溅的鲜血在剑客的白衣晕染一朵朵瑰丽的红花。

他连杀几人,微微侧脸,那不知处的光映他棱角分明的惨白的脸,正是江离城。

他微微动说了一句话,但梦是无声的,听不他说什,见一纤细女子走前,递给他一卷轴。

他抬手轻扬,将轴展长长的白绢,绢写满了名字。是他冷一笑,飘落另一人面前,一抬手,那人便带着不置信的眼神轰倒,,再一人……面很快形一座人身堆砌的雕塑,奢华的行艺术表演。

有人不堪等死,愤反抗,却在那人即将扑向江离城的背,一支箭将他钉穿在,暗箭正是刚才那女子的。

舞台缓慢旋转,是清了那女子的脸,那是己同苍白的毫无表情的面孔。

白衣的江离城回身朝微微一笑,口型分明说的是“很”。回他一笑。

梦奇的宁静,甚至梦中的那静谧抚平了前恶梦的恐惧。

醒了,刚才梦中的情形历历在目,每画面清晰无比。挣扎着爬床,始感反胃,在洗手间搜肠刮肚吐,吐一些水,因晚根本吃什东西。吐最,甚至见了一绺绺血丝,疑那是己内脏的一部分。

了台灯,从书柜深处取一本《圣经》,那是的老保姆的遗物。抱着它跪在床前,终在明前保持着那跪姿,半趴在床睡着了。

陈子柚白补了一点眠,了那幢新建的四十九层厦的旋转餐厅。与迟诺约在一吃午饭。

提前一便了,因在中无法避免胡思乱。位置够高,俯瞰整市区。一人站在至高处俯瞰芸芸众生,一切的尘世俗就显渺微不足了。

趴在窗边随着缓缓旋转的餐厅着半城的风景。因是周末的午,路的车比平更,阡陌纵横的街一面巨的棋盘,各型各色的车辆一颗颗棋子或缓或急移动着。从站立的方向,正北方五街正塞车,餐厅已经旋转了两周,那条街的车辆有半分的移动;四点钟方向的广场则似乎有型活动,人山人海聚拢一团,像一巨的蚂蚁洞的入口。

迟诺又打电话。他已经回国,但抵达本城。他满怀歉意告诉,因首机场临取消了一班航班,他等一班,一飞机才飞,午餐间应该赶不了。他建议己先吃点东西,休息一或者逛逛街。

陈子柚说:“不紧,我别的情。我就在儿等你。”

挂掉电话,觉比刚才了。昨从警局一直刚才,闷气短,仿佛身处桑拿房,偏偏觉冷。果动幅度一些,甚至现玩太空梭的失重超重感。

的脏一直很健康,现情况因良不安,并且恐慌。

落窗边有几架望远镜,供游人观赏远方的风景,放倍数不算高。觉受一些,便走占了一架,将观察角度转向空,在那狭的视角中望着空中流云变幻。

今日空蓝不同寻常,又特别高,仿佛一眼望不底,不一儿就头晕,又将目光投向了面。刚才那些爬虫一蠕动的棋子渐渐清晰。

在达旋转餐厅五分钟就现,座厦竟与盛世厦隔了一条街的距离,因面是一处展馆,有高层建筑阻挡,站在清楚那座楼的背面的巨楼标及即使在初冬节仍绿荫葱茏的墙。从望远镜,那巨的标志牌与几乎近在咫尺。一点前实在。

刻意忽视实,每次转向那方向,尽量将目光投向别处,但是那仍跳入眼帘的标牌,令借助站在高空忘却一些情的目的打折扣。

,陈子柚不幸从望远镜无意中清晰清那座厦的主人的座驾正缓缓入那座高层建筑的院绿化隔离区内,死撑了一午的精神始现裂隙,先是一条条细的缝,越越宽,渐渐四分五裂。

其实站在的位置,既不清车型不清车牌。是被一辆在拥堵的车阵行走游刃有余的车所吸引,在望远镜一路着它进一处城市少见的常青树木掩映的围墙,又在楼前停车,车两人,尽管沙盘中的人物模型,但仍觉那身形与姿态隐隐熟悉。惯向,惊现那座建筑竟是一直在极力回避的盛世厦!

他停车的方并非停车位,保安站在一边,却并不阻止,必是座厦的高层人员。座厦有熟悉感的有两人,江离城与江流!

记己十几岁已经少做不经脑的了。在判断江离城居在周末了公司实,在脑未做反应,身体已经先行一步。顾不仪态,忘了己今一活动剧烈就晕眩并且呼吸艰难,迅速冲进电梯直达一楼,跑着穿堂,挥手招租车。

司机听的方,不置信又确认了一遍,穿一条路,在差很一截距离才一公内的距离便了目的。直付款车,司机脸的诧异消失。

陈子柚理所遭遇警卫的尽职阻拦。警卫客气有礼但不容置疑说,今日是周末,江总不接见客人。就算是正常工日,客人必须预约,按约定间才见江总。且,今日江总的秘书班,按规定他是不向江总直接通报的。总,那年轻警卫态度坚决拒绝的一切求。

他的眼神就在一无理取闹的泼妇,法在脸,有同情,有叹息,有一点点的鄙夷。

陈子柚知的表现在别人眼中或许很像即将堂或者已经堂的弃妇,并且,不识趣又不懂规则。但被一股勇气或者愤怒支撑着,早就忘了己的形象或者别人的形象,所拿手机着那警卫的面拨了江流的电话,说了一句话:“我有情找江先生。”

几分钟,年轻警卫目瞪口呆江流现在他面前,恭恭敬敬亲将陈子柚带进电梯。

江流将电梯按十九层,带穿走廊,一直进入一间

(本章未完)

2、真实目录+书签-->